上博四《曹沫之陳》再編連

 

子居

 

http://www.jianbo.org/admin3/2010/ziju001.htm
《学灯》第十四期  简帛研究网  201047

 

內容摘要:本文通過對《曹沫之陳》諸簡的簡序進行調整,提出一種完整編連該篇的可能性,並儘量疏通原文,擇要注出筆者認為可從的諸家考釋及筆者的觀點。

關鍵詞:上博簡 曹沫之陳 楚 編連 考釋

 

 

《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四)》所收入的《曹沫之陳》一篇,經諸多學者的編聯釋讀,已取得了很大的成果,然以目前所見,似仍有些許討論空間,故草成此文,就教于方家。

 

《曹沫之陳》的編連

關於竹簡的排序,原釋者李零先生在《上博四·曹沫之陳》說明部份指出:“原書包括整簡四十五支,殘簡二十支,殘斷的簡往往從中間折斷,只有一半,給拼接造成困難……排列的順序只能求其大概,不一定完全正確。”但李零先生仍給出了一份相當好的編連意見,大部份簡的順次都很理想,而這個編連順序,也因此成為以後各家編連的一個重要基礎。

此後廖名春、陳劍、陳斯鵬、李銳、白於藍、邴尚白、朱賜麟、高佑仁、蔡丹、單育辰等多位學者紛紛提出新的編連意見,高佑仁先生碩士論文中有“《曹沫之陣》各家排序一覽表”,所列頗為詳細直觀,故復轉貼於下,並略加補充:

1

2

3

3

4

5

6

7

8

9

李零[]

廖名春[]

陳劍[]

陳斯鵬[]

李銳()[]

[]

李銳()[]

邴尚白[]

朱賜麟[]

高佑仁[]

蔡丹[11]

單育辰[12]

本文

           1.   

1

11

1

1

1

1

1

1

1

1

1

1

1

           2.   

2

12

2

2

2

2

2

2

2

2

2

2

2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4.   

4

41

41

7

41

41

41

41

41

41

41

37

           5.   

5

4

4

8

4

4

4

4

4

4

4

41

           6.   

6

5

5

41

5

5

5

5

5

5

5

4

           7.   

7

6

6

4

6

6

6

6

6

6

6

5

           8.   

8

7

7

5

7

7

7

7

7

7

7

6

           9.   

9

8

8

6

8

8

8

8

8

8

8

7

          10.  

10

9

9

7

9

9

9

9

9

9

9

8

          11.  

11

10

10

8

10

10

10

10

10

10

10

9

          12.  

12

11

11

9

11

11

11

11

11

11

11

10

          13.  

13

12

12

10

12

12

12

12

12

12

12

11

          14.  

14

13

13

11

13

13

13

13

13

13

13

12

          15.  

15

14

14

12

14

14

14

14

14

14

14

13

          16.  

16

17

17

13

17

17

17

17

17

17

17

14

          17.  

17

18

18

14

18

18

18

18

18

18

18

17

          18.  

18

19

19

17

19

19

19

19

19

19

19

18

          19.  

19

20

20

18

20

20

20

20

20

20

20

19

          20.  

20

21

21

19

21

21

21

21

21

21

21

20

          21.  

21

22

22

20

22

22

22

22

22

22

22

21

          22.  

22

23

23

21

29

29

23

25

29

29

29

22

          23.  

23

24

24

22

24

23

24

58

24

24

24

29

          24.  

24

25

30

23

25

24

30

23

25

25

25

24

          25.  

25

26

37

24

23

25

29

24

23

23

23

63

          26.  

26

62

31

25

24

26

24

26

24

24

24

23

          27.  

27

58

32

26

26

62

25

62

30

26

30

24

          28.  

28

37

33

62

62

58

26

33

26

62

26

30

          29.  

29

38

34

58

58

49

62

34

62

58

62

26

          30.  

30

39

35

49

37

33

58

35

58

49

58

62

          31.  

31

40

36

33

38

34

37

36

59

59

59

58

          32.  

32

42

28

34

39

35

38

28

60

60

60

27

          33.  

33

43

29

35

40

36

39

37

37

37

48

25

          34.  

34

44

24

36

42

28

40

49

38

38

46

48

          35.  

35

45

25

28

43

37

42

48

39

39

33

46

          36.  

36

46

26

37

44

63

43

46

40

40

34

37a

          37.  

37

47

37

63

45

48

44

59

42

42

35

49

          38.  

38

63

38

48

46

59

45

60

43

43

36

33

          39.  

39

27

39

59

47

60

46

37

44

44

28

34

          40.  

40

29

40

60

63

37

27

38

45

45

37

35

          41.  

41

31

42

37

27

38

23

39

46

46

49

36

          42.  

42

32

43

38

23

39

51

40

47

47

60

28

          43.  

43

51

44

39

51

40

50

42

63

63

37

38

          44.  

44

50

45

40

50

42

51

43

27

27

38

39

          45.  

45

51

46

42

51

43

31

44

23

23

39

40

          46.  

46

30

47

43

31

44

32

45

51

51

40

42

          47.  

47

52

48

44

32

45

52

46

50

50

42

43

          48.  

48

53

49

45

30

46

53

47

51

51

43

44

          49.  

49

32

50

46

52

47

60

63

31

31

44

45

          50.  

50

61

51

47

53

63

61

27

32

32

45

46

          51.  

51

53

27

63

32

27

53

23

52

30

46

47

          52.  

52

54

52

27

61

23

57

51

53

52

47

23

          53.  

53

55

53

29

53

51

15

29

60

53

63

51

          54.  

54

56

51

32

54

50

16

24

61

32

27

50

          55.  

55

57

58

61

55

51

46

31

53

61

23

51

          56.  

56

15

62

31

56

30

33

32

54

53

51

31

          57.  

57

16

53

32

56

32

34

50

55

54

50

32

          58.  

58

46

54

51

57

31

35

51

56

55

51

52

          59.  

59

33

55

50

15

52

36

30

57

56

31

53

          60.  

60

34

56

51

16

53

28

52

15

57

32

60

          61.  

61

35

57

30

59

60

48

53

16

15

52

61

          62.  

62

36

15

52

60

32

49

60

33

16

53

53

          63.  

63

28

16

53

48

61

59

61

34

48

32

54

          64.  

64

48

59

60

46

53

60

53

35

46

61

55

          65.  

65

49

60

53

33

54

37

54

36

33

53

56

          66.  

37

61

54

34

55

63

55

28

34

54

57

          67.  

59

63

55

35

56

64

56

37

35

55

15

          68.  

60

64

56

36

57

65

57

49

36

56

16

          69.  

63

65

57

28

15

7

15

48

28

57

59

          70.  

64

15

37

16

8

16

46

37

15

60

          71.  

65

16

49

46

65

63

63

63

16

63

          72.  

46

63

64

64

64

64

63

64

          73.  

64

64

65

65

65

65

64

65

          74.  

65

65

7

7

7

7

65

7

          75.  

7

8

8

8

8

7

8

          76.  

8

65

65

65

65

8

65

          77.  

65

65

編聯組

17

5

7

5

9

4

8

未明顯分段

2

12

1

 

綜合各家的意見,可以看出,簡1~3、41+422是共同的意見。另外,諸家皆同意陳劍先生的意見,認為簡3與簡41之間存在缺簡,廖名春先生提出簡3末端殘字上端與簡1“室”字同,諸家亦多認為可從,實則此殘字僅存上端一撇的部份,故也可他解。另外,簡37b與簡38連讀,諸家亦無異議,而在解釋上則頗有難點,眾說紛紜,仔細考慮的話,以簡37b與簡38連讀,實際上唯一的相關性就在於都有疑難字“牪”,而由一字的緣故,認為兩簡相連,只是一種或然性。此字整理者李零先生認為疑同“犇”,即“奔”字。陳斯鵬先生認為讀作“眷”[13]。蘇建洲先生認為即“牛”的繁體,或可讀作“愚”[14],王蘭先生認為《玉篇•牛部》有“”字,訓“牛也”,音“宄”。疑此處“牪”即“”字 ,讀為“宄”[15]

原簡的三個“”字字形依次為:

      

筆者認為,此字實即“友”字古文,《說文•又部》:“友,同志爲友。從二又。相交友也。,古文友。”《正字通》則有:“牪,同觸,《六書略》觸,古作牪,抵也,舊注‘音彥,牛伴’非。《六書統》:牪,古文友。引《詩》或羣或友。改從二牛,《備考》:牪,音友,字見鐘鼎文。按鳥獸相友,並借友。二說並非。”雖以“二說並非”,但恰恰說明了“牪”與“”在字形上的一致性(本文初稿呈李銳先生審閱時,李銳先生指出,字形方面也可以參考“信阳简遣策的1924字”,查信陽長臺觀2号墓2組的“友”字[16],得19號簡字形為,24號簡字形為,李锐先生所言甚是)。

再返觀簡37b與簡38,與其強為說解,不若直接認為二簡並不相連,再加上簡41與簡4的連讀,莊公所言“今天下之君子既可知已,孰能並兼人哉?”必是涉上文才有的發問,簡37b的“功”、“康”與簡41的“勝”、“邦”又存在明顯的韻讀關係,故筆者以為簡37b當置於簡3與簡41之間。復觀簡3的末字,結合簡37b的文字考慮的話,筆者推測也可能是“任”字,典籍往往有稱“周任有言”者,如:

《左傳·隱公六年》:“周任有言曰:為國家者,見惡如農夫之務去草焉,芟夷蘊崇之,絕其本根,勿使能殖,則善者信矣。”杜預注:“周任,周大夫。”

《左傳·昭公五年》:“周任有言曰:為政者不賞私勞,不罰私怨。”

《論語·季氏》:“周任有言曰:陳力就列,不能者止。”馬融注:“周任,古之良史。”

《孔子家語·曲禮子貢問》:“周任有言曰:民悅其愛者,弗可敵也。”

《曹沫之陳》此處下文稱“周志有存”,則所稱說的部份很可能見于《周志》,而典籍中稱引“周任有言”處又多有引《詩》、《書》者,故有此推測。但簡3的末字殘損過甚,“周室”、“周任”於文獻皆有徵,筆者也難以判斷取捨,這裡只是嘗試提出另一個可能性而已。當然,是其它字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37b中,“”字于高佑仁先生碩論提到“張新俊先生讀作‘牪(奔)爾正攻「功」’……〈太一生水〉【簡12】「」也讀作「功」。……新蔡葛陵簡「」字作  (甲三:111) (零:465),賈連敏將二字都隸定作「」,【甲三:111】讀作「功」”,可見完全可以讀作“功”。“興”字原字形是從興從止,此種寫法又見於《季康子》和《三德》,《周禮注疏》有云:“‘縣官徵聚物曰興’者,六遂已外,縣師徵之,故云縣官徵聚物曰興。縣官徵聚物曰興。云‘今云軍興是也’者,鄭舉漢法況之,興皆是積聚之義也。”康為逸樂意,《爾雅·釋詁》:“康,樂也。”《詩經·周頌·昊天有成命》有:“成王不敢康”。由簡3、簡37b連讀,則可以推測簡37b上端所缺的字或是“道德”、“德”等相關意思的詞,典籍中往往有類似說法,如:

《管子·大匡》:“管仲喟然歎曰:齊國危矣,君不競於德而競於兵。……是以古之人聞先王之道者,不競於兵。”

《韓非子·五蠹》:“上古競於道德,中世逐於智謀,當今爭於氣力。”

至此,簡3、簡37b與簡41、簡4、簡5連讀後,整段內容可以理解為“周任有戒言說:與你為友的則正其功,不友而或積聚或逸樂的,用道德來與其競爭則必定會勝利,就能擁有那些怠惰之邦了。”意即以有德併無德,所以針對曹沫之說,莊公才會反問道:“現在天下各國君主都可以瞭解,有誰能兼併別人呢?”言外之意是推說別人做不到的,我也做不到。曹沫則回應說:“國君您不要有怨氣。”

5的“員”,整理者李零先生認為“讀愪,《說文·心部》訓‘憂’”,諸家作“員”然後有“?”表疑問,筆者查先秦典籍,未查到有用“愪”字者,雖《說文》有訓,但這樣的情況比較值得疑慮,故筆者為,此字或當讀為“慍”,《後漢書·馮衍傳下》:“憤馮亭之不遂兮,慍去疾之遭惑。”李賢注:“慍,怨也。”段玉裁《說文解字注》:“慍,怨也。怨各本作怒。大雅緜傳曰:慍、恚也。正義云:說文慍、怨也。恚、怒也。有怨者必怒之,故以慍爲恚。然則唐初本作怨甚明。”是“慍”即“怨”意。

至此,全篇的開始部份,簡1~3+37b+41+422拼合完畢,此後又可按白于藍先生所首先提出的接簡29、簡24b但此後諸家多以簡24b後接簡25就比較有問題了,何以說“進必有二將軍”呢?而且這句與上句“凡貴人,使處前位一行,後則見亡”很難看出有什麽關係,莊公所問是“為和於豫如何”,“豫”按陳劍先生釋即“舍”,而簡63a按李銳先生釋有“弗狎危地”正與“和於舍”相應,故簡24b後當接簡63a+23b,文為“進乃自過,以悅於萬民。弗狎危地,毋火食,□□期,會之不難,所以為和於舍。”

陳斯鵬先生首先指出簡23當與簡24a、簡30相連,白于藍先生則析出簡23b+24a的關係,邴尚白先生進一步析出簡23b+24a+30;另一方面,李銳先生首先創見性地指出簡30的末字很可能是“什”,高佑仁先生在其碩論中進一步論證並確定了這一點,從而排定簡30後應即是簡26由此關聯上了陳劍先生之前已指出的簡26+62+58

58之後,則顯然應該排入簡27+25+48,白于藍先生指出簡48當與簡46b並為一簡,簡37a當與簡49並為一簡李銳先生指出簡49當與簡33相連,然後是李零先生原整理排定的簡34+35+36,陈劍先生指出簡36之後當為接簡28。於是,就了以下各58+27+25+48+46b+37a+49+33+34+35+36+28大段編連。

此後又回到李零先生的編連順序,有38+39+4042+43+44+45然後則可按陳劍先生所給出的的編連調整內容得到38+39+40+42+43+44+45+46a+47這樣的順序,簡47最後落在“君”字上,諸家多以簡47與簡63a相連,但這樣的話,不止“弗狎危地”的說法很奇怪,而且下文又說君自過於群有司,凡此皆是疑點,前已說明簡63a當置於簡24b之後,故簡47後當直接接簡23a,至簡51b言及復戰,而簡50起首的“祿爵有常,機莫之當”也正與之相應,故由此可見白于藍先生的簡23a+51b+50+51a+31+32a的系聯甚是。

32在簡31之後,基本上大陸學者以為簡32當拆分為兩簡[17],而臺灣學者則仍以為是一支整簡,細審之,“諜人來告曰,其將帥盡傷,車。曰將早行。乃□白徒,早食輂兵,各載尔藏”文意完整,故仍當為一簡是,陳劍先生已提出的簡52下接簡53a,此後邴尚白提出簡31+32+52+53a+60b+61+53b的系聯。於是可接回到整理者李零先生的簡54+55+56+57的系聯。

57之後,陳劍先生以簡15+16系之,甚是,故諸家皆從之,陳斯鵬先生以為簡16後當接簡59+60稍有可辨者,因為簡60并非整簡,前文已述及邴尚白先生將簡60b的部份排入了簡53a後面,因此就有必要對陳斯鵬先生的觀點做一點兒調整,只取簡16後接簡59+60a,則至此得簡57+15+16+59+60a

63+64+65是整理者李零先生的原排序,陳劍先生已將簡63拆分,白于藍先生更指出簡65也當拆分,其間當插入簡07b+08a故有簡63b+64+65a+07b+08a+65b

另,高佑仁碩士論文《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四)《曹沫之陣》研究》第三章第二節中提到:“《曹沫之陣》「左契口」的情形首先由竹田健二發現,他認為分別在簡15、59、63下、64下等四支簡上皆具有左契口的情形,而這些簡的契口都是在下契口,竹田先生並且指出這四支簡的綴合恐怕是有問題的,他不認同一支簡會有上下契口相同的左右契口皆存的情況。”論文腳注:“竹田健二:〈「曹沫之陳」における竹簡の綴合と契口〉,收入《東洋古典學研究(19)》,廣島大學東洋古典學研究會,2005年5月,頁23~39。此文竹田健二曾迻譯作中文,於2005年12月2、3日政治大學中文系「出土簡帛文獻與古代學術國際研討會」發表,頁313~317。”而回顧前文分析所得的編連簡序,簡15、59、63b、64b此四簡正當並排,此亦可證相關數簡的排序不誤。

65b為全文結尾,下端有一段明顯的空白,至此,《曹沫之陳》全文完整拼接。

 

 

《曹沫之陳》釋文

凡例

1、本文中上博四《曹沫之陳》篇的再編聯釋文,凡簡之殘端用 \\ 符號表示;簡之完端用 ‖ 符號表示。

2、簡文中無法辨識的字,釋文中用囗符號表示,補字用 [ ]表示。

3、【】內第一個數字為該簡在《上博四》中的編號,若該簡殘斷,則用ab分別表示該編號簡的上段與下段,第二個數字為該段字數(不計重文符號)。

 

‖魯莊公將為大鐘,型既成矣。曹沫[18]入見,曰:昔周室之邦魯,東西七百,南北五百,匪[19]‖【01-31】‖山匪澤,亡有不民。今邦彌小而鐘愈大。君其\\圖之。昔堯之饗舜也,飯於土簋,歠[20]於土鉶,‖【02-33】‖而撫有天下。此不貧於美而富於德歟?昔周[]\\03-18\\有戒言曰:友尔正功,不友而或興或康,以‖【37b-16】□□\\[21]必勝,可以有[22]邦。周志是存。莊公曰:\\41-15\\今天下之君子既可知已,孰能倂兼人‖【04-15】‖哉?曹沫曰,君其毋慍[23]。臣聞之曰:鄰邦之君明,則不可以不修政而善於民。不然恐[24]亡焉。‖【05-33】‖鄰邦之君亡道,則亦不可以不修政而善於民。\\不然亡以取之。莊公曰:昔施伯語寡人曰:‖【06-34】‖君子得之失之,天命。今異於爾言。曹沫曰:\\07a-16\\亡以異於臣之言。君弗盡。臣聞之曰:君‖[25]08b-15】‖子以賢稱而失之,天命。以亡道稱而沒身就世,亦天命。不然,君子以賢稱,曷有弗‖【09-31】‖得。以亡道稱,曷有弗失。莊公曰:晚[26]哉,吾聞此言。乃命毀鐘型而聽邦政。不晝‖【10-29】‖寢,不飲酒,不聽樂。居不褻文[27],食不二味,\\11-15\\兼愛萬民,而亡有私也。還年[28]而問於曹‖【12-15】‖沫曰:吾欲與齊戰。問陳奚如,守邊城奚如?曹沫答曰:臣聞之,有固謀而亡固城,‖【13-30】‖有克政而亡克陳。三代之陳皆存,或以克,或以亡。且臣聞之,小邦處大邦之閒,敵邦‖【14-32】‖交地不可以先作怨,疆地毋先而必取□\\17a-15\\焉。所以距邊。毋愛貨資子女以使其‖【17b-14】‖便嬖[29]。所以距內。城郭必修,繕甲利兵,必有戰心以守,所以為長也。且臣之聞之,不和‖【18-32】‖於邦,不可以出舍[30]。不和於舍,不可以出陳,不和於陳,不可以戰。是故夫陳者,三教之‖【19-32】‖末。君必不已,則由其本乎。莊公曰:為和於邦如之何?曹沫答曰:毋獲民時,毋敓[31]民利。‖【20-32】‖陳功而食,刑罰有罪,而賞爵有德。凡畜羣臣,貴賤同等[32],祿毋負。詩焉[33]有之曰:豈‖【21-30】‖弟君子,民之父母。此所以為和於邦。莊公曰:為和於舍如何?曹沫曰:三軍出,君自率,‖【22-32】‖必約邦之貴人及邦之奇士,御卒使兵,毋復\\29-18\\前常。凡貴人使處前位一行,後則見亡。[34]進‖【24b-16\\乃自過[35],以悅於萬民。弗狎[36]危地,毋火[37]食,\\63a-15】□□\\期,會之不難,所以為和於舍。莊公又問:\\23b-15】‖為和於陳如何。答曰:車閒容伍,伍閒容兵,貴\\24a-17\\[][38][39]食,使為前行。三行之後,茍見短兵,什[40]‖【30-16】‖伍之閒,必有公孫公子。是謂軍紀。五人以伍,一人[41]26-19\\有多。四人皆賞,所以為斷。毋尚獲而尚聞命[42]‖【62-17】‖所以為毋退。率車以車,率徒以徒,所以同死\\58-18[]\\,毋誅而賞,毋罪百姓,而改其將。君如親率,‖【27-16】‖必有二將軍。每[43]將軍必有數嬖[44]大夫,每嬖大夫\\25a-18\\必有數大官之師公孫公子[45]。凡有司率長,‖【25b-16】‖不可不慎。不愛[46]則不恒,不和則不輯,不兼畏\\48-17\\不勝,卒欲少以多。少則易[47]成則易[48]‖【46b-15】□。□\\民者,毋攝爵,毋御軍,毋避罪。用諸[49]教於邦\\37a-16\\於民。莊公曰:此三者足以戰乎?答曰:戒勝‖【49-16】‖怠[50],果勝疑[51],親率勝使人。不親則不庸[52],不和則不輯,不義則不服。莊公曰:為親如‖【33-30】‖何?答曰:君毋憚自勞,以觀上下之情偽。匹夫\\34a-17\\寡婦之獄訟,君必身聽之。有知不足,亡所‖【34b-16】‖不中,則民親之。莊公又問:為和如何?答曰:毋嬖於便嬖,毋長於父兄,賞均聽中,則民‖【35-32】‖和之。莊公又問:為[][53]如何?答曰:陳[54]功尚賢,能治百人,使長百人,能治三軍,使帥授‖【36-31\\[55],知舍有能,則民宜之。且臣聞之,卒有長,\\28a-16\\三軍有帥,邦有君。此三者所以戰。是故長,‖【28b-16】‖會故帥。[56]不可使友[57],友則不行。戰有顯道,勿兵以克。莊公曰:勿兵以克奚如?答曰:人之兵‖【38-32】‖不砥礪,我兵必砥礪。人之甲不堅,我甲必堅。人使士,我使大夫。人使大夫,我使將軍。人‖【39-31】‖使將軍,我君身進[58]。此戰之顯道。莊公曰:既成教矣,出師有幾[59]乎?答曰:有。臣聞之,三軍出,‖【40-33】‖其將卑,父兄不薦,由邦禦之,此出師之幾。莊\\42a-17\\公又問曰:三軍散[60]果有幾乎?答曰:有。臣聞‖【42b-16】‖之。三軍未成陳未舍,行阪濟障,此散果之\\43a-16\\幾。莊公又問曰:戰有幾乎?答曰:有。其去之‖【43b-16】‖不速,其就之不傅[61],其啓節不疾,此戰之幾。是\\44a-17\\故疑陳敗,疑戰死。莊公又問曰:既戰有幾乎?‖【44b-17】‖答曰:有。其賞淺且不中,其誅重且不察,死者弗收,\\45a-19\\傷者弗問,既戰而有怠[62]心,此既戰之幾。莊‖【45b-16】‖公又問曰:復敗戰有道乎?答曰:有。三軍大敗,\\46a-17[]\\者收之,傷者問之。善於死者為生者。君‖【47-15】‖必聚羣有司而告之:二三子勉之,過不在子,在\\23a-18\\[]人。吾戰敵不順於天命,返師,將復戰[63],‖【51b-15】‖則祿爵有常,機[64]莫之當。莊公又問曰:復戰有道乎?答曰:有。既戰復舍,號令於軍中‖【50-32】‖曰:繕甲利兵。明日將戰。則廝徒[65][66],以盤就行,\\51a-17】□\\失車甲,命之毋行。明日將戰,使為前行[67]。諜人‖【31-17】‖來告曰,其將帥盡傷,車輦皆載[68]。曰將早[69]行。乃\\32a-17】□\\白徒,早食輂兵,各載尔藏,既戰將量,為之‖【32b-16】‖毋怠,毋使民疑。及尔龜筮[70],皆曰勝之。改冒[71]鼓,乃佚[72]其備。明日復陳,必過其所[73]。此復‖【52-32】‖盤戰之道。莊公又問曰:復酣戰有道乎?答曰:有。必賞\\53a-20\\慎以戒[74],如[75]將弗克。毋冒以陷,必過前攻[76],‖【60b-15】‖賞獲□葸,以勸其志。勇者喜之,亡者悔[77]之。萬民\\61-18\\黔首[78],皆欲又之。此復酣戰之道。莊公又問‖【53b-15】‖曰:復故[79]戰有道乎?答曰:有。收而聚之,束而厚之,重賞薄刑,使忘其死而見其生,使良‖【54-32】‖車良士往趣[80]之餌[81]。使其志起,勇者使喜,葸者使\\55a-18\\悔,然後改始。此復故戰之道。莊公又問曰:‖【55b-16】‖善攻者奚如?答曰:民有保。曰城,曰固,曰阻。三\\56a-17\\[82]盡用不棄,邦家以宏。善攻者必以其‖【56b-16】‖所有,以攻人之所亡有。莊公曰:善守者奚如?答曰:\\57-19\\其食足以食之,其兵足以利之,其城固‖【15-15】‖足以捍之。上下和且輯,屬[83]紀於大國,大國親之,天下\\16-19\\其志者寡矣[84]。莊公又問曰:吾有所聞之。一‖【59-16】‖出言三軍皆懽,一出言三軍皆往,有之乎?答曰:有。明\\60a-20\\□鬼神[85]。軫[86]武非所以教民[87]君其知之。此‖【63b-16】‖先王之至道。莊公曰:沫,吾言寔[88]否,而毋惑諸小道歟?吾一欲\\64a-23\\聞三代之所之[89]。曹沫答曰:臣聞之,昔之明王之起‖【64b-17】‖於天下者,各以其世,以及其身。今與古亦閒[90]\\65a-17\\不同矣。臣是故不敢以古答。然而古亦‖【07b-15】‖有大道焉。必恭儉以得之,而驕泰以失之。君其[91]\\08a-16\\亦唯聞夫禹湯桀受矣。‖【65b-9

 

 

  蒙李銳先生惠贈《曹沫之陳》相關研究材料,特此致謝。



[①]《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四)》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4.04,本文中所引用李零先生的觀點,若未說明,則皆出自該書。

[②]廖名春,2005.2.12,《讀楚竹書〈曹沫之陳〉箚記》,簡帛研究網,網址:http://www.jianbo.org/admin3/2005/liaominchun002.htm。又見「出土文獻與先秦思想重構國際學術研討會」,20053月,台灣大學哲學系,頁9-1~9-10。本文中所引用廖名春先生的觀點,若未說明,則皆出自該文。

[③]陳劍,2005.2.12,《上博竹書〈曹沫之陳〉新編釋文(稿)》及其“補記”,簡帛研究網,網址:http://www.jianbo.org/admin3/2005/chenjian001.htm。本文中所引用陳劍先生的觀點,若未說明,則皆出自該文。

[④]陳斯鵬,2005.2.20,《上海博物館藏楚簡〈曹沫之陳〉釋文校理稿》,簡帛研究網,網址:http://www.jianbo.org/admin3/list.asp?id=1328。本文中所引用陳斯鵬先生的觀點,若未說明,則皆出自該文。

[⑤]李銳,22005.2.25,《〈曹劌之陣〉釋文新編》,簡帛研究網,網址:http://www.jianbo.org/admin3/2005/lirui002.htm

[⑥]白於藍,2005.4.10,《上博簡〈曹沫之陳〉釋文新編》簡帛研究網,網址:http://www.jianbo.org/admin3/2005/baiyulan001.htm。本文中所引用白於藍先生的觀點,若未說明,則皆出自該文。

[⑦]李銳,2005.5.27,《曹劌之陣》重編釋文,簡帛研究網,網址:http://www.jianbo.org/admin3/2005/lirui003.htm。本文中所引用李銳先生的觀點,若未說明,則皆出自以上所舉李銳先生的兩文。

[⑧]邴尚白,2006.1,《上博楚竹書〈曹沫之陳〉注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研究》第二十一期,未見原文,本文所引用邴尚白先生的觀點,若未說明,則皆轉引自高佑仁先生碩士學位論文《〈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曹沫之陣〉研究》。

[⑨]朱賜麟,2006.6,《〈曹沫之陳〉思想研究-春秋時代兵學思想初探》,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碩士論文,未見原文,本文所引用朱賜麟先生的觀點,若未說明,則皆轉引自高佑仁先生碩士學位論文《〈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曹沫之陣〉研究》。

[⑩] 高佑仁,2006.9,《〈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四)·曹沫之阵〉研究》,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碩士論文。本文中所引用高佑仁先生的觀點,若未說明,則皆出自該文。

[11] 蔡丹,2006.8,《上博四〈曹沫之陳〉集釋》,武漢大學簡帛研究中心碩士學位論文。本文中所引用蔡丹先生的觀點,若未說明,則皆出自該文。

[12] 單育辰,2006.4,《〈曹沫之陳〉文本集釋及相關問題研究》,吉林大學歷史文獻學碩士學位論文。本文中所引用單育辰先生的觀點,若未說明,則皆出自該文。

[13]陳斯鵬:《戰國簡帛文學文獻考論》,中山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05

[14]蘇建洲:《〈上博(四)曹沫之陣〉三則補議》,簡帛研究網,2005310

[15]王蘭:《“牪爾正 ”句試釋》,武大簡帛網,20051210

[16] 《信陽楚墓》,文物出版社,1986

[17] 董珊先生在《〈曹沫之陣〉中的四種“戰”之道》(簡帛網,2007.06.06)則提出“將【31下】、【32上】抽出,放在單(育辰)先生所編的【53上】與【32下】之間。是筆者所見大陸學者中唯一一例。

[18] “曹沫”,從李零先生原釋。以下凡從李零先生釋者甚多不再一一說明。

[19] “非山非泽”,李銳先生讀“非”為“匪”,陳斯鵬先生讀為“彼” ,從之。

[20] 欱,原作“欲”,李零先生指出當是“歠”字之誤。高佑仁先生繼之指出“‘欲’是‘欱’之訛字,《說文》‘欱,歠也。從欠合聲’,與《漢書•司馬遷傳》“飯土簋,歠土刑”之“歠”正合。

[21] 李零先生讀“競”為“境”,陳斯鵬讀如本字,筆者亦以為讀“競”是。

[22] 邦”,李零先生讀“”作“治”,筆者以為《曹沫之陳》此篇中之“”皆當是“怠”字,“怠邦”即指前文“或興或康”而不競於德的邦國。(《谗鼎之铭》曰:昧旦丕显,后世犹怠。《昭公三年》)

[23] “慍”字原簡作“員”,李零先生以為“讀‘愪’”,筆者以為當是“慍”,前文已說明。

[24] “恐”原簡作“”,李零先生讀作“任”,陳劍先生以為是“恐”字古文,“恐亡”於文獻有徵,故筆者從陳劍先生釋。

[25] 原簡8a、8b李零先生合為一簡,李銳先生指出:“此處李零先生補一‘言’字,由小圖版照片看,與完簡9、10比較,不補字此簡已過長,乃簡序有問題,殘字疑為‘亡’字。”并將簡7a、8b合併,甚是。

[26]“晚”字原作“曼”,李零先生以為“或為‘勖’字之誤寫”,陳劍以為“曼”非屬誤字,而應讀為“晚”, 季旭昇先生以為“曼”應讀為“慢”。筆者以為,“慢”是用來形容當前動作之遲疾速率的,而此時莊公鐘型已成,故當從陳劍先生讀為“晚”。

[27] “文”字原作“”,李零先生釋該句為“居不設席”,陳劍先生讀為“居不褻文”,從陳劍先生讀,然此“文”字与《性情论》同,但与其他楚简大异,存疑。

[28] 李零先生認為“還年”類似古籍中“期年”,筆者以為“還年”即如現在所說的轉年,指到下一年,而其間隔則未必是一年時間。《正韻》:“還,轉也。”《禮記·玉藻》:“周還中規,折還中矩。”註:“周旋圓轉,折旋方轉也。

[29] 指不可使便嬖任大事。

[30] “舍”,原字作“豫”,陳劍先生改讀為“舍”,從之。

[31] “敓”字李零先生讀“奪”,高佑仁先生認為:“考核‘敓’字古義,其實已有奪取之義,如《說文》云:‘敓,彊取也。《周書》曰敓攘矯虔,从 、兌聲。’ ,《廣韻》也云:‘敓,彊取也。古奪字。’ ,段《注》以為‘敓’字‘此是『爭敓』正字,後人假『奪』為『敓』,『奪』行而『敓』廢矣。’ 。可見簡文‘敓’字實據本字讀即可,不必通假成‘奪’。”筆者從高先生之說。

[32] “等”字李零先生讀為“待”,陳劍先生讀為“等”,此從陳劍先生讀。

[33] “焉”原簡作“於”,李銳先生讀為“焉”,此從李銳先生讀。《墨子·尚同下》古者有语焉,曰 :“一目之视也,不若二目之视也。一耳之听也,不若二耳之听也。一手之操也,不若二手之强也。”與此類似。

[34] 是說“貴人”得放最前面,放後面就跑了,有道理哦。

[35] 自過,即自罪自責意,所以能“悅于萬民”。

[36] “狎”字,李零先生云:“待考,疑是據、處之義。”李銳先生讀為“狎”。此從李銳先生讀。

[37] “火”字,李零先生釋為“亦”,陳劍先生指出當為“火”。此從陳劍先生釋。

[38] “位”字,李零先生云“首字殘,也可能是‘立’字。”陳斯鵬先生釋作“(位?)”表存疑,此從陳斯鵬先生釋。

[39] “重”字,李零先生原釋為“厚”,李守奎認為是“楚之‘重’字。” 李守奎:〈《曹沫之陣》之隸定與古文字隸定方法初探〉,收入中國文字學會主編:《漢字研究》第一輯,(北京:學苑出版社,2005年6月),頁494。此從李守奎先生釋。

[40] “什”字為李銳先生所釋,甚是。

[41] “一人”,李零隸定作“万=”,陳劍指出為“一人”的合文。從陳劍先生釋。

[42] 《国语·晋语三》有“不闻命而擅进退,犯政也。”可參。

[43] 原作“毋”,邴尚白先生指出當為“每”,甚是。從邴尚白先生先生釋。

[44] “嬖”字,李零先生釋為“獄”,陳劍先生指出該字當為“辟”,云“‘辟(嬖)大夫’即下文之‘俾(嬖)大夫’。”此從陳劍先生釋。

[45] 也就是說,將軍為萬人長,嬖大夫為千人長,官師為百人長,公子公孫為十人長、五人長。

[46] “愛”字,李零先生認為或可讀為“依”,李銳先生指出當為“愛”。此從李銳先生釋。

[47] “察”字,李零先生隸定作“”,認為“含義不明,第四字所從與‘察’、‘淺’等字同。”李銳先生釋為“察”。此從李銳先生釋。

[48] 李零先生云:“此句當作‘圪成則惕□’,但‘圪’字也有可能屬上句。”筆者以為“圪”似當讀為“訖”

[49] “諸”字,原字為“都”,李銳先生讀作“(諸?)”,是。此從李銳先生讀。

[50] 李銳指出此句當作“答曰:戒。勝殆果勝矣。”,認為“原釋為‘治’,疑讀為‘殆’,連下讀。原文於此字下有小勾號,或疑當於‘殆’下斷讀。”《曹沫之陳》中諸從“心”而原釋為“治”的字皆當是“怠”字,前文已說。

[51] 邴尚白先生指出“應讀作‘果勝疑’,指果斷能戰勝狐疑。本篇簡四十四、五十二的‘矣’字,也都讀為‘疑’。”李銳先生與邴尚白先生的讀法使筆者受到很大啓發,故筆者認為下句當讀為“親率勝使人”

[52] “庸”字從李銳先生讀。

[53] “義”字從陳劍先生讀。

[54] “陳”字,李零先生認為“讀『敦』,有純厚之義。”陳劍先生隸定作“紳”讀作“陳”,認為“《吳子·料敵》:‘凡料敵,……有不占而避之者六:……四曰陳功居列,任賢使能。’可與簡文參讀。”

[55] 《老子》所謂:“吉事尚左,凶事尚右。”故言“使帥、授右”

[56] “是故長,會故帥”即以故長為長,以故帥為帥的意思。

[57] 友,即同族兄弟。“不可使友”即不可任人唯親之意,所以下言“友則不行”

[58] 可與“親率勝使人”參看。

[59] “幾”字,李零先生以為“讀‘忌’,指忌諱。”陳劍讀作“機”,認為是“時機”、“機會”意。實則此字當讀如本字,《尚书·顾命》:“疾大漸,惟幾,病日臻。”孔传:“自嘆其疾大進,篤,惟危殆。”《荀子·尧问》:“女以魯國驕人,幾矣。”杨倞注:“幾,危也。” 《爾雅·釋詁》:“幾,危也。”註:“幾,猶殆也。”《說文》:“幾,微也。殆也。戍,兵守也。?而兵守者,危也。”可見“幾”字本就有“危”意,莊公所問三“幾”皆如此。

[60] 從陳劍先生釋。

[61] 從陳劍先生讀。

[62] “怠”字,李零認為“合文,讀‘殆心’,指危懼之心。”陳劍讀為“怠”。

[63] 李零先生以為讀“返師將復”,邴尚白先生以為讀“反師將復戰”,從邴尚白先生讀。

[64] 此“幾”字即陳劍先生所說“時機”、“機會”意。

[65] “廝徒”從陳劍先生讀。

[66] “煬”從李銳先生讀。

[67] “失車甲”即為有過,故使處前行。

[68] “車輦皆載”從陳劍先生釋。

[69] “早”字從陳劍先生釋。

[70] “筮”字,原簡作“”,李零先生讀作“及爾龜策”,禤健聰先生指出當為“筮”字。此從禤健聰先生釋。

[71] “冒”字從禤健聰先生說。

[72] “佚”字,原字作“”,此篇多見,皆用為“失”,故李零先生認為此處亦是“失去”意,李銳先生認為是“秩”,筆者以為當為“佚”,為輕裝簡備意。

[73]淺野裕一先生認為“‘明日復陳,必過其所’可能意味著,翌日再度從‘豫’回到戰鬥隊形是必須越過前日戰敗地點之後,即比戰敗地進一步前進,進而提高士氣。” [淺野裕一:《上博楚簡〈曹沫之陳〉的兵學思想》,簡帛研究網,(2005/9/25),網址:http://www.jianbo.org/admin3/2005/qianyeyuyi001.htm。]但筆者以為,盤戰只是盤桓數日之戰,并無敗意,故“必過其所”只是指一定要越過之前戰鬥過的地方。

[74] 指賞于謹慎者以使眾人有戒備慎重的精神狀態。

[75] “如”字從陳劍先生讀。

[76] “毋冒以陷,必過前攻”是說不要為“必過前攻”而冒進陷險。

[77] “悔”字從邴尚白先生讀。

[78] “黔首”從陳劍先生讀。

[79] “故”字,原簡作“”,李零先生認為“是指收聚殘部,再賈餘勇,恢復到初始狀態的戰法。”筆者以為或即是“故”字,復故戰是指已結束戰鬥并脫離戰場后再一次發動與敵軍的交戰,與敗戰的區別在於:第一,復故戰并非一定是之前戰敗了;第二,復故戰一定是已完全脫離戰場的戰鬥狀態,而復敗戰則是指在戰場中收拾潰敗狀態再次戰鬥。

[80] “趣”從李銳先生讀。

[81] “餌”依陳劍先生從本字讀。

[82] “者”字從陳劍先生釋。

[83] “屬”字從魏宜輝先生讀。

[84] 是說天下打算兼併之的就少了。《尹文子·大道上》:“彭蒙曰:雉兔在野,众人逐之,分未定也;鸡豕满市,莫有志者,分定故也。”可參。

[85] 缺字似可補“於”,“明於鬼神”似是指因鬼神而盟誓之的意思。

[86] “軫”字從陳斯鵬先生釋。

[87] “者”字從陳斯鵬先生釋。

[88] “寔”字從陳劍先生讀。

[89] “之所之”,原為“之所”的合文下書“=”,筆者以為或當讀為“之所之”。廖名春先生於《出土簡帛叢考》第165頁中已指出字中的“‘=’非重文符號或合文符,而是省文符號”(湖北教育出版社,2004)。“=” 可以用以減省對習見字詞或文字構件的書寫。敦煌寫卷中就有不少類似的用法,蔣冀聘先生《敦煌文書校讀研究》第121頁中也提到“敦煌文書中,尤其是與佛教有關的變文,凡佛學術語及說經套語,多書第一字或前數字,其余部份則從省,書一‘々’號或‘號表示省略,《變文集》校錄者或認作重文符號,或照錄原符號而另補闕文,非是。如‘法’即‘法會’之省……‘解’即‘解脫’,‘功’即‘功德’,‘供’即‘供養’(文津出版社,1993)此種情況於簡帛文獻中亦頗可見。

[90] “閒”字從白于藍先生釋。

[91] “其”字從白于藍先生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