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简《荆决》解析

 

子居

 

在《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1]中,有《荆诀》一篇,整理者在说明部分介绍言:“《荆诀》现存竹简三十九枚,缀合后为三十三支,估计还应有两支简缺佚。原有篇题‘荆诀’,荆字指楚,决字同‘诀’,内容是讲楚地筮占的要诀。古代数术书,书名多以‘要诀’或‘要决’题名,简称‘诀’或‘决’,例子很多,不胜枚举。……通过比较,我们可以确认,此篇十六卦包括干卦八,支卦八。干卦为甲、乙、丙、丁、戊、己、壬、癸,没有庚、辛;支卦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没有申、酉、戌、亥。……卜筮是中国古代最古老的占卜,商代、西周和春秋,一直居于众术之首。战国以来,卜筮地位下降;与选择相结合,《荆诀》以干支配卦,就是顺应这一趋势。此篇十六卦,同时见于北大汉简《日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筮法的日书化。《楚辞·离骚》提到‘筳篿’,王逸《楚辞章句》的解释是:‘筳,小折竹也。楚人名结草折竹以卜曰篿。’这种占卜或与楚地流行的筳篿有关。敦煌数术书有《周公卜法》,与此相近,也是一种以四为数,十六卦为占的筮法,唯所用算筹为三十四枚,比《荆诀》多四枚。元陶宗仪《南村辍耕録》卷二十还提到一种以三为数,九卦为占的筮法,号称‘九天玄女课’,据说流行于吴楚之地。这种筮法也见于敦煌数术书。它们都是民间流行的筮法。下述简文,从内容看,似可分为序说、干卦、支卦三部分。从简背划痕看,序说和十六卦似乎各自独立,并无统一顺序,这里暂且按上表所见干支顺序排列。”由整理者的介绍不难知道,北大简《荆诀》篇所列内容与易占(包括《连山》、《归藏》、《周易》及清华简《筮法》、《京氏易传》、《易林》等)、灵棋卜法、管公明卜法(包括《周公卜法》)、五兆卜法、十二钱卜法、孔子马头卜法等同属于数占类的占卜术,且最接近敦煌数术书中的《管公明卜法》。敦煌数术书中的《周公卜法》与《管公明卜法》也非常相似,故下文将以《荆诀》和《管公明卜法》(伯3868[2]、4778[3])、《周公卜法》(伯3398[4]、散678[5]相参照,来分析《荆诀》的卦辞。

整理者已指出《荆诀》的“荆字指楚,决字同‘诀’”,且“这种占卜或与楚地流行的筳篿有关”,所说皆当是。古代算筹多为竹制,如《汉书·律历志》即称:“其算法用竹,径一分,长六寸,二百七十一枚而成六觚,为一握。”筳,即竹制算筹;篿,即?。《说文·又部》:“?,楚人谓卜问吉凶曰?。”《文选·离骚》吕向注:“筳,竹筭也。”《古今韵会举要》卷六:“篿:楚人谓结草折竹卜曰篿。《离骚》‘索琼茅而筳篿。’注:‘琼茅,灵草也。筳,竹筭也。’盖篿本竹筭,用之以卜,因谓卜为篿。”元代吴莱《渊颖集》卷十一《范氏莛篿卜法序》言:“莛篿卜法者,本楚越间小术也。自楚屈原始称有莛篿之卜,越相范蠡颇有其书。然今特类后世术者,所托要之,亦必古有此法矣。当卜时,自其所向得草木枝,初不计多寡,左右手一纵一横,揲之以三,而数用其仂,然后一时之吉凶、从违、休咎、福祸立可见者。”由与《荆诀》非常相似的《周公卜法》中列有“屈原卦”及《管公明卜法》篇末题《管公明卜要诀经一卷》可见,整理者所言《荆诀》“荆字指楚,决字同‘诀’……与楚地流行的筳篿有关”是颇有根据的。另外,里耶秦简有“曰荆[6],是秦朝称楚为荆之证,结合《荆诀》中“泰父母”、“王父母”并见,当可判断,《荆诀》本在楚地流传,之后出现秦时抄本,“王父母”或即改写未尽的遗留,现在所见的北大简《荆诀》则是汉人主要抄自秦时版本并有所增益改写的了。

整理者所指出的“此篇十六卦包括干卦八,支卦八。干卦为甲、乙、丙、丁、戊、己、壬、癸,没有庚、辛;支卦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没有申、酉、戌、亥。”这里的干卦八、支卦八当是由夏正与周正的转换产生。《淮南子·天文训》称:“天一元始,正月建寅,日月俱入营室五度。天一以始建七十六岁,日月复以正月入营室五度,无余分,名曰一纪,凡二十纪,一千五百二十岁大终,日月星辰复始甲寅元。”同时又称“太阴元始,建于甲寅。一终而建甲戌,二终而建甲午,三终而复得甲寅之元。”、“天神之贵者,莫贵于青龙,或曰天一,或曰太阴。”是在《淮南子》中以“天一”与“太阴”为同一。但与此相对,又有天一在太阴前二位之说,如北大简《堪舆》:“楚十三年,天一在卯,太阴在丑,皆左行十二辰。[7]《五行大义·卷五》:“十二将者,天一土将,前一腾蛇火将,前二朱雀火将,前三六合木将,前四勾陈土将,前五青龙木将,后一天后水将,后二太阴金将,后三玄武水将,后四太常土将,后五白虎金将,后六天空土将。”相应的,对应于岁星晨出的纪年有两个系统,一个是马王堆帛书《五星占》以“岁星以正月与营室晨出东方,其名为摄提格”的系统,另一个是《淮南子·天文训》、《史记·天官书》、《开元占经》卷二十三所引《甘氏星经》及《春秋纬》以“太阴在寅,岁名曰摄提格,其雄为岁星,舍斗、牵牛,以十一月与之晨出东方……太阴在辰,岁名曰执除,岁星舍营室、东壁,以正月与之晨出东方”的系统,二者的纪年名正是相差二位。若以《天文训》的“太阴”即北大简《堪舆》的“天一”,而以《五星占》的岁名对应北大简《堪舆》及《五行大义·卷五》的“太阴”,则二者实无差别。正月建寅是用夏正,正月建子是用周正。由甲寅前推二位,即得壬子。从壬子起顺数八位,得壬子、癸丑、甲寅、乙卯、丙辰、丁巳、戊午、己未,与北大简《荆诀》所用干支完全吻合。

在《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的前言部分,整理者已提到“我们推测这批竹书的抄写年代应主要在汉武帝后期,下限不晚于宣帝。[8]由下面的分析可见,《荆诀》在部分词句上确实与《史记》、《易林》、《汉书》等汉代文献非常接近。整理者说“从简背划痕看,序说和十六卦似乎各自独立,并无统一顺序,这里暂且按上表所见干支顺序排列。”笔者则以为,若按简背划痕排列,原简似有癸子、壬辰、乙丑、丙寅、己巳、甲未、丁卯、戊午的排列顺序。整理者所说“估计还应有两支简缺佚。”似是指卯卦缺佚第一简,全篇的末简即午卦的第二支简也缺佚了,推测午卦的第二支简的简文不多,当只是写有祟某某数个字而已。

 

荆诀(宽式释文)

 

·钻龟告筮,不如荆诀。若阴若阳,若短若长。所卜毋方,所占毋良,必察以明。卅筭以卜其事,若吉若凶,唯筭所从。左手持书,右手操筭,必东面。用卅筭分,以为三分,其上分横,中分从纵,下分横。四四而除之,不盈者勿除。

甲:。穷奇。欲登于天,浮云如人。既已行之,乘云冥冥。行遇大神,其高如城,太息如雷,中道而惊。泰父为祟,欲求牺牲,凶。

乙:。龙处于泽,欲登于天。吉日嘉时,登高瞩望,相须以色。今日何日,吉乐无极?津桥既行,愿欲中意。吉,外为祟。

丙:。有鸟将来,文身翠翼。今日何日,吉乐独极。释怒亡忧,适中我意。有人将来,嘉喜毋极。吉,祟百厉。

丁:。善哉善哉,百事顺成。得天之时,弗召自来。翩翩飞鸟,止阳之枝。美人将来,与我相知。中心爱之,不知其疵。吉。

戊:。冥冥之海,吾独得其光。雷电大阴,吾独得阳。有人将至,贵如公王。树木未产,其叶青青凶事尽除,吉事顺成。吉。

己:。泰官甚敬,身独遇恶。且恐且惧,身毋定处。中心不乐,相追道路。请谒不得,独留系舍。先求其祟,后乃毋故。凶。

壬:。凤鸟不处,洋洋四国。我欲见之,多害不得。疾飞哀鸣,忧心默默。劳身毋功,其事不得。凶,祟外、死不葬。

癸:。玄鸟朝飞,洋洋翠羽。与人偕行,其身独处。请谒云诺,有欲弗许。今日何日,吉人将来。日夜望之,责求会期。吉,祟王父母,小吉。

子:。善哉首,如登高台。甫有美人,弗召自来。齐其翠羽,又举旌旗。非以为首,如登高丘,安而毋咎。今日何日,远人将来。吉,祟在司命。

丑:。沛沛羽盖乎,吾谁与持之?道路瞩望,美人不来。既大又小,如羊与牛。所求不得,或为之患,虽欲行作,有闭于关。祟阳。

寅:。山有玄木,其叶披离。劳心将死,人莫之知。欲与美会,其后必离。有隐者云,云胡满满。晨鸣不会,直为人笑。祟行、灶、百厉,凶。

卯:。蔼蔼者云,蔽天白日。美人不来,曰心疾。翩翩飞鸟,间关浮云。吾召不来,或为是恨。以车驰之,壹反壹倾。欲会美人,其事不成。凶,祟行、灶。

辰:。玄龙在渊,云待在天。嘉宾将来,以我为亲。往来如矢,人莫之止。今日何如,如得父母。盈意中欲,其后不悔。吉,祟社。

巳:。海有琅玕,南山有植。时命将合,不期而相得。同心不去,结志不离。有人将来,直其遄盈。今日何日,百事皆成。吉,祟泰父母。

午:。玄鸟朝食,南山之阳。奋羽将飞,路毋关梁。前如凶,后乃吉光。有人将至,甚好以良。笑言夷色,美人怿极。吉。

未:。释哉心乎,何忧而不已?虽欲行作,关梁之止。翩翩飞鹄,不不食。疾飞哀鸣,所求不得。蔼蔼者云,乍阴乍阳。效人祠祀,百鬼莫尝。凶,祟巫、位、社。

 

 

【释文解析】

·镌(钻)龟告筮,不如荆诀。若阴若阳,若短若长。所卜毋方,所占毋良,必察以明。卅筭以卜其事,若吉若凶,唯筭所从。

  整理者言:“‘镌龟告筮’,指卜筮。‘镌’读‘钻’,镌、钻都是精母元部字,可通假。‘钻龟’见《荀子·王制》、《韩非子·初见秦》、《史记·龟策列传》、《论衡·卜筮》,乃古书常见术语。古书讲龟卜,例称‘钻龟’,不称‘镌龟’。钻龟施火,以灼烧后的裂纹断吉凶,属于卜法。‘告筮’指求告于筮,见《仪礼·少牢馈食礼》郑玄注,属于筮法。[9]由整理者所言可见,“钻龟”一词为战国末期始见,“告筮”于郑玄注《仪礼》、《礼记》等书数见。在先秦典籍中,多数情况下只称“卜筮”,因此由用词上的差别当可以判断,《荆诀》很可能是成于战国末期至秦汉时。《荆诀》序文的作者认为钻龟告筮皆不如荆诀,这一点也明显与先秦主流观念不甚吻合,而与汉代杂卜盛行若合符节,《史记·日者列传》:“孝武帝时,聚会占家问之,某日可取妇乎?五行家曰可,堪舆家曰不可,建除家曰不吉,丛辰家曰大凶,历家曰小凶,天人家曰小吉,太一家曰大吉。辩讼不决。”反映的就是这种局面。《史记·龟策列传》:“灵龟卜,祝曰:假之灵龟,五巫五灵,不如神龟之灵。”所言与“钻龟告筮,不如荆诀”在表述上明显很相似,《龟策列传》为褚少孙所补,因此《荆诀》的最后成文时间当接近汉宣帝至成帝时期。

整理者言:“‘若阴若阳’,‘若’是不定之辞,有或的意思。下‘若短若长’、‘若吉若凶’的‘若’都是这种用法。[10]战国末期《吕氏春秋·大乐》有“四时代兴,或暑或寒,或短或长,或柔或刚”句,《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有“或圆或方,或阴或阳,或吉或凶,事类不同”句,西汉京房《京氏易传》有“或阴或阳,或柔或刚”句,东汉王充《论衡·诘术》有“或凶或吉,寿命或短或长”句,东汉王延寿《鲁灵光殿赋》有“霞驳云蔚,若阴若阳”句,皆可以与《荆决》比较,措辞特征的时间上限仍是战国末期,而以两汉时期为最可能。

整理者言:“‘卅筭’,三十根算筹。《说文解字·竹部》以筭字为算筹之算,算字为计算之算。其实,这两种用法,汉代皆可用筭字表示。这里的‘筭’是算筹。”[11]《荆诀》用三十根算筹,相对于《管公明卜法》和《周公卜法》的三十四根算筹要少。从措辞上来看,《荆诀》的占辞也较早些。估计《荆诀》使用三十根算筹,是用来比拟一个月三十日。

 

左手持书,右手操筭,必东面。用卅筭分,以为三分,其上分衡(横),中分从(纵),下分衡(横)。四四而除之,不盈者勿除。

整理者言:“‘书’,指筮书。[12]因为一般人都是以右手进行日常活动为主,以左手为辅,所以自然是“左手持书,右手操筭”以方便分筭。由此句也可以看出,《荆诀》是不借助占筮专业人员的自占之法,即《管公明卜法》所言“有事自卜,不劳问师。

整理者言:“‘必东面’,立于西,面朝东。[13]这里的“必东面”是古代筮仪的遗风。如《仪礼·士冠礼》:“筮于庙门。主人玄冠、朝服、缁带、素韠,即位于门东,西面。有司如主人服,即位于西方,东面,北上。筮与席、所卦者,具馔于西塾。布席于门中闑西、阈外,西面。筮人执策,抽上韇,兼执之,进受命于主人。宰自右少退,赞命。筮人许诺,右还即席坐,西面。卦者在左。卒筮,书卦,执以示主人。主人受视反之。筮人还,东面,旅占卒,进告吉。若不吉,则筮远日,如初仪。”《仪礼·士丧礼》:“筮宅。冢人营之,掘四隅,外其壤。掘中,南其壤。旣朝哭,主人皆往,兆南,北面,免绖。命筮者在主人之右。筮者东面抽上韇,兼执之,南面受命。命曰:‘哀子某,为其父某甫筮宅,度兹幽宅,兆基,无有后艰。’筮人许诺,不述命,右还,北面,指中封而筮。卦者在左。卒筮,执卦以示命筮者。命筮者受视,反之。东面,旅占卒,进告于命筮者与主人:‘占之曰从。’主人绖,哭,不踊。若不从,筮择如初仪。”《仪礼·少牢馈食礼》:“日用丁、己。筮旬有一日。筮于庙门之外。主人朝服,西面于门东。史朝服,左执筮,右抽上韇,兼与筮执之,东面受命于主人。主人曰:‘孝孙某,来日丁亥,用荐岁事于皇祖伯某,以某妃配某氏,尚飨。’史曰:‘诺。’西面于门西,抽下韇,左执筮,右兼执韇以击筮,遂述命曰:‘假尔大筮有常,孝孙某,来日丁亥,用荐岁事于皇祖伯某,以某妃配某氏,尚飨。’乃释韇,立筮。卦者在左坐,卦以木。卒筮,乃书卦于木。示主人,乃退,占。吉则史韇筮。史兼执筮与卦以告于主人:‘占曰从。’乃官戒。宗人命涤。宰命为酒。乃退。若不吉,则及远日又筮日如初。”《仪礼·特牲馈食礼》:“及筮日,主人冠端玄,即位于门外,西面。子姓、兄弟如主人之服,立于主人之南,西面,北上。有司、羣执事如兄弟服,东面,北上。席于门中闑西、阈外。筮人取筮于西塾,执之东面受命于主人。宰自主人之左赞命,命曰:‘孝孙某,筮来日某,诹此某事,适其皇祖某子,尚飨。’筮者许诺,还即席,西面坐。卦者在左。卒筮,写卦。筮者执以示主人。主人受视反之。筮者还东面。长占卒,告于主人:‘占曰吉。’若不吉,则筮远日,如初仪。”等都记载了筮人卒筮以示主人后,还位东面进行占卜的环节。只是在《荆诀》中,已经不分主人、筮人、卦者等身份,皆是占卜的人一人进行,因此就不再有西面(或北面)筮和书卦的这些前奏环节了。

整理者言:“‘用卅筭’至‘下分衡’,指把三十根算筹任意分成上中下三份,用横划表示分在上面的一组,竖划表示分在中间的一组,横划表示分在下面的一组。‘衡’读横,‘从’读纵。这种卦划反映的是算筹计数法,后世的‘苏州码子’仍用类似方法计数。[14]估计将算筹三分,是模拟一月分为三旬,同时也是模拟天地人,上分为天,中分为人,下分为地。并且,《荆诀》中以一在中分为吉,以三在中分为凶。二在中分则上分得三为凶,四在中分则上分得一、二为凶。

整理者言:“‘四四而除之’,四个四个去掉。[15]古代与日行以五日纪[16]相应,关于月行有以四日为纪的记载,如《礼记正义》卷十四:“今历象之说,则月一日至于四日行最疾,日行十四度余;自五日至八日行次疾,日行十三度余;自九日至十九日行则迟,日行十二度余;自二十日至二十三日又小疾,日行十三度余;自二十四日至于晦行又最疾,日行一十四度余,此是月行之大率也。”故“四四而除之”。

整理者言:“‘不盈者勿除’,意思是说,上中下三组数字,四个四个去掉,余数等于四或小于四,则不必再去掉。如上为十五,中为八,下为七,十五包含三个四,四个四个去掉,还剩一个三;八包含两个四,去掉一个四,还剩一个四;七包含一个四,去掉一个四,还剩一个三。这样得出的卦象是上三、中四、下三。[17]不盈者”于传世文献始见且数见于《汉书·律历志》所载《三统历》术文,因此《荆诀》言“不盈者勿除”当说明《荆诀》最后成文时间不早于西汉,且与《三统历》的成文时间接近。与《荆诀》的序文相应,《周公卜法》有:“凡卜经求买卖、婚姻、嫁娶、远行、看人、田蚕、疾病、□□、争讼吉凶,但请至心启祝卜之,万不失一。其卜法用算子卅四?,分作三份,上斜中竖下斜,后乃四四除之,余者成卦。审看下卦歌颂以定吉凶。”马克在《敦煌数占小考》中指出:“由此得知,此法以三十四根算子随便分成三份,上下叠之。上下二层斜放,中层正放。再各以四除之。因34除4有余数〔34=(8×4)+2〕,故三层所剩总数如非6,即是10。剩6根时有10种不同组合(1/1/4,1/4/1,1/2/3,1/3/2,2/1/3,2/3/1,2/2/2,3/2/1,3/1/2,4/1/1),10根时有6种(2/4/4,3/4/3,3/3/4,4/2/4,4/4/2,4/3/3),一共则只可能有十六卦。”[18]所说内容同样可应用于《荆诀》。《管公明卜法》有:“算出天门,易出九宫。乘驾六龙,占相决疑,有事自用。算子卅四枚,从上四四除之,尽即成卜。凡为卜者,清净礼拜管公明,专心念卜,又称七佛名字。若卜得一吉,更卜后卦恶,可使。若卜三卦,两卦好,一卦恶,用。如两卦恶,一卦好,不可用。凡卜唯须念七佛名字,管公明为后贤,吴仲占吉凶、观万事。凡算子卅四枚,咒曰:灵算审,定乾坤,乘驾天龙,同游八门,以占吉凶。某乙决疑,横以四除,除尽则卜事依卦,万无一失,有事自卜,不劳问师。”其法与《周公卜法》大同,各卦卦辞不同,吉凶略有小异。

 

己〈甲〉,〉。穷奇。欲登于天,浮雲如人。气(既)已行之,乘云冥冥。行禺(遇)大神,其高如城,大(太)息如垒(雷),中道而惊。泰(大)父为祟,欲来义(我)生(牲),凶。

整理者言:“‘己’,下有己卦,不应重出,己卦是甲卦之误。[19]这里就可以看出这种占卜之法的缺陷,即虽然操作简单,但积划抄录往往至误,这一情况在《周公卜法》和《管公明卜法》中同样存在。

整理者言:“’,简文十六卦,积划多者为十,少者为六,不当作十一划。己卦是,与甲卦相似,其实应作。此卦,《日·荆》作‘〉,皋(穷)椅(奇),欲登于天,汾(纷)云(纭)如人。(既)已行之,乘云(雲)买买(冥冥),行遇大神。其高如城,大(太)息如轠(雷),中道而敬(惊)。大父为祟,欲来义(我)生。祟大父,不吉’。《日·荆》此卦作十二划,亦误。[20]此卦对应《管公明卜法》:“河水波浪,逆风徘徊。人不乐外,人悲衰衰。家室离别,散失钱财。病者不差,行人不来。大凶。”《周公卜法·离卦》:“鸟鼻天除,高望徘徊。行人在路,穷道不开。求事难得,横失钱财。病者沉重,哭泣悲哀。此卦大凶。”同样是凶卦。《管公明卜法》的“逆风徘徊”、“散失钱财”、“病者不差”、“行人不来”分别可与《周公卜法》的“高望徘徊”、“横失钱财”、“病者沉重”、“行人在路,穷道不开”对应,因此就本卦而言,《管公明卜法》与《周公卜法》明显有着传承关系,而二者与《荆诀》都已相去较远。

整理者言:“‘穷奇’,疑指甲为干首,《日·荆》作‘皋椅’。案:天干为奇,地支为偶,甲为干首,乃奇数之极。穷是群母冬部字,皋是见母幽部字,可通假。[21]笔者则以为,《日书》中有“穷日”,后世犹有承袭,通常以癸亥为六甲穷日或称六旬穷日,但《荆诀》此处称“穷奇”似颇有以甲日为穷日的可能。若以十干始于乙,读为一;终于甲,读为十。则甲为天干之终,为奇数之穷,自然可称穷奇。

整理者言:“‘欲登于天’,甲、乙相承,乙卦开头也有此句。「天」,疑指上爻。两卦皆以四为上爻。[22]所说是。“登于天”为占辞习语,如《周易》中《明夷》的“初登于天”和《中孚》的“翰音登于天”,《归藏》中《明夷》的“昔夏后启筮乘龙以登于天[23]《太玄》中《礼》的“帝用登于天”和《将》的“利以登于天”等等皆是其例。《荆诀》的卦辞句式一般为,首句以龙、鸟、木等起兴,次之以有人(吉人、美人、远人、嘉宾等)将来或不来,以将来为吉,不来为凶。再次,继之以今日何日或今夕何夕,附带描述心情如中意、不乐等,以及事成或不成。最后是吉凶判断和作祟的神鬼。

整理者言:“‘浮雲如人’,《日·荆》作‘汾(纷)云(纭)如人’。[24]甲卦中分为三,三为雲,在中分为患害、为阻碍,凡三在中分者皆为凶卦,因此有“如人。既已行之,乘云冥冥。行遇大神,其高如城,太息如雷,中道而惊。”《日书·荆诀》的“汾云如人”若按整理者所言读为“纷纭如人”则会失去主语,因此笔者以为,似当读为“氛雲如人”。

整理者言:“‘气已行之’,‘气’是餼的本字,字亦作,据《日·荆》,当读‘既已行之’。[25]银雀山汉简《六韬·文启》有“既已藏之,不可不行;既已行之,勿复明之。”可见《荆诀》的成文时间与之接近。

整理者言:“‘冥冥’,原字作‘’。《日·荆》作‘买买’。冥字是鼏字的省体。买属明母支部,鼏属明母锡部,冥属明母耕部,乃同一组阴阳入相互对转的字。[26]三为雲,且在中分,所以是“既已行之,乘云冥冥”。

整理者言:“‘大神’,或即下文‘泰父’。[27]睡虎地秦简《日书》甲种有“丙丁有疾,王父为祟[28],乙种有“丙丁有疾,王父为眚[29],里耶秦简有“毋敢曰王父曰泰父[30],因此可知《荆诀》曾经过秦时人的抄写。其高如某,传世文献始见于《太平御览》卷九百三十三引《贾谊书》曰:“晋文公出田,前驱还白:前有大蛇,其高如堤,横道而处。[31]故北大简《荆诀》的最后成文时间当接近汉文帝时期。

整理者言:“‘泰父’,即大父。大父是祖父。[32]其象即前文的“浮云如人”,因此说“中道而惊”,由“中道而惊”不难知道,这里的“大神”也是指中分的三。孔家坡汉简《日书》有“大父祟[33],与此类似。

欲求牺牲”句,整理者原释为“欲来义生”,言:“‘欲来义生’,‘义’读我,指大父之鬼为祟,将降临我等生人。[34]沪上懒人指出:“来为求字误释,同样的错误还有几处。义生当读作牺牲。”所说是,故此句当作“欲求牺牲”。

整理者言:“简文每卦皆附吉凶占断,内容分两种,一种讲吉凶,一种讲为祟〔某祟或祟某)。[35]值得注意的是,丁、戊、午三卦皆言吉而不言祟,丁(尤其是丁亥)为先秦两汉时期最常见的吉日已属常识,《诗经·小雅·吉日》称“吉日维戊……吉日庚午”,随州文峰塔M1曾侯编钟有:“唯王五月,吉日甲午……唯王十月,吉日庚午”,《穆天子传》卷一有“吉日戊午”,可见虽然出现频率较丁日为低,但戊和午也是比较常见的吉日。在这一点上,《荆诀》是有一定的承袭性的。

 

乙,。蠪(龙)处于泽,欲登于天。吉日嘉时,登高曲(瞩)望,相须〈焉〉以色。今日何日,吉乐无极。津桥气(既)行,愿欲中音〈意〉。吉,外为祟。

整理者言:“此卦,《日·荆》作‘,龙处于泽,欲登于天。吉日驾(嘉)之(时),〖登〗高曲(瞩)望,相焉以色。今日吉日,嘉〖乐〗无极。津关(既)行,愿欲中意。吉’[36]此卦对应《管公明卜法》:“龙戏深泉,随空涉天。良时吉日,高岭相迎。万福臻集,灾殃莫传。病者必差,欢乐自然。吉。”《周公卜法·太公卦》:“神龙起飞,升于千里。经求得利,田蚕万倍。嫁娶相宜,所求称意。病者自差,行人即至。此卦大吉。”稍加比较,就不难看出,此卦《管公明卜法》卦辞更接近《荆诀》,而《周公卜法》的套语已经比较程式化,比较具有后世特征。因此,从时间上来说,当是《荆诀》较早,《管公明卜法》居中期,《周公卜法》则较为晚出。

整理者言:“‘蠪处于泽,欲登于天’,‘蠪’同龙。下辰卦有‘玄蠪(龙)在渊,云持(待)在天’。[37]一在下分为泽,中分之一为登高之象,上分之四为天,所以是“龙处于泽,欲登于天”。

整理者言:“‘登高曲望’,下丑卦有‘道路曲(瞩)望’。‘曲望’读瞩望。曲是溪母屋部字,瞩是章母屋部字,古音相近。[38]嘉时”于传世文献始见于《汉书·外戚传》:“婕妤退处东宫,作赋自伤悼,其辞曰:……既过幸于非位兮,窃庶几乎嘉时。”故北大简《荆诀》的最后成文时间当接近汉成帝时期。一在中分必为吉卦,且一在中分有登高之象,因此有“吉日嘉时,登高瞩望”。

整理者言:“‘相须以色’,《日·荆》作‘相焉以色’。‘相’是相法之相,‘须’是焉之误。这里指相之以色。[39]笔者则以为,这里的“相须”就是相待之义,《诗经·邶风·匏有苦叶》:“人涉卬否,卬须我友。”毛传:“人皆涉,我反未至,我独待之而不涉。”《汉书·食货志》:“诏书:且须后。”师古曰:“须,待也。”《汉书·王莽传》:“发帛四十五万匹,输常安,前后毋相须。”师古曰:“须,待也。”下文有“相知”、“相追”、“相得”,皆是类似措辞。色,则是指和悦的颜色。《诗经·鲁颂·泮水》:“载色载笑,匪怒伊教。”毛传:“色,温润也。”郑笺:“和颜色而笑语,非有所怒,于是有所教化也。”《日书·荆诀》的“相焉以色”则似当读为“相安以色”。

整理者言:“‘吉乐无极’,下丙卦有‘吉乐独极’。[40]吉乐”于传世文献始见于《初学记》卷二引《洞冥记》:“汉武帝问朔曰:‘何名吉云?’曰:‘其国俗,常以云气占吉凶。若吉乐之事,则满室云起五色。照著于草树,皆成五色露,露味甘。’”这也可以证明,《荆诀》的最后成文当在汉代。

整理者言:“‘津桥气行’,《日·荆》作‘津关(既)行’。‘津桥’即津梁,与‘津关’含义相近。‘气’读既。[41]津桥”始见于睡虎地秦简《为吏之道》:“阡陌津桥,囷屋墙垣。”《荆诀》此句与《日·荆》的差别说明二者并非一定是词句全同,经常也有词义只是相近的情况,因此若有异文并非一定要以《日书·荆诀》为准校改本篇。

整理者言:“‘愿欲中音’,‘愿’,简文作‘?’。下丙卦有‘适中我意’,辰卦有‘盈欲中意’。‘音’是意之误。[42]《字汇·页部》:“?,古愿字。”“愿欲”始见于《墨子·修身》:“故君子力事日强,愿欲日逾。”“中意”始见于《战国纵横家书》第四章:“不中意,王为臣有之两。”因此“愿欲中意”句决定了北大简《荆诀》当不会早于战国末期。

整理者言:“‘外为祟’,下壬卦有‘祟外’。[43]外,先秦时又称为外鬼,如睡虎地秦简《日书》甲种:“壬癸有疾,无逢人,外鬼为祟[44],《日书》乙种:“壬癸□□□□□人,外鬼为眚[45]。外祟即外来的鬼神作祟。《史记·龟策列传》:“卜病者祟曰:今病有祟无呈,无祟有呈。兆有中祟有内,外祟有外。……命曰:呈兆首仰足开外高内下。以占病,不死,有外祟。”可见《荆诀》的最后成文时间与《龟策列传》的成文时间是很接近的。此种观念,敦煌写本《逆刺占》犹存,言“戌时来占,病苦腹,四支皆痛,祟在外,亡有口舌,许不与祀,谢之。[46]笔者引用部分,在写本中称“右件,此京房逆刺。”因此这部分内容不排除确实传自京房的可能。

 

丙,。有鸟将来,文身翠翼。今夕何日〈夕〉,吉乐独极。泽(释)怒亡(忘)忧,适中我意。有人将来,嘉喜毋亟(极)。吉,祟百

整理者言:“此卦,《日·荆》作‘,有鸟将来,文身翠翼。今日何日夕〔夕字衍〕,吉乐独极。绎(释)恶忘恧(忧),适中我意。有人将来,喜无各〈咎〉。吉’。[47]此卦对应《管公明卜法》:“凤凰于飞,奋迅羽翼。拂除凶咎,主人福德。良时吉日,安乐无极。病者必差,远行定来。求官得官,求财得财。大吉。”《周公卜法·周公卦》:“凤鸟高台,奋翼徘徊。病者自差,祸去福来。所求皆得,横入钱财。行人即至,宅舍无灾。此卦大吉。”不难看出,《荆诀》的“文身翠翼”先是演变为《管公明卜法》的“奋迅羽翼”,二者在读音上的相似性是明显的,至《周公卜法》的“奋翼徘徊”,则只是继承了《管公明卜法》“奋迅羽翼”的句意,在词句上就只保留了“翼”字了。《荆诀》的“今日何日,吉乐独极”到《管公明卜法》的“良时吉日,安乐无极”仍有演变痕迹可寻,《周公卜法》中则已无对应句子。《荆诀》的“适中我意”到《管公明卜法》的“求官得官,求财得财”再到《周公卜法》的“所求皆得,横入钱财”,《荆诀》的“有人将来”到《管公明卜法》的“远行定来”再到《周公卜法》的“行人即至”也是属于近义代换关系。

整理者言:“‘有鸟将来’,此卦与下丁卦、壬卦、癸卦、卯卦、午卦、未卦,均以鸟为占,古人叫鸟情。[48]所言不确。《荆诀》中二有飞鸟之象,则为“文身翠翼”的凤象,中分的四为文身,上分和下分的三为翠翼。这只是由卦象起兴的卦辞,与以现实中所见到的飞鸟鸣叫、飞行情况占卜吉凶的“鸟情占”并非一类。鸟情占在《太白阴经·占云气篇》犹有引文,如“经曰:巳酉为宽大之日,时加巳酉,鸟鸣其上,有酒食。”就是以鸟鸣的时辰为占。

整理者言:“‘文身翠翼’,身上有花纹,翅膀是绿色。[49]由《管公明卜法》和《周公卜法》的卦辞来看,这里所言“文身翠翼”的鸟应该就是凤鸟。

整理者言:“‘今夕何日’,当作‘今夕何夕’或‘今日何日’。简文既有‘今日何日’,也有‘今夕何夕’,两者常混淆。[50]笔者则认为,此处似当按《日书·荆诀》读为“今日何日”,即前一“日”字误书为“夕”字,而不是后一“日”字为“夕”字之误,下文辰卦的“夕”字也当是“日”字之误。也就是说,在《荆诀》中只有“今日何日”,并无“今夕何夕”。独极,盖是指前面的“吉乐”,即是说今日只有吉乐达到了极限。“释怒”当是指原本为祸作祟者百厉会消除怒意,“忘忧”则对应于《周公卜法》所言“病者自差”和《管公明卜法》的“病者必差”。《荆诀》中凡吉卦皆是有人将来,此点前文已言。“嘉喜”于传世文献始见于且数见于《易林》,将此于前文所言“‘不盈者’于传世文献始见且数见于《汉书·律历志》所载《三统历》术文”结合来看的话,当可确定《荆诀》与《易林》和《三统历》的成文时间非常非常接近,因此语词分析上确实支持整理者所言“我们推测这批竹书的抄写年代应主要在汉武帝后期,下限不晚于宣帝。

整理者言:“‘百’,待考,下寅卦也有这个词。[51]笔者以为,“”似当读为“百厉”,指那些无后得不到祭祀的鬼魂。《礼记·祭法》:“王为群姓立七祀:曰司命,曰中霤,曰国门,曰国行,曰泰厉,曰户,曰灶。王自为立七祀。诸侯为国立五祀:曰司命,曰中霤,曰国门,曰国行,曰公厉。诸侯自为立五祀。大夫立三祀:曰族厉,曰门,曰行。适士立二祀:曰门,曰行。庶士、庶人立一祀。或立户,或立灶。”孔疏:“曰泰厉者,谓古帝王无后者也。此鬼无所依归,好为民作祸,故祀之也。……曰公厉者,谓古诸侯无后者,诸侯称公,其鬼为厉,故曰公厉。……曰族厉者,谓古大夫无后者鬼也。族,众也。大夫众多,其鬼无后者众,故言族厉。”比较《荆诀》中为祟者与先秦至两汉时期的祭祀对象,不难发现多数皆可对应。而《荆诀》这里的“”当指作祟的是某一类为数众多的鬼神,正与“厉”相应,故“”似即百厉。

 

丁,。善哉善哉,百事顺成。得天之时,弗召自来。〖翩翩〗蜚(飞)鸟,止阳〖之〗枝。美人将来,与议(我)相智(知)。中心爱之,不智(知)其疵。吉。

整理者言:“此卦,《日·荆》作‘,善哉善哉,百事顺成。得天之时,弗召自来。介介非(飞)鸟,止阳之枝。美人将来,与我相智(知)。中心爱之,不智(知)其赃。吉。’[52]此卦对应《管公明卜法》:“传送于归,将行其时。不呼自至,不唤自随。百庆方就,万福消微。大吉。”而若按卦划对应,此卦本是对应《周公卜法·震卦》:“河中无水,乘难度之。所求不得,疾病悲苦。经求损折,钱财不聚。行人未至,须慎官府。此卦大凶。但这样《周公卜法·震卦》的“大凶”与《荆诀》和《管公明卜法》的“吉”就不一致了。与此类似,《荆诀》的未卦及其对应的《管公明卜法》皆言是“凶”,而未卦对应的《周公卜法·巽卦》则言“吉”,且《周公卜法·巽卦》有“求事得达”、“百事无疑”句可与《荆诀·丁卦》对应。《荆诀》丁卦卦划是,未卦卦划是,因此上,笔者认为,很可能是《周公卜法》在流传中弄混了卦划,才导致震卦与巽卦的卦辞吉凶判断与《荆诀》及《管公明卜法》不符。那么,《荆诀·丁卦》当对应《周公卜法•巽卦》:“凤飞高台,众鸟集之。求事得达,嫁娶相宜。经求得利,百事无疑。病者自差,行人即归。此卦大吉。”《荆诀·未卦》才当对应《周公卜法·震卦》。

《尚书大传》有“万事顺成”,马王堆《易之义》有“大事顺成”,皆与《荆诀》措辞类似。睡虎地秦简《日书》甲种有“阳日:百事顺成,邦郡得年。[53]更说明《荆诀》与睡虎地秦简《日书》颇有关联。成文于战国末期的《管子·禁藏》有“得天之时而为经,得人之心而为纪。”《鹖冠子·道端》及《文子·精诚》、北大简《老子》第三十七章皆有“弗召自來”句[54]可与《荆诀》对应。结合前文所言,当可判断,《荆诀》初成文即是在战国末期,其后有秦时抄本,再经汉人抄写增改,最后的成文时间当即汉昭帝至汉宣帝时期。

整理者言:“‘蜚鸟’,读‘飞鸟’。上有缺文,《日·荆》作‘介介’,卯卦有‘介〖介〗(霭霭)者’。‘介介’是形容,疑文有误,当作‘翩翩飞鸟’。下卯卦《日·荆》对应简文有‘㴜㴜(翩翩)非(飞)鸟’,未卦有‘偏偏(翩翩)蜚(飞)鹄’。[55]翩翩飞鸟,止阳之枝”当是丁卦的卦象起兴诗句,本该是首句,《周公卜法》即是先言众鸟,后言百事,而且《荆诀》这里自“翩翩飞鸟”至“不知其疵”是押支部韵,与前两句明显不同,因此《荆诀》的“善哉善哉,百事顺成。得天之时,弗召自来。”两句笔者颇疑是秦汉时人为强调丁卦大吉而增益补入的词句。

整理者言:“‘止阳枝’,落在向阳的树枝上。《日·荆》作‘止阳之枝’,似可补‘之’字。[56]阳之枝”即指下分的四,“得天之时”指与上分的四相合,“翩翩飞鸟”即中分的二。

整理者言:“‘美人’,又见下子、丑、卯、午四卦。[57]《荆诀》中的“美人”与“吉人”、“远人”并无本质差别,诗句的重点在于有人将来,《荆诀》中凡吉卦皆言有人将来,此点前文已言。“中心爱之”句,于传世文献始见于《论衡·祭意》:“中心爱之,故饮食之。”说明《荆诀》篇的最后成文时间距《论衡》不远。

 

戊,冥冥之海,吾独得其光。雷电大阴,〖吾〗蜀(独)得阳。有人将至,贵如公王。树木未产,其叶綪綪(青青)凶事尽除,吉事顺成。吉。

整理者言:“此卦,《日·荆》作‘,冥【冥】者每(海),吾独得其【光】,霞)太阴,吾得其阳。有人将至,贵〖如公王〗。野木未华,緑叶青青。凶事〖尽除〗,吉事顺成。’[58]此卦对应《管公明卜法》:“云雨天阴,吾得其阳。幽幽冥冥,吾得其光。仙人来至,吾免玄黄。忧病除差,福禄吉昌。”《周公卜法·先〈兑〉卦》:“云飞上天,投得其阳。仙若卜求觅,得事皆吉。怀孕是男,永无灾殃。经求得利,住宅平安。此卦大吉。”《荆诀》的“雷电大阴,吾独得阳”先是演化为《管公明卜法》的“云雨天阴,吾得其阳。”然后是《周公卜法》的“云飞上天,投得其阳。”《荆诀》的“冥冥之海,吾独得其光。”在《管公明卜法》中犹有对应的“幽幽冥冥,吾得其光。”而《周公卜法》已没有可以对应的句子。《荆诀》中的“有人将至,贵如公王。”至《管公明卜法》则言“仙人来至,吾免玄黄。”韵同但意思已经变了。《荆诀》的“树木未产”云云更是在《管公明卜法》和《周公卜法》中已无对应内容。

整理者言:“‘冥’,有昏暗之义,写法同甲卦。《日·荆》脱重文号。[59]冥冥之海,即指下分的二。

整理者言:“‘吾独得其光’,海面昏暗,而我独得其光。《日·荆》脱‘光’字。[60]独得其光”、“独得其阳”皆指中分的一,一在中分为有得之象。“雷电大阴”则是指上分的三。

整理者言:“‘公王’,同‘王公’,为叶韵而倒之。[61]一在中分为有得,凡此皆为吉卦,前文已言,吉卦皆为有人将来,因此是“有人将至,贵如公王”。

整理者言:“‘树木未产’,树木未生。《日·荆》作‘野木未华’。[62]此句的“未产”是指树木尚未生花结果,与《日·荆》的“未华”同义。

整理者言:“‘其叶綪綪’,读‘其叶青青’。《日·荆》作‘緑叶青青’。[63]这里是将上分的三比做枝叶,将中分的一比做树干,将下分的二比作树根,故全卦之象为“树木未产,其叶青青”。

 

己,。泰官甚敬,身独禺(遇)恶。且恐且惧,身毋定处。中心不乐,相追道路。请谒不得,独留毄(系)舍。〖先〗来其祟,后乃毋故。凶。

整理者言:“此卦,《日·刑》作‘,大官甚敬,身独恶。且恐臞(惧),身毋定处。中心不乐,相追道逢。请谒不得,独留毄(系)舍。人〈先〉来祟,得〈后〉乃毋故。不吉。’[64]此卦对应《管公明卜法》:“有鸟冲天,幽幽冥冥……”而如果按照卦划来对应的话,《荆诀·己卦》本是对应《周公卜法·越王卦》:“河中有船,往而取之。经求得利,吉日良时。福德自至,喜乐无悲。官事自散[65],行人即归。此卦大吉。”但因为《周公卜法》中《桀纣卦》与《越王卦》是相邻的,且《周公卜法·越王卦》占辞与《管公明卜法》中对应于《荆诀·巳卦》的卦辞“河中有船,天皇截之。福禄自至,不须忧疑。大庆□□,□□□垂。官事解散,病者必差。此卦大吉。”非常接近,因此笔者认为,很可能是《周公卜法》的抄者将《桀纣卦》与《越王卦》的顺序抄反了,即《荆诀·己卦》所对应的似当为《周公卜法·桀纣卦》:“鸟在虚空,行往不通。中路有忧,求事难得。所作不成,终无所益,行人失财,官事无理。此卦大凶。”《荆诀·巳卦》对应的才是《周公卜法·越王卦》,这样调整之后,《周公卜法·桀纣卦》与《荆诀·己卦》同为凶卦,《周公卜法·越王卦》与《荆诀·巳卦》同为吉卦,正相吻合。且《周公卜法·桀纣卦》:“鸟在虚空,行往不通。”与《管公明卜法》:“有鸟冲天,幽幽冥冥……”也可对应。

整理者言:“‘泰官’,读‘大官’,指地位较高的官员,即下文请谒的对象。案:秦汉官制有大官一职,负责膳食,为厨官之长,出土汉代金银器和铜器或作‘泰官’,与此不同。[66]《荆诀》己卦似脱起兴诗句,若比照《管公明卜法》与《周公卜法》的话,前面的起兴诗句当也有“幽幽冥冥”或“行往不通”之意。

整理者言:“‘身独禺恶’,‘禺’读遇。《日·荆》作‘身独恶’,脱「遇」字。[67]前文已言,三在中分为患害、为阻碍,因此有“泰官甚敬,身独遇恶”。

整理者言:“‘且恐且惧’,《日·荆》作‘且恐〖且〗臞(惧〕’,脱一「且」字。[68]己卦上分、中分皆为三,而仍然要往见,所以说“且恐且惧,身毋定处”。

整理者言:“‘相追道路’,指一路追随大官,希望见到他。‘路’当韵脚,与上‘恶’、‘处’叶鱼部韵。《日·荆》作‘相追道逢’,‘逢’是‘路’之误。[69]中分的三为阻碍,因此有欲见而不见之象。

整理者言:“‘请谒不得’,是占谒官,与上‘大官’有关。请谒是古代占卜常见的事项。[70]自战国以来,请谒就成为一种很重要的干禄方式,由于多是私下会面,因此往往被诸子所反对,如《商君书·错法》:“故人君者先便请谒而后功力,则爵行而兵弱矣。”《管子·立政》:“请谒任举之说胜,则绳墨不正。 《管子·八观》:“请谒得于上,则党与成于下。”《墨子·杂守》:“虽有请谒,勿听。”《荀子·王霸》:“乱世则不然,污漫突盗以先之,权谋倾覆以示之,俳优、侏儒、妇女之请谒以悖之,使愚诏知,使不肖临贤,生民则致贫隘,使民则极劳苦。”《韩非子·八奸》:“故财利多者买官以为贵,有左右之交者请谒以成重。功劳之臣不论,官职之迁失谬,是以吏偷官而外交,弃事而财亲。”《韩非子·八奸》:“人臣者,非名誉请谒无以进取,非背法专制无以为威,非假于忠信无以不禁,三者,惛主坏法之资也。”而正是由于这种方式往往为中下层所常用,故《日书》中习见关于“请谒”的占问内容,如睡虎地秦简《日书》的“请谒,得”、“可请谒”、“利以鱼猎、请谒”、“除日,可以请谒”,放马滩秦简《日书》的“夕,请谒,听”、“请谒难得,有为难成”、“请谒得,有为成”,周家台30号秦墓《日书》的“请谒,听”、“请谒,许”、“请谒事也,不成”、“门有客,所言者请谒、狱讼事也”,其例甚多。请谒不得又见《史记·龟策列传》、《易林·豫之恒》,前文已言,这说明《荆诀》的成文时间当即在秦简《日书》、《龟策列传》及《易林》成文的这个时间范围内。

整理者言:“‘独留毄舍’,‘毄’读系,指稽留客舍。[71]“独留”始见于《楚辞·远游》:“神倏忽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独留。”这仍然说明《荆诀》的成文当不早于战国末期。

整理者言:“‘来其祟’,上疑脱‘先’字。《日·荆》作‘人来祟’,‘人’是先之误。下午卦有‘前如凶,后乃吉光’,是类似词句。‘先’或‘前’皆与‘后’相对。[72]此处“”当也是“求”字之误。南宋范致明《岳阳风土记》载:“荆湖民俗……疾病不事医药,惟灼龟打瓦,或以鸡子占卜,求祟所在,使俚巫治之。”仍可见荆楚地区遇到疾祸就求祟的习俗。

整理者言:“‘后乃毋故’,《日·荆》作‘得乃毋故’。‘得’是后之误。‘毋故’是没有事故,不出乱子。[73]所说似不确。若以“‘毋故’是没有事故,不出乱子”那么此卦就不是凶卦了,因此“毋故”恐当解作没有找到缘故、因由,即求祟而终不知由,这样解释才与此卦前面所形容的求而不得相合。

 

壬,。凡(凤)鸟不处,羊羊(洋洋)四国。我欲见之,多害不得。疾蜚(飞)哀鸣,忧心墨墨(默默)。劳身毋功,其事不得。凶,祟外、死不葬。

整理者言:“此卦,《日·荆》作‘,〖凡(凤)〗鸟不处,羊羊(洋洋)四国。我欲见之(‘我’,写法类似弗或弟。楚文字的义字,下半常写成这样),多害弗得。疾非(飞)哀鸣,恧(忧)心黑黑(默默)。劳身毋攻(功),其事不得。不吉’。[74]此卦对应《管公明卜法》:“皇帝入山,道逢福仙。对共谈话,勤心上天。百福云集,三品日迁。口舌消灭,福禄自然。大吉。”《周公卜法·乾卦》:“皇帝入山,路逢仙人。言对论议,财物升天。福禄集会,求事难疑。病人自差,官事不成。此卦大吉。”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卦划一致,但《管公明卜法》和《周公卜法》皆以为此卦是大吉之卦而且卦辞相互吻合,二者都与《荆诀》的卦辞大异。以中分为三而论,此卦在《荆诀》中本即不吉,所以由此卦当可判断,《管公明卜法》和《周公卜法》相互关系更为接近。

整理者言:“‘凡鸟’,读凤鸟。凡、凤都是并母侵部字。[75]二为鸟象,故凤鸟对应于上分的二。三在中分为阻碍之象,一在下分为泽象,所以言“凤鸟不处”。

整理者言:“‘羊羊’,读洋洋,盛大广远貌。‘四国’,东国、南国、西国、北国。这两句是形容凤鸟高飞,无远弗届。[76]所说似不确。此处的“洋洋”,是形容无所归属的样子,《楚辞·九章·哀郢》:“顺风波以从流兮,焉洋洋而为客。”王逸注:“洋洋,无所归貌也。”所以此句仍然是说凤鸟于四方无所归属。“我欲见之,多害不得”也仍是言三在中分为患害、阻碍之象。

整理者言:“‘墨墨’,《日·荆》作‘黑黑’,皆读‘默默’。[77]此句与上句位置似当互换,即“凤鸟不处,洋洋四国。疾飞哀鸣,忧心默默。我欲见之,多害不得。劳身毋功,其事不得。”似更通顺一些,下文未卦“翩翩飞鹄,不㱃不食。疾飞哀鸣,所来不得”即是同样句式的用例。

整理者言:“‘死不葬’,死无葬身之地。[78]祟外”即无所处,“死不葬”即无所归,因此这里所说与前面的卦象起兴是相应的。“”与“死不葬”为并列关系,故二者之间当为顿号,整理者原作逗号,误。

 

癸,。玄鸟朝蜚(飞),羊羊(洋洋)翠羽。与人皆(偕)行,其身蜀(独)处。请谒云若(诺),有欲弗许。今日何日,吉人将来。日〖夜望之〗,□(责)来会期。吉,祟王父母,〖小吉〗。

整理者言:“此卦,《日·荆》作‘〖〗,〖玄〗鸟朝非(飞),羊羊(洋洋)翠羽。与人偕行,其〖身〗独处。请谒云若,有欲〖弗许。今日〗可(何)日,吉〖人〗将得。日夜望之,责来会期。少(小)吉。’[79]此卦对应《管公明卜法》:“天马驰骋,起与人俱。吾得吉利,终身欢娱。此卦大吉,病者得除。所求皆得,所愿皆成。妇人有娠,生男吉利。”《周公卜法·孔子卦》:“飞鸟高翔,身得其光。前虽忧恐,后大吉昌。怀孕是男,保无灾殃。病人自差,官事无伤。此卦大吉。”此卦《周公卜法》的起兴卦辞一反前例,相较于《管公明卜法》而言,“飞鸟高翔”与“玄鸟朝飞”明显更为接近些。因此,笔者以为,此卦《管公明卜法》的首句原本可能是“玄鸟□□”,讹为“天马□□”后,被后人据前文补入了“驰骋”二字,才变成现在的“天马驰骋”。

整理者言:“‘玄鸟’,燕子。下午卦也有‘玄鸟’。[80]二为飞鸟,飞鸟在下分为朝飞。有必要说明的是,古代玄鸟并非就一定是指燕子,如《文选·张衡〈思玄赋〉》:“子有故于玄鸟兮,归母氏而后宁。”李善注:“玄鸟,谓鹤也。”《后汉书·张衡列传》李贤注:“有故于玄鸟,谓卜得鹤兆也。”所说之鹤,当即是典籍所称玄鹤,《韩非子·十过》:“师旷不得已,援琴而鼓。一奏之,有玄鹤二八,道南方来,集于郎门之垝。”《楚辞·七谏·沉江》:“枭鸮旣以成群兮,玄鹤弭翼而屏移。”洪兴祖《补注》:“《史记》:‘师旷鼓琴,有玄鹤二八舞于廊门。’《山海经》:‘雷山有玄鹤,粹黒如漆,其寿满三百六十岁则色纯黒。昔黄帝习乐于昆仑山,有玄鹤飞翔。’”晋代崔豹《古今注·鸟兽》:“鹤千岁化为苍,又千岁变为黑,所谓玄鹤是也。”“千岁化为苍”当即指现在所说的灰鹤,而准确地说,鹤没有黑色的,故笔者以为,玄鹤当是指现在所说的黑鹳。据《中国鸟类志》对黑鹳的介绍:“大型涉禽,体长100~120cm,体重2~3kg,在地上站立时身高近1m。头、颈、脚均甚长,上体黑色,下体白色,嘴和脚红色。在我国还未见有与之相似的种类,野外不难辨识。……国内繁殖于新疆塔里木河流域、天山山地、阿尔泰山地、准噶尔盆地和东部盆地,青海西宁、祁连山,甘肃东北部、中部、西南部祁连山、西北部张掖、酒泉、敦煌,内蒙古自治区西北部、中部伊克昭盟、东胜、乌梁素海、呼和浩特、东北部巴林、赤峰、阿伦河,黑龙江省哈尔滨、山河屯、牡丹江,吉林省长白山,辽宁省熊岳、朝阳、鞍山,河北省北部燕山,河南伏牛山,山西北部,陕西北部延安等地;越冬于山西、河南、陕西南部、四川、云南、广西、广东、湖南、湖北、江西、长江中下游和台湾。[81]由此可以知道,黑鹳是山区的大型涉禽。又据该书介绍:“秋季在我国主要在9月下旬至10月初开始南迁,春季多在3月初至3月末到达繁殖地[82]可见在中国北方地区,黑鹳与燕子有着类似的迁徙时间,都是基本在仲春迁来,仲秋迁去。于今可见文献,自《夏小正》的传文称“玄鸟也者,燕也”及《吕氏春秋·音初》:“有娀氏有二佚女,为之九成之台,饮食必以鼓。帝令燕往视之,鸣若谥隘。二女爱而争搏之,覆以玉筐,少选,发而视之,燕遗二卵,北飞,遂不反,二女作歌一终,曰‘燕燕往飞’,实始作为北音。”至《诗经·商颂·玄鸟》:“天命玄鸟,降而生商。”郑笺:“玄鸟,鳦也。春分,玄鸟降。汤之先祖有娀氏女简狄配高辛氏帝,帝率与之祈于郊禖而生契,故本其为天所命,以玄鸟至而生焉。”玄鸟是燕子就成为了主流之说。但是,陈平先生在《燕国“燕”名之由来与“燕亳”、“匽亳邦”再议》中就提到“以‘燕’称两周之姬姓燕国,渊源应来自于秦系文字。故自秦简、西汉简牍文字起,称燕国便流行秦系文字的‘燕’字,这应当是秦始皇以秦系文字统一天下文字的结果。而燕、齐、中山等山东六国系文字称姬国燕国,却均为‘匽’或‘郾’。[83]今所见两周时期的古文字,确实没有“燕”字,而若将“玄鸟也者,燕也”还原为“玄鸟也者,匽也[84]就会出现一个问题,因为《尔雅·释鸟》称:“鶠,凤;其雌皇。”邢昺疏:“凤,一名鶠。”《说文·鸟部》:“鶠,鸟也,其雌皇。从鸟匽声。一曰凤皇也。”皆是以为鶠即凤鸟,而《左传·昭公十七年》:“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则说明凤鸟与玄鸟仍然有一定差别。由此,有必要回溯一下古代的凤鸟究竟为何种鸟类,《山海经·南次三经》:“丹穴之山,其上多金玉。丹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渤海。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皇。”郝懿行疏:“《史记·司马相如传》正义、《文选注·颜延之赠王太常诗》、《艺文类聚》九十九卷及《初学记》五卷引此经,‘鸡’并作‘鹤’;薛综注《东京赋》引作‘鹄’。”《一切经音义》、《春秋左传正义》、《毛诗正义》、《尔雅注疏》引《山海经》亦皆言凤凰“状如鹤”,故可知“鸡”为“鹤”字之讹。因此,凤凰应该很接近于现在的鹤类。《诗经·大雅·卷阿》:“凤皇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荀子·哀公》:“其政好生而恶杀焉,是以凤在列树,麟在郊野。”《文选·嵇中散言志诗》注引《庄子》:“老子叹曰:吾闻南方有鸟,其名为凤,居积石千里,河海出下,凤皇居上。天为生树名琼枝,高百二十仞,大三十围,以琳琅为实。”《文选·张景阳〈七命八首〉》注引《礼瑞命记》:“黄帝服黄服,戴黄冠,斋于宫,凤乃蔽日而来,止帝园,食竹实,栖帝梧桐,终不去。”《韩诗外传·卷八》:“黄帝既位,施惠承天,一道修德,惟仁是行,宇内和平,未见凤凰,惟思其象,夙寝晨兴,乃召天老而问之曰:‘凤象何如?’天老对曰:‘夫凤之象,鸿前而麟后,蛇颈而鱼尾,龙文而龟身,燕颔而鸡啄,戴德负仁,抱中挟义。小音金,大音鼓。延颈奋翼,五彩备明。举动八风,气应时雨。食有质,饮有仪。往即文始,来既嘉成。惟凤为能通天祉,应地灵,律五音,览九德。天下有道,得凤象之一,则凤过之;得凤象之二,则凤翔之;得凤象之三,则凤集之;得凤象之四,则凤春秋下之;得凤象之五,则凤没身居之。’黄帝曰:‘於戏,允哉!朕何敢与焉!’戴黄冕,致斋于中宫,凤乃蔽日而至。黄帝降于东阶,西面,再拜稽首曰:‘皇天降祉,敢不承命!’凤乃止帝东园,集帝梧桐,食帝竹实,没身不去。”由以上内容可知,凤鸟不只类似于鹤,而且应该有树栖、杂食的特征,现代鹤类中只有冠鹤有树栖习性,此习性为原始鹤类的遗存。因此就不难判断,先秦时期所称凤鸟,应该是一种与现在的非洲冠鹤很相似但今已灭绝的原始鹤类,有着冠羽和较长的尾羽,树栖,杂食。与此相应,被称为玄鸟的鶠,自然也就只对应于现在的黑鹳了。鹳在体型、习性、善舞等方面都和鹤非常相似,《埤雅·释鸟》引《禽经》即有“鹳生三子,一為鹤”的传说,且鹳为见母元部,鶠为影母元部,二者在读音上也是非常接近的。《荆诀》下文称“玄鸟朝食,南山之阳”,这与黑鹳是山区的大型涉禽也非常吻合。

整理者言:“‘羊羊翠羽’,‘羊羊’读洋洋,盛美貌。‘翠羽’是緑色。燕子只有黑羽,没有翠羽,这里的描述并不严格。[85]所说不确,鸟类的黑色羽毛在不同角度的光线照射下往往会折射出蓝绿等色彩,故称翠羽不误。如《中国动物图谱》即描述家燕“前额深栗,上体余部包括头侧以及两翼的内侧复羽和飞羽纯黑,而闪着金属蓝色;两翼余羽及尾羽概黑褐,而略带暗绿反光。[86]《中国鸟类志》描述黑鹳也有“头、颈、上体和上胸黑色,颈具辉亮的绿色光泽。背、肩和翅具紫色和青铜色光泽,胸亦有紫色和绿色光泽。[87]所以,无论按居于主流的旧说认为玄鸟是家燕,还是按笔者的观点认为玄鸟是黑鹳,都可以形容为“洋洋翠羽”。

整理者言:“‘请谒云若’,犹言‘请谒等事’。[88]笔者则以为,请谒即请求谒告,云即曰,若即诺。癸卦有欲见吉人之象,因此利于请谒。

整理者言:“‘有欲弗许’,犹言‘有求不允’。[89]《荆诀》中,如果中分是三则是阻碍,如果中分是一则是得人,如果中分是二、四则为将来而未来。本卦上分、中分、下分皆为鸟象,因此是未得人,所以前文言“与人偕行,其身独处。”然后因为是现在独处未得吉人之助,所以才说“有欲不许”。

整理者言:“‘吉人将来’,《日·荆》作‘吉【人】将得’。[90]前文言“请谒云若,有欲弗许”,此句按中分的二则有得吉人相助之象,所以是“吉人将来”。

整理者言:“‘口来会期’,‘口’,左半不清,似从手,右半从责,《日·荆》作‘责’,此句犹言‘求来相会’。[91]此句的“”似也当是“求”字之误。《诗经·王风·君子于役》:“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曷其有佸?”毛传:“佸,会也。”郑笺:“行役反无日月,何时而有来会期。”其期待相会之期的心情与本句正为相似。

整理者言:“‘王父母’,直系的祖父、祖母。《尔雅·释亲》:‘父之考为王父,父之妣为王母。’[92]王父母”与下文的“泰父母”实无差别,前引里耶秦简已提到有“毋敢曰王父曰泰父”的内容,因此这里的“王父母”也许是改而未尽的遗漏部分。当然,也完全可能秦时抄本如同《日书·荆诀》一样没有“祟王父母”这一句,汉时抄者另有楚本,校对时据楚本补入了此句。

 

子,。善哉首,如登高台。布(甫)有美人,弗召自来。齐其翠羽,或(又)与(举)旌旗。非以为首,如登高丘,安而毋轨(咎)。今日何日,远人将来。吉,祟在司命。

整理者言:“此卦,《日·荆》作‘〖,善哉首,如登高〗台。□(甫)有美人,弗召自来。齐其翠羽,有(又)〖举旌旗〗。非以为首,如登高丘,安而〖毋〗咎。今日何日,袁(远)人将来。吉’。[93]此卦对应《管公明卜法》:“性净心开,如登高台。乃有神人,不召自来。所向和合,横得钱财。病者自差,行者速回。吉利。”《周公卜法·赤松卦》:“时时如上高台,贤人不召自来。经求和合,横事钱财。病者不死,行人到来。官事不成,此卦大吉。”《荆诀》的“如登高台。甫有美人,弗召自来。”先是演化为《管公明卜法》的“如登高台。乃有神人,不召自来。”后又成为《周公卜法》的“如上高台,贤人不召自来。”笔者以为,对照《荆诀》和《管公明卜法》,则《周公卜法》的原文恐当是“时时□□,如上高台。□□贤人,不召自来。”今所见版本似是抄者直接略过了缺文形成的。《荆诀》言“美人”,《管公明卜法》言“神人”,《周公卜法》言“贤人”,可见正如前文分析所言,重点在于得人或不得人,至于所得是“美人”、“吉人”、“远人”还是“神人”、“贤人”则不那么重要。

整理者言:“‘善哉首’,指子为十二支之首。[94]子卦不止为十二支之首,而且按前文分析所得,无论是按年首观念起于壬子,还是按竹简原编顺序起于癸子,明显都是重点在于始自子卦,这也说明《荆诀》很大程度上重视地支更甚于天干,因此才有“善哉首”。

整理者言:“‘如登高台’,‘高台’疑指下爻。下‘如登高丘’,可能也是指下爻。[95]笔者则以为,中分的一和下分的三合观,才有登高之象,重点是“”,而非“高台”,这与前言“”重点是得人,而非“美人”相似。

整理者言:“‘布有美人’,‘布’读甫,甫训始,亦取首义。‘美人’疑指中爻。[96]所言“‘美人’疑指中爻”不确,本卦中分是一,丁卦中分是二、午卦中分是四,同样皆言“美人”,可见“美人”不是指中爻。前文分析已言,凡吉卦皆为有人将来的得人之象,凶卦皆为有人不来的失人之象,一在中分即得人,三在中分即不得人,二、四在中分为则吉卦为所求未至、凶卦为求而不来,至于是否指“美人”则并不重要。

整理者言:“‘齐其翠羽’,疑指丑卦的‘羽盖’。[97]所说是,《文选·司马相如〈子虚赋〉》:“张翠帷,建羽盖。”李善注:“翠帷羽盖,谓以翠羽饰帷盖。”即是本句的“齐其翠羽”。《周礼·春官宗伯·巾车》:“王后之五路:重翟,钖面、朱总。厌翟,勒面、缋总。安车,雕面、鹥总。皆有容盖。翟车,贝面、组总、有握。辇车,组挽、有翣、羽盖。”蔡邕《独断》卷下:“凡乘舆车皆羽盖、金华爪、黄屋、左纛、金鋄、方釳、繁缨、重毂副牵。”《韩诗外传》卷二:“闵子曰:吾出蒹葭之中,入夫子之门,夫子内切瑳以孝,外为之陈王法,心窃乐之;出见羽盖龙旂裘旃相随,心又乐之;二者相攻胸中而不能任。”皆可见比较华贵的车有羽盖为饰。

整理者言:“‘或与旌旗’,读‘又举旌旗’。《日·荆》作‘有(又)【举旌旗】’。[98]这里描述的是美人“弗召自来”时车队的盛况。

整理者言:“‘安而毋轨’,《日·荆》作‘安而〖毋〗咎’。轨是见母幽部,咎是群母幽部字,古音相近。‘毋轨’当读‘毋咎’。[99]此句明显是以“轨”、“咎”为之部韵字,李新魁先生在《上古音“之”部及其发展》中言“与之部的牛久旧等字的情况相反,汉代时,本属幽部的‘轨’字,却又转入之部。扬雄《博士箴》、傅毅《洛都赋》中,轨字与士字相押;崔篆《慰志赋》轨与齿、子相押,这表明轨字从幽部转入之部,大概也在这个时期。[100]

整理者言:“‘司命’,古代司人寿命长短的神。《楚辞·九歌》有大司命、少司命。[101]葛陵楚简乙一22已有“有祟见于司命[102],北大简《周驯》也有“天监临下,日临九野。尔杀不当,司命在户。[103]至敦煌写本《逆刺占》犹有“巳时来占,病咽喉不能下食,坐犯徙动门户,犯土公,祟在司命,急解之。午时来占,病苦心痛,四支不随,祟在司命、废灶不赛,急谢之。未时来占,病四支构急,祟在司命、废灶不祷不赛,急解之,吉。[104]这部分《逆刺占》与前文所引“祟在外”条同为《京房逆刺》部分,因此其言“祟在司命”可与《荆诀》比较当不为无故。

 

丑,。沛沛羽盖乎,吾谁与持之?道路曲(瞩)望,美人不来。(既)大有(又)小,如羊与牛。所来不得,或为之患。虽欲行作,有闭于关。祟阳。

整理者言:“此卦,《日·荆》作‘〖,沛沛羽盖乎,吾谁与持之?道路〗曲(瞩)望,美人不来。暨(既)大有(又)小,如羊与牛。〖所〗来〖不得,或为之患。虽欲行作,有闭于〗关粱(梁)。不吉’。[105]此卦对应《管公明卜法》:“神飞不高,徘徊畏岳。与雀相逢,横为卵喙。黄鸟失群,被人摄录。口舌横来,坐见牢狱。大凶。”《周公卜法·屈原卦》:“蝉飞尞木,树上取鱼。求事难得,官事迟除。病者难差,住宅不安。行人未至,终无所成。此卦大凶。”《荆诀》与《管公明卜法》、《周公卜法》三者此卦卦辞相差甚远,除同为凶卦外,仅《周公卜法》的“求事难得”、“行人未至”可与《荆诀》的“所求不得”、“美人不来”对应,推测《管公明卜法》或是别有所据,或是本卦卦辞全佚,后人参照其他卦辞重新编写了该卦卦辞。

整理者言:“‘沛沛’,本来是形容流水,这里指车马行旅川流不息。[106]所说是。《楚辞·九歌·湘君》:“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王逸注:“沛,行貌。”《文选·左思〈吴都赋〉》:“直冲涛而上濑,常沛沛以悠悠。刘逵注:“沛沛,行貌。”持,则当读为待[107]。丑卦起兴以路过的车队川流不息,而我却等不到要等的人,是求人而不得之象。

整理者言:“‘气大有小,如羊与牛’,‘气’当依《日·荆》,作‘暨(既)’,‘有’即又。这两句是形容眼前幻觉:美人不来,远处似有牛羊,忽大忽小。[108]所说不确,此句为用典,所用即《诗经·王风·君子于役》:“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 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 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曷其有佸? 鸡栖于桀,日之夕矣,羊牛下括。君子于役,苟无饥渴!”用意仍是表达思人而人不至。

整理者言:“‘或为之患’,犹言‘或为之忧’。[109]整理者释“所来不得”的“来”字仍是“求”字之误,当作“所求不得”,《荀子·正名》:“欲虽不可去,所求不得。”《易林·小畜之履》:“异国殊俗,使心迷惑,所求不得。”《易林·谦之奂》:“维邪南北,所求不得。”《易林·升之蒙》:“所求不得,失利后时。”《黄帝内经·素问》:“有所失亡,所求不得。”《抱朴子·内篇·登涉》:“所求不得,所作不成。”《管公明卜法》:“所求不得,徒失功夫。”皆是其句例。四在中分有关梁之象,这里说“所求不得,或为之患”,是以所求之人被关梁拦阻,所以为忧患之意。

整理者言:“‘虽欲行作’,下未卦有‘唯(虽)欲行作’。‘行作’,指出行和举事。[110]前已言,四在中分,有关梁之象,因此虽然想出行或者有为,但被中分的四所拦,即“有闭于关”。“祟阳”似当读为“祟殇”,睡虎地秦简《日书》甲种即有“庚辛有疾,外鬼、殇死为祟[111],《日书》乙种有“庚辛有疾,外鬼、殇死为眚[112],周家台30号墓秦简《日书》有“置居金,上公、兵死、阳(殇)主岁,岁在中[113]。本篇《荆诀》抄手在“祟阳”后似漏抄了“”或“不吉”。

 

寅,。山有玄木,其叶卑(披)离。劳心将死,人莫之智(知)。欲与美会,其后必离。有隐者,(云)古(胡)满满(懑懑)。晨鸣不会,直为人笑。祟行、灶、百,凶。

整理者言:“此卦,《日·刑》作‘〖,山有玄木,其叶卑(披)离。劳心将死,人莫〗之智(知)。欲与美会,其后必离。有意者,其心若忮。时禄不会,直为人若〈笑〉。不吉’。[114]此卦对应《管公明卜法》:“井底蝉鸣,树上钓鱼。所求不得,徒失功夫。钱财散失,家室空虚。忧忧殃祸,殃祸未除。凶。”《周公卜法·子推卦》:“井中取鸟,树上取鱼。求事不得,徒失功夫。官事失理,得病难除。卜得此卦,家宅贫虚。此卦大凶”《管公明卜法》卦辞与《周公卜法》的相关性很明显,二者皆与《荆诀》大异。

整理者言:“‘其叶卑离’,‘卑离’读披离。卑是帮母支部字,披是滂母歌部字,两汉韵文常以支、歌二部押韵,参看罗常培、周祖谟《汉魏晋南北朝韵部演变研究》(北京:中华书局,二〇〇七年)二四I二八页。披离有分散之义,这里形容枝叶扶疏。[115]本卦中分为三,上分为一,是树干粗壮而枝叶疏落之象。所以说“山有玄木,其叶披离”。“劳心”是因为思人而不得,《诗经》中例子甚多,如《诗经·齐风·甫田》:“无田甫田,维莠骄骄。无思远人,劳心忉忉。无田甫田,维莠桀桀。无思远人,劳心怛怛。

整理者言:“‘欲与美会’,欲与美人相会。[116]中分的三为患害、阻碍,因此有“欲与美会,其后必离。

整理者言:“‘有隐者’,‘隐’可训痛,这里指心有深痛。《日·荆》作‘有意者’。隐字右半与意相似,‘意’是讹写。[117]此句似本作“有隐者”,雲字下很可能原有重文符号〓被抄手漏抄了。三为,因此可以有上分与下分被所遮蔽的卦象。

整理者言:“‘云古满满’,疑读‘云胡懑懑’。‘懑’是愤懑之义。此句,《日·荆》作‘其心若忮’,意思是怀恨在心。案:‘云胡’见《诗经》,如《郑风·风雨》:‘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风雨萧萧,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云胡懑懑’是教我如何不郁闷的意思。[118]所说是,“云胡”即“云何”[119],《诗经·小雅·隰桑》:“既见君子,云何不乐?”《诗经·唐风·扬之水》:“既见君子,云何不乐?……既见君子,云何其忧?”皆是同类句式。

整理者言:“‘晨鸣不会’,‘晨鸣’是鸡鸣之时。此句正合《风雨》诗句。《日·荆》作‘时禄不会’。[120]二为飞鸟,飞鸟在下分,故为“晨鸣”,《荆诀》中类似的“玄鸟朝飞”、“玄鸟朝食”也是二在下分。中分的三为阻碍,所以是“不会”。

整理者言:“‘直为人笑’,《日·荆》作‘直为人若’,‘若’是笑之误。[121]劳心而莫知,晨鸣而不会,所有的心力都徒劳无功,因此有“直为人笑”。

整理者言:“‘行’、‘灶’,属于五祀之神(户、灶、门、行、中)。‘灶’,简文从穴从鼂。‘百’亦见上丙卦,其意不详,待考。[122]值得注意的是,《荆诀》和睡虎地秦简《日书》都未见门、户为祟的情况。[123]孔家坡汉简《日书》有“人炊祟[124],炊即灶[125],因此也是祟灶。周家台30号墓秦简《日书》有“置居火,筑囚、行、炊主岁,岁为下。”以行、灶属火,与通常的五祀对应五行不同,但和《荆诀》却有相通之处。

 

〖卯,。介介(霭霭)者,蔽天白日。美人不来,曰心疾。翩翩飞鸟,间关浮。吾召不来,或为是〗根(恨)。以车驰之,壹反壹顷(倾)。欲会美人,其事不成。凶,祟行、灶。

整理者言:“此卦,《日·荆》作‘,介〖介〗(霭霭)者云(),蔽天白日。美〖人〗不来,曰心疾。徧徧(翩翩)非(飞)鸟,间关浮云()。吾召不来,或为是根(恨)。以车驰之,〖一〗厕(侧)一顷(倾)。欲会美人,其事不成。不吉’。[126]此卦对应《周公卜法·坤卦》:“日月盛时,灵曜其光。所求皆得,道无关梁。前难忧除,后大昌吉。官事不成。此卦大吉。”不止卦辞不同,难以比较分析,而且吉凶也完全相反。

整理者言:“‘介介者’,读‘霭霭者’。介是见母月部字,霭是影母月部字,古音相近。下未卦有‘爱爱者’,‘爱爱’亦读‘蔼蔼’。[127]读“蔼蔼”是。《管子·侈靡》:“若夫教者,标然若秋之远,动人心之悲;蔼然若夏之静,乃及人之体,鴅然若謞之静。”《楚辞·离骚》:“霓之晻蔼兮,鸣玉鸾之啾啾。”《楚辞·九叹·逢纷》:“谗夫蔼蔼而漫著兮,曷其不舒予情。”王逸注:“蔼蔼,盛多貌也。”上分为天,三为象,在上分,即“蔼蔼者雲,蔽天白日”之象。“曰心疾”不足四字,可能是两个版本都漏抄一字,这也说明《荆诀》和《日·荆》本为非常接近的两个版本,应是有同一祖本的。

整理者言:“‘间关’,鸟鸣声。[128]所说不确。间关,即辗转。《一切经音义》卷四:“间关,古闲反,谓入出也。”《诗·小雅·车舝》:“间关车之舝兮,思娈季女逝兮。”清代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卷二十二:“《传》:‘间关,设舝貌。’瑞辰按:舝、辖古通用。《左传》叔孙赋《车辖》即此诗。《说文》:‘辖,车声也。’三家诗必有作‘辖’训为车声者,为《说文》所本。然以‘辖’为车声,不以‘间关’为车声也。‘间关’二字叠韵,《后汉书·荀彧传》:‘论曰……荀君乃越河冀,间关以从曹氏。’注:‘间关,犹展转也。’阮氏福曰:‘车之设舝则婉转如意,亦犹人之周流四方,动而不息,故论以为‘间关以从曹氏’,注以为‘犹展转也’。间关,言貌而不言声,当从《毛传》为是,《诗》无以叠韵省声之例,宋儒以为设舝声,失之。《后汉书·马援传》:‘间关跋涉’章怀注以为‘崎岖’亦非。[129]中分的二为飞鸟之象,上分的三为浮之象,飞鸟辗转于浮,即“翩翩飞鸟,间关浮

整理者言:“‘或为是根’,读‘或为是恨’,与上‘(云)古满满(懑懑)’呼应。[130]以整理者之意,“或为是恨”与前面寅卦的“云胡懑懑”呼应,则似是以之为占卜者之恨。但以本卦句意来看,应该是说美人之所以召之不来,是因为对占卜者有所怨恨。

整理者言:“‘壹反壹顷’,‘顷’读倾,《日·荆》作‘〖一〗厕(侧)一顷(倾)。反、侧义近。[131]所说是,《荀子·议兵》:“若飞鸟然,倾侧反覆无日,是亡国之兵也,兵莫弱是矣。”即是辞例。上分为三是,中分为二是鸟象,下分为一是泽象,鸟无所处则必然上趋于,车行于泽则必然倾覆,因此说“以车驰之,壹反壹顷(倾)。欲会美人,其事不成。

 

辰,。玄蠪(龙)在渊,持(待)才(在)天。嘉宾将来,以我〖为〗视〈亲〉。往来如矢,人莫之止。今夕何如〈夕〉,如得父母。盈意中欲,其后不诲(悔)。吉,祟社。

整理者言:“此卦,《日·荆》作‘〖,玄龙在渊,持(待)在天。嘉〗宾将来,以我为亲。往来如矢,人莫之□(止)。今日夕可(何)夕(日是衍文),如得父母。盈意〖中〗欲,其后不悔。吉’。[132]此卦对应《管公明卜法经·坎卦》:“鱼在深泉,乘云上天。待吾吉时,与我同迁。不期而会,不求自前。大富大贵,高枕高眠。大吉利。”《周公卜法·坎卦》:“龙在深泉,云飞上天。良时吉日,□□高迁。商价兴财,□□□千。官事自散,住宅平安。□□□□。”本卦《荆诀》起兴的诗句“玄龙在渊,待在天”与《管公明卜法》的“鱼在深泉,乘上天”和《周公卜法》的“龙在深泉,飞上天”非常一致,渊作泉是避唐高祖李渊讳,鱼龙的转化也为典籍常见,如《水經注·河水四》引《尔雅》曰:“鳣,鲔也。出巩穴,三月则上渡龙门,得渡为龙矣。

整理者言:“‘云持在天’,古书中的‘持’,经常读‘待’。[133]待为等候,本卦为象的三在下分而不在上分,因此为云龙未升之象,是待在天而未在天。所以《荆诀》后面说“嘉宾将来,以我为亲”,《管公明卜法》的卦辞也有“待吾吉时,与我同迁”。

整理者言:“‘以我视’,《日·荆》作‘以我为亲’,据补‘为’字,改‘视’为‘亲’。简文前四句,渊、天是真部字,从叶韵情况看,‘视’是亲之误。[134]龙待云升,云待龙起,辰卦下分为三,是有而未见龙,故有“嘉宾将来,以我为亲。”辰卦下分为三,中分为二,上分为一,顺次为下大上小,是有箭矢之象,所以为“往来如矢,人莫之止。”整理者以《日·荆》“今日夕何夕”的“日”字为衍文,笔者则以为前一“夕”字为衍文,后一“夕”字为“日”字之误,原句当为“今日何日”,《荆诀》此句“今夕何如”也当为“今日何日”之误。

整理者言:“‘盈意中欲’,《日·荆》脱‘中’字。[135]三二一分别为下分、中分、上分,次序俨然,丝毫不乱,所以说“盈意中欲”。这里也可以看出,《荆诀》数字排列顺序的倾向与清华简《筮法》相反。笔者在《清华简〈筮法〉解析》中就提到过,《筮法》中“卦的三爻出现九、八的频率要大于出现四、五的频率,二爻则绝无四、九这两个数字出现。也就是说,相对于初爻(下爻)而言,二爻(中爻)存在着倾向于取五至八这中间四个数字的特点,三爻(上爻)则有倾向于大数的特点[136],也就是从下往上,《筮法》倾向于数字越来越大,《荆诀》则倾向于数字越来越小。不过,《筮法》中这种倾向是直接以数字的出现率体现的,而《荆诀》中则是以吉凶的差别体现的。

整理者言:“‘其后不诲’,‘诲’读悔。《日·荆》作‘其后不悔’。[137]云龙登天,往而不返,所以有“其后不悔”。

整理者言:“‘社’,土地神。下未卦亦有社。[138]睡虎地秦简《日书》乙种有“社为眚[139]可以比较。

 

巳,。海有琅干(玕),南山有时(植)。时命将合,不期而相得。同心不去,结志不离。有人将来,直其(遄)盈。今日何日,百事皆成。吉,祟泰(大)父母。

整理者言:“此卦,《日·荆》作‘。每(海)有琅玕,南山有直(植)。时禄将会,不期相得。同心不去,结〖志不离。有人将来,直其遄盈。今日何日,百事皆成。吉〗’。[140]此卦对应《管公明卜法》:“海中有船,天皇截之。福禄自至,不须忧疑。大庆□□,□□□垂。官事解散,病者必差。此卦大吉。”以卦划而言,这里对应的应是《周公卜法·桀纣卦》:“鸟在虚空,行往不通。中路有忧,求事难得。所作不成,终无所益,行人失财,官事无理。此卦大凶。”但前文已言,《周公卜法》此处似是《越王卦》与《桀纣卦》位置互误,故这里很可能应该对应的是《周公卜法·越王卦》:“河中有船,往而取之。经求得利,吉日良时。福德自至,喜乐无悲。官事自散,行人卽归。此卦大吉。”而非《周公卜法·桀纣卦》。

整理者言:“‘海有琅干’,《日·荆》作‘每(海)有琅玕’。‘琅矸’,疑指中爻。案:琅玕是传说中的玉树,李时珍以为‘生于海者为珊瑚,生于山者为琅玕’(《本草纲目·金石部·珊瑚》)古人常把琅玕与珊瑚混为一谈。章鸿钊说,珊瑚是珊瑚,琅玕是緑松石、孔雀石一类緑色矿石。参看章氏着《石雅》上编《玉石》琅玕条(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九三年版,二七~三四页。[141]所说不确,整理者所说“琅玕是传说中的玉树”当是指《山海经·海内西经》:“有三头人,伺琅玕树。”郭璞注:“琅玕子似珠,《尔雅》曰:‘西北之美者,有昆仑之琅玕焉。’庄周曰:‘有人三头,递卧递起,以伺琅玕与玗琪子。’谓此人也。”《艺文类聚》卷九十引《庄子》:“天又为生离珠,一人三头,递卧递起,以伺琅玕。”所言离珠即离娄,为古代著名的明目者,见《庄子》、《孟子》、《韩非子》、《吕氏春秋》、《淮南子》等书。而琅玕树,实即栾木,又称栾华,琅玕即栾之缓读。《山海经·大荒南经》:“有云雨之山,有木名曰栾。禹攻云雨,有赤石焉生栾,黄本,赤枝,青叶,群帝焉取药。”即此树。《神农本草经》:“栾华,味苦寒。主目痛泪出,伤眦,消目肿,生川谷。”集注:“名医曰:‘生汉中,五月采。’案《说文》云:‘栾,木似栏。’《山海经》云:‘云雨之山,有木名栾,黄木赤枝青叶,群帝焉取药。’《白虎通》云:‘诸侯墓树柏,大夫栾,士槐。’沈括《补笔谈》云:‘栾有一种,树生,其实可作数珠者,谓之木栾,即本草栾花是也。’”《中国植物志·无患子科·车桑子亚科》:“栾树(正字通)木栾(救荒本草)栾华(植物名实图考)……复羽叶栾树,乔木,高可达20余米……产云南、贵州、四川、湖北、湖南、广西、广东等省区。生于海拔400~2500米的山地疏林中。……根入药,有消肿、止痛、活血、驱蛔之功,亦治风热咳嗽,花能清肝明目,清热止咳,又为黄色染料。[142]《山海经》所载琅玕树即复羽叶栾树,因为其花有明目效果,所以才有离娄为明目者的传说。

而通常典籍所见琅玕,指的是琅玕石,以青琅玕为多。《山海经·西次三经》:“槐江之山。丘时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泑水。其中多蠃母,其上金青雄黄,多藏琅玕、黄金、玉。其阳多丹粟,其阴多采黄金银。”郭璞注:“琅玕,石似珠者。”《尚书·禹贡》:“雍州……厥貢惟球、琳、琅玕。”孔传:“琅玕,石而似玉。”《神农本草经》:“青琅玕,味辛平。主身痒,火创,痈伤,疥搔,死肌。一名石珠。生平泽。”集注:“名医曰:一名青珠,生蜀郡,采无时。”但确实有海中所产而称琅玕者,《本草图经》:“青琅玕,生蜀郡平泽。苏恭注云:琅玕乃有数种,是琉璃之类,火齐宝也。琅玕五色,其以青者入药,为胜,出离州以西乌白蛮中及于阗国也。今秘书中有《异鱼图》载‘琅玕青色,生海中,云海人于海底以网挂得之,初出水红色,久而青黑,枝柯似珊瑚而上有孔窍如虫蛀,击之有金石之声,乃与珊瑚相类。’其说不同,人莫能的识。谨按《尚书·禹贡》‘雍州厥贡璆琳琅玕。’《尔雅》云:‘西北之美者,有昆仑墟之璆琳琅玕焉。’孔安国、郭璞皆以为‘石之似珠者。’名青珠。而左太冲《蜀都赋》云:‘青珠黄环。’黄环是木,然引以相并者,亦谓其美如珠,而其类实木也。又如上所说,皆出西北山中,而今《图》乃云海底得之。盖珍瑰乡物,山海谷俱产焉,今医方家亦以难得而稀用也。”由《异鱼图》所载可见,海中所产的琅玕即现在的珊瑚类,并且《异鱼图》混淆了红珊瑚与苍珊瑚。出水红色的为红珊瑚,久而青黑是珊瑚虫死亡导致的。真正为青黑色的是苍珊瑚,苍珊瑚属珊瑚纲八放珊瑚亚纲共鞘目,据《无脊椎动物学》中的介绍:“共鞘目:群体骨骼呈巨大的块状,分枝粗短,是由钙质(霰石)愈合成片状,再堆积成块状形式。每个个体具宽阔的圆柱形胃腔,其肉扁平。著名的苍珊瑚即属本目,它们的巨大骨骼呈美丽的天蓝色,在我国西沙群岛有大面积的分布。[143]《荆诀》所称的“海有琅玕”当即此苍珊瑚。

整理者言:“南山有时,《日·荆》作南山有直并当读为植。这里是把山中琅玕当成海中珊瑚的移植物。南山,疑指下爻。[144]所说似不确。因为珊瑚又称珊瑚树,如《西京杂记》卷一:“积草池中有珊瑚树,高一丈二尺,一木三柯,上有四百六十二条,是南越王赵佗所献,号为烽火树。至夜,光景常欲然。”故《荆诀》当是把珊瑚树与南山的栾树相类比,而并无“把山中琅玕当成海中珊瑚的移植物”之意。“海有琅玕,南山有植”应该是说海里有琅玕,南山也种有琅玕树。但二者唯一的关系是同名,不存在移植物关系。

整理者言:“时命将合,《日·荆》作时禄将会。禄、命义近,合与会通。[145]一在中分为有得,海中的琅玕树称琅玕,南山的琅玕树也名为琅玕,所以有“时命将合,不期而相得。”由这里的“不期”也不难看出整理者所说“移植物”为不确。至于“同心不去,结志不离”,自然是指的中分的一。

整理者言:“直其训当,字亦作,是正好碰上的意思。疑读遄,是速的意思。‘盈’即上辰卦的‘盈意中欲’。[146]这里的“直”应该即是引申自中分的一,盈则是引申自上分的一。

整理者言:“泰父母,即大父、大母。大父是祖父辈,大母是祖母辈。[147]前文已言,由“泰父母”和“王父母”并见,可知在秦时抄本之前必有楚地流传的版本。

 

午,。玄鸟朝食,南山之阳。奋羽将蜚(飞),路毋关粱(梁)。前如凶,后乃吉光。有人将至,甚好〖以良。笑言夷(恞)色,美人夕(怿)极。吉〗。

整理者言:“此卦,《日·荆》作玄鸟朝思(食),南山之阳。奋羽将翡(飞),路无关粱(梁)。前如凶,后而吉光。有人将到,甚好以良。笑言夷色,美人夕(怿)亟(极)。’。[148]此卦对应《管公明卜法》:“鹅飞翔起,集住木枝。不饮不食,头抬尾垂。往于高岭,乃有粮资。前须有坎,后见明机。道无关梁,所求皆得。随吉。”《周公卜法·艮卦》:“众鸟翔翔,树阳夺光。高飞有路,春至关梁。前须忧想,后大吉昌。所求称意,百事胜常。此卦大吉。”《荆诀》和《管公明卜法》、《周公卜法》皆以飞鸟起兴,卦辞略有不同,是大同而小异。《荆诀》的“奋羽将飞”在《管公明卜法》中被引申为“往于高岭”和《周公卜法》的“高飞有路”。《荆诀》的“路毋关梁”在《管公明卜法》中称“道无关梁”,《周公卜法》中则称“春至关梁”。《荆诀》的“前如凶,后乃吉光。”与《管公明卜法》的“前须有坎,后见明机”和《周公卜法》的“前须忧想,后大吉昌”也基本同义。

整理者言:“‘玄鸟朝食’,《日·荆》作‘玄鸟朝思(食)’。上癸卦有‘玄鸟朝蜚(飞)’。[149]二为鸟象,在下分,是“玄鸟朝食”之象。

整理者言:“‘南山之阳’,南山的南坡。[150]这里仍然是用典,《新序·杂事二》:“楚庄王莅政三年,不治,而好隐戏。社稷危,国将亡,士庆问左右群臣曰:‘王莅政三年,不治,而好隐戏,社稷危,国将亡,胡不入谏?’左右曰:‘子其入矣。’士庆入再拜而进曰:‘隐有大鸟,来止南山之阳,三年不蜚不鸣,不审其故何也?’王曰:‘子其去矣,寡人知之矣。’士庆曰:‘臣言亦死,不言亦死,愿闻其说。’王曰:‘此鸟不蜚,以长羽翼;不鸣,以观群臣之慝,是鸟虽不蜚,蜚必冲天;虽不鸣,鸣必惊人。’”即是“玄鸟朝食,南山之阳。奋羽将飞,路毋关梁”的故事。由“大鸟”与“玄鸟”的对比也可以知道,“玄鸟”当非燕子。

整理者言:“‘前如凶,后乃吉光’,上己卦有‘〖先〗来其祟,后乃毋故’,可对比。[151]凶字前似原当有缺文,《荆诀》和《日·荆》的抄手都漏抄了。“前如凶,后乃吉光”就是“鸟虽不蜚,蜚必冲天;虽不鸣,鸣必惊人。”《史记·楚世家》记同一故事,而入谏者为伍举,且记有楚庄王受谏后“乃罢淫乐,听政,所诛者数百人,所进者数百人,任伍举﹑苏从以政,国人大说。是岁灭庸。六年,伐宋,获五百乘。八年,伐陆浑戎,遂至洛,观兵于周郊。周定王使王孙满劳楚王。楚王问鼎小大轻重。”由国将亡转为问鼎周疆,自然就是“前如凶,后乃吉光”。午卦中分为四,是关梁之象,上分仍是四,是得天时之象,既得天时,则关梁通而不闭,所以说“奋羽将飞,路毋关梁。前如凶,后乃吉光。

整理者言:“‘甚好’以下,据《日·荆》补。‘笑言夷色’,是说美人笑逐颜开、喜形于色。‘夷’同恞,是喜悦的意思。‘美人夕极’,疑读‘美人怿极’,怿是快乐的意思。‘夕’是邪母铎部字,‘怿’是喻母铎部字,古音相近。[152]午卦与丁卦皆为吉卦,卦象和起兴的诗句也接近,都是用的楚庄王典。丁卦“百事顺成”为《荆诀》中最吉的卦,午卦则略有凶但“后乃吉光”,是二犹在下分而中分是四的缘故使然。

 

未,。绎(释)哉心乎,何忧而不已?唯(虽)欲行作,关粱(梁)之止。偏偏(翩翩)蜚(飞)鹄,不不食。疾蜚(飞)哀鸣,所来不得。爱爱(霭霭)者云,作(乍)阴作(乍)阳。效人祠祀,百鬼莫尝。凶,祟巫、立、社。

整理者言:“此卦,《日·荆》作‘〖。绎(释)〗哉心虖(乎),可(何)?(忧)不已?唯(虽)欲除作,关粱(梁)是止。徧徧(翩翩)非(飞)鹊,不〖饮不食〗。疾非(飞)李〈哀〉鸣,所来不得。爱爱(霭霭)者云(云〕,作(乍)阴作(乍)阳。教(效)人〖祠祀,百鬼〗不乡(飨)不吉’。[153]此卦对应《管公明卜法》:“神人在下,龙飞在空。行人道倦,随无〈往〉不通。为成不就,所作无功。凶。”按卦划本应对应《周公卜法·巽卦》,但前文丁卦的解析部分已言,《荆诀》未卦实当对应《周公卜法·震卦》:“河中无水,乘难度之。所求不得,疾病悲苦。经求损折,钱财不聚。行人未至,须慎官府。此卦大凶。

整理者言:“‘绎哉心乎,何忧而不已’,上丙卦有‘吉乐独极,泽(释)怒亡忧’,可对比。‘绎’读释或怿。释是释放,怿是快乐。[154]笔者以为,此处“绎”字按原字理解为寻绎、梳理亦可,可以解释为询问心中因为什么事而忧虑不已。《诗经·周颂·赉》:“敷时绎思,我徂维求定。”朱熹《集传》:“绎思,寻绎而思念也。”《论语·子罕》:“巽与之言,能无说乎?绎之为贵。”邢昺疏:“绎,寻绎也。

整理者言:“‘唯欲行作’,上丑卦有‘虽欲行作’,可见‘唯’读虽。此句,《日·荆》作‘唯(虽)欲除作’,‘唯’亦读虽。[155]未卦与丑卦都是欲有出行或举作而受限于关梁之象。

整理者言:“‘关粱之止’,《日·荆》作‘关粱(梁)是止’。[156]四在中分为关梁,上分不是四,因此不得天时,关梁不开,所以这里说“关梁之止”。

整理者言:“‘鹄’,天鹅。[157]本卦二在上分是天鸟之象,四在中分是关梁之象,三在下分是象。“不饮不食”见前文午卦解析所引《管公明卜法》:“鹅飞翔起,集住木枝。不饮不食,头抬尾垂。

整理者言:“‘疾蜚哀鸣’,《日·荆》作‘疾非(飞)李〈哀〉鸣’,「李」是哀之误。[158]所来不得”当也是“所求不得”之误。上分的飞鸟被中分的关梁所拦,无可处之处,因此是“疾飞哀鸣,所求不得。

整理者言:“‘爱爱’,‘爱’同‘叆’,是形容云层堆积的字,亦作‘霭’。‘爱爱’读‘霭霭’,形容云层堆积。爱是影母物部字,霭是影母月部字,古音相近。[159]这里的“爱爱”同样当读为“蔼蔼”,下分的被中分的关梁所止,终不得升腾,故为“乍阴乍阳”不定之象睡虎地秦简《日书》有“是谓乍阴乍阳,先辱而后有庆[160]句可与《荆诀》此处“乍阴乍阳”句对应,说明二者成文时间也当是接近的。

整理者言:“‘效人祠祀’,《日·荆》‘效’作‘教’。[161]效人,即模仿别人。

整理者言:“‘莫尝’,《日·荆》作‘不乡(飨)’。”中分关梁不开,则上分不得降,下分不得升,为神鬼不得其享之象,因此这里说“百鬼莫尝。[162]

整理者言:“‘立’,楚祷词对象有渐木立,不知是否有关。[163]睡虎地秦简《日书》乙种有“野立为〖眚〗[164],当即对应《荆诀》这里的“”。睡虎地秦简《日书》乙种还有“巫为眚[165],孔家坡汉简《日书》有“巫及室祟[166],同样对应《荆诀》这里的祟“”。巫,当本是巫帝,《里耶秦简》有“毋敢谓巫帝曰巫[167],即是秦时将巫帝改称为巫的确证。

另,本文成文时,恰逢灵棋卜法用具于西汉海昏侯墓出土,腾讯新闻《南昌海昏侯墓出土370件金器 马蹄金刻“上中下”》载:“2015年12月27日,江西南昌西汉海昏侯墓的临时文保用房里,文保人员正在清理前25日在主棺南侧发现的金板、马蹄金等金器。马蹄金分大小两种,大马蹄金分别刻有‘上’、‘中’、‘下’三种文字[168],这与《灵棋经》所说“造棋子十二枚,形圆,周尺一寸二分,厚三分,四书“上”字,四书“中”字,四书“下”字。……以十二棋子一时掷之,依所得上中下成卦。”明显是很一致的。《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灵棋经》“旧本题汉东方朔撰。或又以为出自张良,本黄石公所授,后朔传其术,《汉书》所载射覆无不奇中,悉用此书。或又谓淮南王刘安所撰,其说纷纭不一,大抵皆术士依托之词。”现在由海昏侯墓出土的灵棋卜法用具可以证明,灵棋卜法在西汉时即已流行,因此《灵棋经》虽辗转传抄改易必多,但其承自西汉仍是非常可能的,附记于此,以待日后再结合《荆诀》作深入研究。



[1]《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48177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2]《敦煌宝藏》第131353356页,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19859月。

[3]《敦煌宝藏》第134444446页,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19859月。

[4]《敦煌宝藏》第128167169页,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19859月。

[5]《罗雪堂先生全集三编六》第24472451页,台湾:大通书局,19897月。

[6]《里耶秦简壹》第33页,北京:文物出版社,20121月。

[7]《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39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8]《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前言第2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9]《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1页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0]《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1页注[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1]《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1页注[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2]《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1页注[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3]《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1页注[五],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4]《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1页注[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5]《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1页注[七],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6]如《逸周书·时训》:“立春之日,东风解冻,又五日,蛰虫始振,又五日,鱼上冰……”《艺文类聚》卷二引《尸子》:“五日为行雨,旬为谷雨,旬五日为时雨。”《素问·六节藏象论》:“岐伯曰:五日谓之候,三候谓之气,六气谓之时,四时谓之岁。”等内容皆是。

[17]《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1页注[八],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8]《法国汉学》第五辑第195196页,北京:中华书局,200011月。

[19]《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20]《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21]《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22]《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23]《太平御览》卷八十二引误作《史记》,又《太平御览》卷九二九引《归藏·明夷》曰:“昔夏后启筮乘飞龙以登于天,皋陶占之曰吉。”及《山海经》郭璞注引《归藏·郑母经》:“夏后启筮御飞龙登于天,吉。”王家台秦简《归藏》:“明夷曰:昔者夏后启卜乘飞龙以登于天,而枚占……”。

[24]《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五],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25]《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26]《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七],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27]《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八],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28]《睡虎地秦墓竹简》第193页,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9月。

[29]《睡虎地秦墓竹简》第246页,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9月。

[30]《里耶秦简壹》第33页,北京:文物出版社,20121月。

[31]今《贾谊新书·春秋》作:“晋文公出畋,前驱还白:前有大蛇,高若堤,横道而处。”

[32]《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3页注[九],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33]《随州孔家坡汉墓简牍》第171页,北京:文物出版社,20066月。

[34]《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一〇],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35]《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一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36]《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一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37]《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一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38]《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一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39]《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一五],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40]《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一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41]《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一七],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42]《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一八],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43]《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一九],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44]《睡虎地秦墓竹简》第193页,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9月。

[45]《睡虎地秦墓竹简》第247页,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9月。

[46]《敦煌文献•考古•艺术综合研究:纪念向达先生诞辰11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第526页,北京:中华书局,201112月。

[47]《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二〇],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48]《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二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49]《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二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50]《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二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51]《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二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52]《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二五],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53]《睡虎地秦墓竹简》第181页,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9月。

[54]此句马王堆《老子》乙本作“弗召而自来”,帛书甲本及传世本《老子》作“不召而自来”,银雀山汉简《六韬·三机》有“不召自来”。

[55]《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二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56]《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二七],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57]《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二八],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58]《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三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59]《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三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60]《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三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61]《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三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62]《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三五],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63]《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三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64]《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三七],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65]官事指官司,官事自散指官司会自行了结,不会受到为难,与“官事不成”接近。

[66]《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2页注[三八],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67]《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三九],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68]《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四〇],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69]《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四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70]《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四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71]《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四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72]《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四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73]《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四五],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74]《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四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75]《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四七],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76]《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四八],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77]《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四九],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78]《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五〇],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79]《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五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80]《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五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81]《中国鸟类志上非雀形目》第134135页,长春: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6月。

[82]《中国鸟类志上非雀形目》137页,长春: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6月。

[83]《古文字研究第二十七辑》第308页,北京:中华书局,20089月。

[84]这也就意味着,《诗经·商颂·玄鸟》的“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实际上是说商的子姓源自匽姓。

[85]《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五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86]《中国动物图谱 鸟类第3版》第121页,北京:科学出版社,19661月。

[87]《中国鸟类志 非雀形目》第135页,长春: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6月。

[88]《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五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89]《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五五],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90]《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五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91]《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五七],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92]《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4页注[五八],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93]《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5页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94]《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5页注[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95]《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5页注[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96]《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5页注[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97]《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5页注[五],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98]《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5页注[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99]《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5页注[七],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00]《李新魁音韵学论集》第9页,汕头:汕头大学出版社,199710月。

[101]《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5页注[八],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02]《新蔡葛陵楚墓》第202页,郑州:大象出版社,200310月。

[103]《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三)》第142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9月。

[104]《敦煌文献·考古·艺术综合研究:纪念向达先生诞辰11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526页,北京:中华书局,201112月。

[105]《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5页注[九],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06]《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一〇],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07]《古字通假会典》第406页“持与待”条,齐鲁书社,19897月。

[108]《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一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09]《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一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10]《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一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11]《睡虎地秦墓竹简》第193页,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9月。

[112]《睡虎地秦墓竹简》第246页,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9月。

[113]《关沮秦汉墓简牍》第125页,北京:中华书局,20018月。

[114]《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一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15]《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一五],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16]《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一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17]《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一七],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18]《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一八],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19]《古字通假会典》第666页“何与胡”条,齐鲁书社,19897月。

[120]《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一九],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21]《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二〇],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22]《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二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23]《关沮秦汉墓简牍》第125页,北京:中华书局,20018月。

[124]《随州孔家坡汉墓简牍》第171页,北京:文物出版社,20066月。

[125] 祟,炊即灶,见杨华《古礼新研》第393页,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3月。

[126]《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二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27]《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二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28]《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二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29]《毛诗传笺通释》第740页,北京:中华书局,19893月。

[130]《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二五],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31]《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二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32]《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二七],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33]《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二八],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34]《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二九],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35]《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三〇],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36]《学灯》第三十期:http://www.confucius2000.com/admin/list.asp?id=5953201447日。

[137]《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三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38]《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三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39]《睡虎地秦墓竹简》第245页,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9月。

[140]《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三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41]《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6页注[三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42]《中国植物志 47 1分册》第5556页,北京:科学出版社,198511月。

[143]《无脊椎动物学 上册》第191页,北京大学出版社,199010月。

[144]《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三五],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45]《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三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46]《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三七],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47]《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三八],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48]《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三九],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49]《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四〇],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50]《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四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51]《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四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52]《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四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53]《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四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54]《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四五],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55]《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四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56]《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四七],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57]《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四八],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58]《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四九],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59]《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五〇],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60]《睡虎地秦墓竹简》第185页,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9月。

[161]《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五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62]《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五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63]《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第177页注[五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2月。

[164]《睡虎地秦墓竹简》第246页,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9月。

[165]《睡虎地秦墓竹简》第245页,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9月。

[166]《随州孔家坡汉墓简牍》第171页,北京:文物出版社,20066月。

[167]《里耶秦简 壹》第33页,北京:文物出版社,20121月。

[168] 腾讯网:http://news.qq.com/a/20151228/002827.htm20151228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