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高中正《“趾不正则心卓”“付孙”解》文的质询

子居

 

近日从读秀网下载到《简帛》第十七辑所收《“趾不正则心卓”“付孙”解》[1]一文,文章作者高中正,网上查了一下,为复旦大学中文系2015级古典文献学博士研究生,《简帛》第十七辑出版于2018年11月,因此当可推测从收到稿件到审稿完毕盖即在2018年初至年中这个阶段,据《“趾不正则心卓”“付孙”解》文题目自注说“本文的写作得到 “出土文献与中 国 古 代 文明研究协同创新中 心 博士 创 新 资 助 项 目”(项 目 批 准 号:CTWX2017BS005)、翁洪武科研原创基金的资助。文章曾蒙陈剑、史杰鹏老师以及邬可晶先生审阅指正,谨此致谢。”可见该文除《简帛》刊物的审稿人外,肯定是已有多位出土文献领域的“知名学者”审阅过了。   

《“趾不正则心卓”“付孙”解》文摘要说“本文对清华简六中的两处语词进行考释。第一则认为《管仲》简3~5大意是用心跟其他身体部位的关系来模拟君、臣,其中‘趾不正则心卓’句,‘卓’当读为‘掉’或‘悼’,训为‘摇动’。‘悼’的摇动义与恐惧、悲痛义相因;第二则认为《郑武夫人规孺子》简16的‘付孙’应读为‘抚循’,反映了郑武公生前对‘二三大夫’的依从、倚重。并对‘抚’、‘循’等词的慰抚义跟依顺义的关系进行分析。”看着太眼熟了,这不就是笔者在《清华简〈管仲〉韵读》[2]和《清华简〈郑武夫人规孺子〉解析》[3]中的两个观点吗?笔者的《清华简〈管仲〉韵读》发布于2017年1月14日,《清华简〈郑武夫人规孺子〉解析》发布于2016年6月7日,以当今网络的传播速度,不要说一年,怕是一个星期就各搜索引擎皆有收录了,因此,如果说这位复旦大学中文系的高中正博士以及陈剑、史杰鹏和《简帛》刊物的审稿人都不知情,未免过于匪夷所思。  

对此,笔者不妨举证如下,济南大学张兵教授所指导的硕士研究生王嘉玮先生的硕士论文为《清华简〈管仲〉集释与研究》[4],答辩时间为2018年6月,可见成文必远早于这个时间,论文第23页引笔者《清华简〈管仲〉韵读》之说:

【子居 2017】笔者则认为,此句显然不当认为是乙误,前言“趾则心之本”,可见确实是心本于足,足为立身之本,因此“趾不正则心卓”不误。卓,当读为“掉”,训为动摇,即下文的“不静”,《说文·手部》:“掉,摇也。”《管子·心术上》:“毋先物动者,摇者不定,趮者不静,言动之不可以观也。”

试将笔者此说和高中正《“趾不正则心卓”“付孙”解》文相关部分比较,高中正文中说:

我认为《管仲》的“心卓”当读为“心掉”,“掉”常训为“摇”,见于《左传》昭公十一年的“尾大不掉”即用此训。……以《说文》为例,“遥”(《新附》收)训为“远也”,“摇”则为“动也”;“卲”训“高也”,“柖”谓“树摇貌”,“招”谓“手呼也”。因此“卓”,《说文》训为“高也”,“掉”训“摇也”,词义上也可能有一定关联。“悼”可以训为“动”。《诗经·桧风·羔裘》有“中心是悼”,毛传解释“悼”为“动也”。“动”“静”为一组常见的反义词。由此,文中的“趾不正则心卓”与“心不静则手躁”当为顺接关系,“心悼/掉”即“心的摇动不静”。

不难看出,虽然词句不同,所论几乎完全一样,而高中正文至少比笔者的文晚了一年。济南大学的硕士研究生都已经列明的内容,这位复旦大学的堂堂博士还有“陈剑、史杰鹏老师以及邬可晶先生”(似乎都是教授级的吧?)乃至《简帛》刊物的审稿人都好像视若无睹。这是真的不知道呢?还是说属于赤裸裸的学术不端、公然抄袭呢?笔者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卓,当读为掉”的观点孰先孰后,谁有抄袭嫌疑,完全无需笔者多论。

证据二,国立台湾大学文学院中国文学研究所林素清博士、林宏佳博士指导的硕士研究生石兆轩先生的硕士论文《清华六〈郑武夫人规孺子〉研究》[5],该论文标注时间为2018年6月,因此从写作到成文大概时间和前面提到的王嘉玮先生的硕士论文差不多。《清华六〈郑武夫人规孺子〉研究》文第236页:

网名「子居」通读为「拊循/抚循」,将拊循理解为抚慰养护:“「付孙」当读为「拊循」,又作「抚循」,为抚慰养护义,《墨子·尚同中》:「助之言谈者众,则其德音之所抚循者博矣。」《荀子·王制》:「兵革器械者,彼将日日暴露毁折之中原;我今将修饰之,拊循之,掩盖之于府库。」《荀子·富国》:「垂事养民,拊循之,唲呕之。」《韩非子·用人》:「苦不抚循,忧悲不哀怜。」皆是其例。”

再回过头来看高中正的《“趾不正则心卓”“付孙”解》文是怎么说的:

我认为“付孙”应与古书中常见的“抚循”及其变体“抚顺”“拊循”“拊巡”等加以联系。……(1)《墨子·尚同中》:“助之视听者众,则其所闻见者远矣;助之言谈者众,则其德音之所抚循者博矣。”孙诒让《间诂》:“《荀子·富国》篇云‘拊揗之’,杨注云:‘拊与抚同。抚循,慰悦之也。’”(2)《韩非子·用人》:“人主立难为而罪不及,则私怨生;人臣失所长而奉难给,则伏怨结。劳苦不抚循,忧悲不哀怜。喜则誉小人,贤不肖俱赏;怒则毁君子,使伯夷与盗跖俱辱。故臣有叛主。”(3)《汉书·匈奴传》:“既服之后,慰荐抚循,交接赂遗,威仪俯仰,如此之备也。”(4)《后汉书·应劭传》:“边将恐怖,畏其反叛,辞谢抚顺,无敢拒违。”例(1)的杨倞注将“抚循”解释为“慰悦”,例(3)“慰荐”“抚循”连用,可知“抚循”有慰抚、存恤一类意思。

只不过多加了几个例子,就可以变成“我认为”的私有属性了吗?这年头的论文还真是容易写啊。笔者的观点,大陆这边学人有引用,台湾的学人也有引用,而且都是硕士研究生。难道说,身为博士的高中正反倒连硕士生都不如?写一篇论文,全文不过才两个观点,两个观点还都“雷同”于笔者一年前就已经发布的文章?这话说出来会有谁信吗?等等,不止高中正一个人,笔者前文已提到“陈剑、史杰鹏老师以及邬可晶先生”(似乎都是教授级的吧?)乃至《简帛》刊物的审稿人,该不会都比不上济南大学的王嘉玮硕士和台湾大学的石兆轩硕士吧?现在的教育体系已经颠倒如斯了?笔者并非学界中人,对此无从判断。

不过想来,笔者的文写出来后,复旦说不定会出应对方案?毕竟复旦两古中心有一个自己的网站,在论坛上编几个帖子,时间上写上2017或者2016乃至2015年,都没人能如之何,然后截个图说“看看,看看,我们的学生提出这个观点在你子居之前”,以复旦两古中心封人、删帖、造势、炒作的能量,做出这样的事笔者也完全不会感到奇怪。或者,也许干脆拉几个裘锡圭带出来的学生或子弟(裘门弟子呢,嘿嘿),造几份电子邮件或书信出来,然后说这就是证据,也不是没有可能。因此,笔者唯一要说的就是,笔者的文章是公开发布的,多个网站都有收录,大陆或港台、海外的学人引用笔者的文章时,引用所标时间清晰明确,所有这些引用也基本全都是公开在网络上可以查到的。不知这位复旦的高中正博士,能不能拿出同样过硬的证据来证明是否清白?如果不能的话,那么是非黑白,正如笔者前文所言,笔者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1] 读秀网:http://jour.duxiu.com/JourDetail.jsp?dxNumber=100263525995&d=61BE51902C4C51498F56FA30E96D3B51&fenlei=1110050803;|08020801

[2] 中国先秦史网站:http://www.xianqin.tk/2017/01/14/363,2017年1月14日。

[3] 中国先秦史网站:http://www.xianqin.tk/2016/06/07/338,2016年6月7日。

[4] 中国知网:http://kns.cnki.net/KCMS/detail/detail.aspx?filename=1018138516.nh&dbname=CMFDTEMP

[5] 台湾博硕论文知识加值系统:https://ndltd.ncl.edu.tw/cgi-bin/gs32/gsweb.cgi/login?o=dnclcdr&s=id=%22106NTU05045026%22.&searchmode=basic

8 对 “子居:对高中正《“趾不正则心卓”“付孙”解》文的质询”的想法;

  1. 第一則最初發表時間、網址,請見作者于2016年4月21日21:07分發表的“清華簡六筆記”,下面還有與其他學者的討論,網址請見:http://www.gwz.fudan.edu.cn/foru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827&page=1#pid43001

    第二則作者在2016年5月6日所作“《鄭武夫人規孺子》釋文稿”中已經注釋,在2016年12月29日曾與學友在網上討論,有釋文文檔與聊天記錄爲證,感興趣的同好可以找我索取查閱(zzgao1990@qq.com)。但因覺得證據不夠堅強,與學友討論時稱觀點“還在搖擺”,因此沒有在網上發表。在《簡帛》正式刊出後,作者仍對讀爲“撫循”有所懷疑,對這一結論不持必然態度。主要原因是“撫”“付”聲母不同,二者韻部相近,大概也要等到漢代魚部元音高化才出現。如果一定要往這一理解上面靠的話,“付孫”跟“撫循”更可能是同源或者義近的關係,前者讀爲“拊循”“拊巡”等大概更好些。

    作者文章第一則的主要意見,網絡發佈時間早於子居先生《清華簡〈管仲〉韻讀》一文(http://www.xianqin.tk/2017/01/14/363/,2017年1月14日);第二則未在網絡上公佈,且未曾注意到子居先生的大作,是不應有的疏失。不過本人對“付孫”的理解,與子居先生有一定差別。第二則的意見的發明權,請參考子居先生《清華簡《鄭武夫人規孺子》解析》一文(http://www.xianqin.tk/2016/06/07/338/,2016年6月7日)。

      1. 復旦網,目前外網暫時無法訪問,等到恢復,自然可以看到。我已經提供郵箱,你可以隨時和我聯繫。可以截圖給你。

        因此處回復無法提供圖片,特複製原文於下:

        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学术论坛»论坛 › 论坛区 › 学术讨论 › 清華簡六筆記
        返回列表 发新帖回复 发表帖子发起投票发起活动
        选中 篇:
        置顶|

        查看: 4435|回复: 6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敦煌学与近代汉字] 清華簡六筆記 [复制链接]  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闻道神仙笑我 闻道神仙笑我 当前离线
        注册时间2012-11-22最后登录1970-1-1阅读权限10积分0精华帖子查看详细资料

        主题
        听众 0

        积分

        普通用户

        Rank: 1

        普通用户, 积分 0, 距离下一级还需 1000 积分 电梯直达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6-4-21 21:07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 取消回复通知
        本帖最后由 闻道神仙笑我 于 2016-4-21 21:09 编辑

        《管仲》:“從人之道,止(趾)則心之【三】本,手則心之枳(枝),目、耳則心之末,口則心之(竅)。止(趾)不正則心卓,心不情(靜)則手(躁)。心亡(無)(圖)則……

        整理者:「趾不正則心卓」,應乙作「心不正則趾卓」。卓,讀爲「連」,《廣雅·釋詁三》:「蹇也。」卽跋足。

        按:整理者恐怕沒理解文意。上文說腳趾是心的“本”,手、目、耳等部位只是心的枝、末、竅。則下文則是先說本不正(“趾不正”)則會影響到“心”如何如何,然後再說心對其他部位的影響。此處顯然應該就是原文的“趾不正則心卓”,可與之類比的如《左傳·桓公三年》屈瑕伐羅,鬬伯比說其必敗“舉趾高,則心不固”,說明當時對腳趾與心的關係有相同認識觀念。所以這裡的“卓”應即“悼心失圖”(《左傳·昭公七年》)的“悼”,即“掉”的假借(杜預說“在哀喪故”不可信,楊樹達有說,參《積微居讀書記》第64頁),即搖動不定之意,類似的有搖動意思的宵部同源詞還有一些,暫不舉。古書裡面說心搖、心蕩的例子多見。下文“心不靜則手躁”,《老子》說“重為輕根,靜為躁君”,顯然是“根、本”來影響其他,而不能如整理者言是心反過來影響其“本(腳趾)”。心的不靜、無圖、無守,跟“悼心失圖”也有相同的內涵。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转播转播0 分享淘帖0 分享分享0 收藏收藏0
        回复 编辑

        萧旭 萧旭 当前离线
        注册时间2012-11-22最后登录1970-1-1阅读权限10积分0精华帖子查看详细资料

        主题
        听众 0

        积分

        普通用户

        Rank: 1

        普通用户, 积分 0, 距离下一级还需 1000 积分收听TA 发消息 2#
        发表于 2016-4-21 21:18 |只看该作者
        乙作「心不正則趾卓」,是。卓,高也。

        管理 点评回复 举报

        曰古氏 曰古氏 当前离线
        注册时间2013-2-3最后登录2017-5-20阅读权限10积分1994精华2帖子186查看详细资料
        20

        主题 3

        听众 1994

        积分

        中级用户

        Rank: 2

        中级用户, 积分 1994, 距离下一级还需 3006 积分收听TA 发消息 3#
        发表于 2016-4-23 16:10 |只看该作者
        也覺得原整理者乙正當是。 “止(趾)則心之【三】本,手則心之枳(枝),目、耳則心之末”顯然是就人體器官的相對位置而言的,“止(趾)”因處於人體之下部,與樹木之“本”類似,故言“本”;“手”類似樹枝;“目、耳”類似樹梢;故如此説。雖然説“止(趾)”是“心之本”,但僅是以樹爲比而言,古人恐怕沒有認為“止(趾)”能決定“心”如何如何的觀念吧?

        管理 点评回复 举报

        曰古氏 曰古氏 当前离线
        注册时间2013-2-3最后登录2017-5-20阅读权限10积分1994精华2帖子186查看详细资料
        20

        主题 3

        听众 1994

        积分

        中级用户

        Rank: 2

        中级用户, 积分 1994, 距离下一级还需 3006 积分收听TA 发消息 4#
        发表于 2016-4-23 16:13 |只看该作者
        《左傳·桓公三年》“舉趾高,則心不固”,是説由“舉趾高”的現象,可以推測出來“心不固”,即今心理學所謂由某個人的小動作推測出來其心理活動。恐怕不能理解爲由於“舉趾高”而導致“心不固”?

        管理 点评回复 举报

        曰古氏 曰古氏 当前离线
        注册时间2013-2-3最后登录2017-5-20阅读权限10积分1994精华2帖子186查看详细资料
        20

        主题 3

        听众 1994

        积分

        中级用户

        Rank: 2

        中级用户, 积分 1994, 距离下一级还需 3006 积分收听TA 发消息 5#
        发表于 2016-4-23 16:25 |只看该作者
        當然,將“趾不正則心卓”理解爲由“趾不正”的現象從而推測出來其人“心卓”,也是可以講通的,不必一定要乙作“心不正則趾卓”。

        管理 点评回复 举报

        闻道神仙笑我 闻道神仙笑我 当前离线
        注册时间2012-11-22最后登录1970-1-1阅读权限10积分0精华帖子查看详细资料

        主题
        听众 0

        积分

        普通用户

        Rank: 1

        普通用户, 积分 0, 距离下一级还需 1000 积分 6#
        发表于 2016-4-24 20:17 |只看该作者
        曰古氏 发表于 2016-4-23 16:25
        當然,將“趾不正則心卓% …
        您可能誤解了“相同的認識觀念”這句話的意思,我當然不覺得古人認為腳趾能決定心。我強調的是古人對於腳趾和心的關係,可以進行如此的比喻,有一種相同的觀念上的認知(下面會說到),可以如此打比方。 《左传》“举趾高,则心不固”,这句话恐怕未必如您理解的由小动作推测心理,古人用这个比喻,很可能就是一个简单的比方说,即抬腿高了(重心不稳),心就不固。对待古人类似的比喻我想有时候不能以今律古去深解。《韩诗外传》说:“臣闻沐者其心倒,心倒者其言悖。今君不沐,何言之悖也?”即洗头弯腰心倒言語出問題(《管仲》這篇後面也提到了言語),從类似的话来看所谓脚“趾不正则心卓”和《左传》这句话应该就是一个物理认知,而非您说《左传》是一个心理作用。 这条写好之后,对其中几个问题又有思考,简单说,“悼”这个字我怀疑可能是为“心卓”(心动)造的专字,类比字是恸,语义引申也有相同的轨迹(没细想,可能未必恰当),这也可以解释《诗经》“中心是悼”,毛传解释为“动”、古书心+悼多用“悼”这个字而不用“掉”的原因。 这句话该不该乙正,就校勘常识原则来讲,如果原句可以读通,不必改。当然如果以后出现了一个本子是乙正者,那可能我们就要仔细考虑了,毕竟合乎常理的东西有时候未必是事实。 最近有事,回頭有時間再向您請教。

        管理 回复 编辑

        曰古氏 曰古氏 当前离线
        注册时间2013-2-3最后登录2017-5-20阅读权限10积分1994精华2帖子186查看详细资料
        20

        主题 3

        听众 1994

        积分

        中级用户

        Rank: 2

        中级用户, 积分 1994, 距离下一级还需 3006 积分收听TA 发消息 7#
        发表于 2016-4-30 09:02 |只看该作者
        可能是我理解錯了吧—— 又,“口則心之[宀交](竅)【宵/藥】。止(趾)不正則心卓(逴/踔/趠)【藥】,心不情(靜)則手[喿攵](躁)【宵】”有韻。

  2. 结果就真的拿复旦两古中心论坛来说事了吗?哈哈,这论坛根本就是复旦两古中心自己打理,难道不是想怎么改信息就可以怎么改信息吗?就说你贴的内容,你贴的楼下没有任何人的言论能证明你说过的“卓”读为“掉”,怎么解释?
    你说不知道我的文章,为什么我发完质询后,第二天你就能登录先秦史网站?要知道,一天时间,多数搜索引擎都还没收录呢,你怎么知道先秦史网站发了这篇质询文章的?难道不是证明你本来就知道先秦史网站吗?
    第二个说法,拊循,你甚至连链接证据都给不出来了,俺私下猜一下,现造链接证据来不及吧,毕竟改几个字容易,弄出有来有回的一大篇帖子没那么容易,是不是被我猜对了?

  3. 当时清华6刚出来,我全程关注并参与了网络上的讨论,我可以作证高中正先生所说属实。望大家明鉴。 另外,我想说的是,我们是有学术骨气的,自己最痛恨的就是抄袭,宁愿不干这个专业,也不会去抄袭。 说完了,勿回。

  4. 哈哈,这是要看谁人多势众吗?不要说你薛培武来了证明不了什么,就是裘锡圭来了,以为我就会相信能证明什么吗?
    有证据就请举证,没有的话,把人押这里也没任何意义。

  5. 我晕,你以为这是打仗吗,哪有什么人多势众,我只代表我自己,我当时眼睛看到什么(第一则的复旦网帖),我肯定要说什么呀。

    1. 你看到了什么是你自己的事啊,如果你不能证明你看到了什么,什么理由我就要相信呢?
      我就是针对复旦两古中心啊,你以为不是打仗?真有这闲功夫,自己多看几本书提高一下比什么不好,难道说你还要代表吉林大学替复旦出头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