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大简《邦风·周南·樛木》解析

子居

 

  前两天友人来问及为什么笔者在《安大简〈邦风·周南·关雎〉解析》中说“安大简《邦风》显然不是从《论语》所说《诗三百》中拆分出来的,只会是当时仍单编流行的《邦风》而非《诗经》[1],大致聊了几句,意识到学界的洗脑灌输达到了怎样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