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大简《邦风·周南·桃夭》解析

子居

 

  《桃夭》一诗,毛传称:“后妃之所致也。不妒忌,则男女以正,婚姻以时,国无鳏民也。”所谓“后妃之所致也。不妒忌”盖承《樛木》和《螽斯》而言,“不妒忌”于诗中无所体现,当并无所据,但《桃夭》与《樛木》、《螽斯》为一[……]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