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大简《邦风·召南·鹊巢》解析

子居

 

  安大简《召南》部分,据整理者介绍:“《召南》简编号从第廿一号至第四十一号简面下端有编号,但因残损只存以下十个编号:廿一、廿二、廿八、卅二、卅三、卅四、卅五、卅六、卅七、卅九简本《召南》收诗十四首,与《毛诗》同[……]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周南·麟之趾》解析

子居

 

  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简本《麟之趾》存诗二章,章三句,与《毛诗》第二、三章同,第一章缺失。[1]后两章与今本《诗经》差别不大,当可按今本补首章。《麟之趾》毛传:“《麟之趾》,《关雎》之应也。《关雎》之化行,则天下无犯非礼,[……]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周南·汉广》解析

子居

 

  《汉广》篇毛传言:“德广所及也。文王之道被于南国,美化行乎江汉之域,无思犯礼,求而不可得也。”而陈乔枞《鲁诗遗说考》卷一则引《列女传》江妃二女与郑交甫事并言:“《列仙传》所载与《文选》注(张平子《南都赋》、左太冲《蜀都赋》、[……]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周南·芣苡》解析

子居

 

  《芣苡》篇毛传称:“后妃之美也。和平则妇人乐有子矣。”而《列女传·贞顺》则言:“蔡人之妻者,宋人之女也。既嫁于蔡,而夫有恶疾。其母将改嫁之,女曰:‘夫不幸,乃妾之不幸也,奈何去之?适人之道,壹与之醮,终身不改。不幸遇恶疾,不[……]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周南·兔罝》解析

子居

 

  《兔罝》篇,毛传言:“后妃之化也。《关雎》之化行,则莫不好德,贤人众多也。”而《左传·成公十二年》载郤至言:“世之治也,诸侯间于天子之事,则相朝也,于是乎有享宴之礼,享以训共俭,宴以示慈惠,共俭以行礼,而慈惠以布政,政以礼成[……]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