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大简《邦风·秦风·小戎》解析

子居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所收《小戎》篇,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简本《小戎》三章,章十句,与《毛诗》同简本第二章为《毛诗》第三章,第三章为《毛诗》第二章。[1]对于此诗,毛传言:“美襄公也。备其兵甲,以讨西戎。西戎方强,而征伐不休,国人则矜其车甲,妇人能闵其君子焉。”而明代黄道周《黄石斋先生文集》卷七:“虽在前贤时史所录或小差者,如秦十二世春秋以前,盟会亦少,至后而备,可以今世详其谱牒。故秦仲始命,而有《车邻》;庄公厉兵,志在雪愤,而有《无衣》;襄公始有西服祠帝西畤,而有《终南》;文公游猎观于汧渭,而有《驷驖》;武公始伐邽、冀,兼有岐东,而有《小戎》;德公徙居于雍下,临二水,丰、镐藐矣,而有《蒹葭》;穆公造晋,康公送之,而有《渭阳》。于是《晨风》、《权舆》,共为康公;终以《黄鸟》,断于秦穆。是亦至义,非臆说也。”认为《小戎》是秦武公时诗。清代范家相《诗沈》卷九:“史称秦襄伐戎,至岐而卒。子文公立十六年,始伐戎,收周余民有之,地至岐。如所言则自《小戎》以下,皆文公之诗也。孔氏以史不足据,襄公救周即得之当如《序》说,欧阳氏及纲目前编,皆宗《史记》,不知《史记》本《鲁诗》耳。”认为《小戎》是秦文公时诗。清代胡文英《诗疑义释》卷上:“《小戎》非岀兵诗。《小戎》三章,乃公子针以好车奔晋,其妻念之而作。篇中所叙车制乃贵介公子饰车自娱,非攻战之具。温其如玉、温其在邑、愔愔良人、秩秩德音,乃翩翩佳公子,非岀兵之人。温其在邑,盖公子食邑于晋,《左传》‘臣与覊齿’是也,‘方何为期’,《左传》司马侯称秦公子必归其妻,亦知之但不知何时耳。‘秩秩德音’,如《左传》对司马侯、赵孟、叔向之言,皆有条而不紊也。”认为是秦公子针之妻诗。清代吴懋清《毛诗复古录》卷四:“《驷驖》三章章四句,秦穆承襄公之业,习田猎,教车战,数军实,秦人因作是歌,为警猎之乐章。……《小戎》三章章十句,秦穆撰此,为出军之乐。先序其车马之备,矛戟之利,军士之忠勇,并述其家人思念劝慰之情以奖之。”认为《驷驖》、《小戎》皆是秦穆公时诗。清代魏源《诗古微·秦风答问》:“问曰:‘《秦风》皆国君之事,无闾巷之风,故世次易明。然孝王始命非子为附庸,邑之秦,宣王命秦仲为西垂大夫,皆未列于诸侯。故仲仅以字配邑,安得同贡诗述职之例,而得有《国风》者何?《驷驖》、《小戎》皆美襄公,然平王封襄公为诸侯,秦于是始国,通使聘享,故《终南》‘其君也哉’,明美襄公始为诸侯之事。若《驷驖》篇田狩园囿之乐,则先世附庸亦岂无之,而至是再三歌咏者何?襄公伐戎至岐而卒,何尝有深人戎廷,‘在其板屋’之事?(《地里志》:天水陇西山多材木,民以板为室屋。《毛传》曰:‘西戎板屋。’)何尝有克复故地‘温其在邑’之事?(《毛传》:‘在敌邑也。’)且既为襄公末年最后之诗,而列于《蒹葭》、《终南》始为诸侯之前者何?’曰:‘三家说明,则群疑冰涣矣。《左传》:‘季札闻歌《秦》曰:此之谓夏声。’服虔注曰:‘秦仲始有车马礼乐之好,侍御之臣,戎车四牡田狩之事。其孙襄公列为秦伯,故有蒹葭苍苍之歌、《终南》之诗,追录先人。《车邻》、《驷驖》、《小戎》之歌,与诸夏同风。’(《诗谱正义》)夫知为襄公追录先世之诗,则是既为诸侯以后,列于朝会,贡诗王朝,而非在西陲大夫之日矣。知《驷鐵》、《小戎》二篇非襄公诗,则田狩园囿,皆先世始为附庸之事。而《驷驖》称公,乃追录时所加,犹《谱疏》庄公为追谥矣。知追录其先世不专指秦仲,(仲为犬戎所杀。)则《小戎》自是秦仲子庄公以兵七千破西戎,故有兵车甲冑,‘在其板屋’之语;且复其先世大辂犬丘地并有之,居其故西犬丘,故有“温其在邑”之语。(《秦本纪》:庄公子世父曰:“戎杀我大父仲,我非杀戎王,则不敢入邑。”是以犬丘为故都邑之证。)宜其在《蒹葭》、《终南》二篇之前矣。”力驳《毛传》美襄公说,且是以《小戎》为秦襄公时美秦庄公之诗。笔者在《安大简〈邦风·秦风·驷驖(四牡)〉解析》已提到《驷驖》、《小戎》“二诗皆归在《秦风》且排序相邻,又使用相同的诗句,故二诗很可能是出自同一作者之手或二诗作者关系非常密切。[2]因此《毛诗复古录》中虽未举出任何证据支持自身之说,但以《驷驖》、《小戎》为秦穆公时诗,则恰为言中。由下文解析内容可见,《小戎》诗很可能即秦穆公思得戎臣由余之诗,其成文时间很可能就是春秋前期末段的公元前624年左右。

 

【宽式释文】

小戎輚收,五楘桹辀。游环胁驱,?靷鋈续。文鞇象毂,驾其骐。我念君子,温其如玉。在彼板屋,挠我心曲。

俴驷孔群,钩矛鋈錞。尨旆有苑,竹柲绲縢。虎韔豹膺,交鬯二弓。我念君子,载寝载兴。厌厌良人,屖屖德音。

四牡孔屖,六辔在手。骐骝是中,騧骊是骖。尨盾是合,鋈以结纳。我念君子,温其在邑。方可为期,胡然余念之。

 

【释文解析】

少(小)戎 image001.png(輚)?(收)〔一〕,五備(楘)桹(良)?(輈)〔二〕。

  整理者注〔一〕:“少戎image001.png?:《毛诗》作「小戎俴收」。「小」「少」一字分化。「image001.png」,简文作「image002.png」,从「车」,「竎」(「竎」字从「卄」,「䇂」省声)声。”上古音「䇂」属溪纽元部,「戋」属精纽元部,二字古音相近。「image001.png」为「輚」之异体。「輚」「俴」谐声可通。毛传:「俴,浅。」「?」,从「竹」,「周」声《望山》简一·三「少?」,亦见于《望山》简一·九,作「少image003.png」,疑为「筹」字异体(参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中文系《望山楚简》第八八页注释九,中华书局一九九五年)文献中「周」「丩」「寿」声字可通(参《古字通假会典》第七三五、七八〇页)。[3]对于“小戎”,毛传仅简单地言“小戎,兵车也。”郑笺则言:“此群臣之兵车,故曰小戎。”排除了秦公兵车,孔疏:“兵车,兵戎之车,小大应同,而谓之小戎者,《六月》云:‘元戎十乘,以先启行。’元,大也。先启行之车谓之大戎,从后行者谓之小戎,故笺申之云:‘此群臣之兵车,故曰小戎。’言群臣在元戎之后故也。”郑笺“此群臣之兵车”、孔疏“兵戎之车,小大应同”皆不确,小戎当仅是兵车中车型较小者,无关君臣,由诗中小戎可载旆即可见,小戎也可以作为元戎领军先行,所以孔疏别以元戎为大戎先启行,以小戎为后行,皆只是为牵合郑笺而已,实无确据。《小戎》诗中,涉及人物有二,一个即乘兵车的作者,另一个即“在彼板屋”的“君子”,如诗文所见,“我念君子”的“”当即作者,“君子”则当居于西戎,所以《小序》所言“国人则矜其车甲,妇人能闵其君子焉”显然不确。现代诗说多仅取毛诗后说,只认为是妇女思念出征的君子,明显更是不能成立,《小戎》中驾兵车者与在板屋者显然是在同一时间背景之下,诗中没有任何时间的过渡描述,如果说是妇女思夫的作品,难不成这个君子会分身术吗?不过《毛诗序》虽然多有臆说,但《序》中对于先秦诗说也确实偶有所继承,且继承的先秦诗说与鲁诗说较近,此点笔者之前的解析内容已经多次提到,而《小戎》序中继承先秦诗说的部分,估计很可能就是“备其兵甲,以讨西戎”句。《毛诗序》指为秦襄公、《诗古微》指为庄公,盖都是由伐戎而衍生的对应关系。现在既然已知二说皆不确,则《诗序》所指伐戎者,当对应于秦穆公,据《史记·李斯列传》:“昔缪公求士,西取由余于戎,东得百里奚于宛,迎蹇叔于宋,来丕豹、公孙支于晋。此五子者,不产于秦,而缪公用之,并国二十,遂霸西戎。”《史记·秦本纪》:“三十七年,秦用由余谋伐戎王,益国十二,开地千里,遂霸西戎。”可见秦穆公的主要功业,即“霸西戎”。由“来丕豹、公孙支于晋”可推知,公孙支很可能即晋武公之孙。“迎蹇叔于宋”的蹇叔则很可能为邗国公族,此点可参看笔者《清华简七〈子犯子余〉韵读》[4]中邗叔的相关论述。而“西取由余于戎”就是“霸西戎”的关键,《史记·秦本纪》:“三十四年,楚太子商臣弑其父成王代立。缪公于是复使孟明视等将兵伐晋,战于彭衙,秦不利,引兵归。戎王使由余于秦。由余,其先晋人也,亡入戎,能晋言。闻缪公贤,故使由余观秦。秦缪公示以宫室、积聚。由余曰:‘使鬼为之,则劳神矣。使人为之,亦苦民矣。’缪公怪之,问曰:‘中国以诗书礼乐法度为政,然尚时乱,今戎夷无此,何以为治,不亦难乎?’由余笑曰:‘此乃中国所以乱也。夫自上圣黄帝作为礼乐法度,身以先之,仅以小治。及其后世,日以骄淫。阻法度之威,以责督于下,下罢极则以仁义怨望于上,上下交争怨而相篡弑,至于灭宗,皆以此类也。夫戎夷不然。上含淳德以遇其下,下怀忠信以事其上,一国之政犹一身之治,不知所以治,此真圣人之治也。’于是缪公退而问内史廖曰:‘孤闻邻国有圣人,敌国之忧也。今由余贤,寡人之害,将奈之何?’内史廖曰:‘戎王处辟匿,未闻中国之声。君试遗其女乐,以夺其志;为由余请,以疏其间;留而莫遣,以失其期。戎王怪之,必疑由余。君臣有间,乃可虏也。且戎王好乐,必怠于政。’缪公曰:‘善。’因与由余曲席而坐,传器而食,问其地形与其兵势尽詧,而后令内史廖以女乐二八遗戎王。戎王受而说之,终年不还。于是秦乃归由余。由余数谏不听,缪公又数使人间要由余,由余遂去降秦。缪公以客礼礼之,问伐戎之形。”而据《春秋·文公二年》:“二月甲子,晋侯及秦师战于彭衙,秦师败绩。……冬,晋人、宋人、陈人、郑人伐秦。”《左传·文公二年》:“二年,春,秦孟明视帅师伐晋,以报殽之役。二月,晋侯御之,先且居将中军,赵衰佐之。王官无地御戎,狐鞫居为右。甲子,及秦师战于彭衙,秦师败绩。……冬,晋先且居、宋公子成、陈辕选、郑公子归生伐秦,取汪及彭衙而还,以报彭衙之役。卿不书,为穆公故,尊秦也,谓之崇德。”是彭衙之役在一年中发生了两次,《史记》混淆了两次彭衙之役的时间。秦穆公得戎臣由余是在彭衙之役一年后,是即公元前624年左右。《韩非子·十过》:“昔者戎王使由余聘于秦,穆公问之曰:‘寡人尝闻道而未得目见之也,愿闻古之明主得国失国何常以?’由余对曰:‘臣尝得闻之矣,常以俭得之,以奢失之。’穆公曰:‘寡人不辱而问道于子,子以俭对寡人何也?’由余对曰:‘臣闻昔者尧有天下,饭于土簋,饮于土铏,其地南至交趾,北至幽都,东西至日月之所出入者,莫不宾服。尧禅天下,虞舜受之,作为食器,斩山木而财之,削锯修之迹流漆墨其上,输之于宫以为食器,诸侯以为益侈,国之不服者十三。舜禅天下而传之于禹,禹作为祭器,墨染其外,而朱画其内,缦帛为茵,蒋席颇缘,觞酌有采,而樽俎有饰,此弥侈矣,而国之不服者三十三。夏后氏没,殷人受之,作为大路,而建九旒,食器雕琢,觞酌刻镂,四壁垩墀,茵席雕文,此弥侈矣,而国之不服者五十三。君子皆知文章矣,而欲服者弥少,臣故曰俭其道也。’由余出,公乃召内史廖而告之,曰:‘寡人闻邻国有圣人,敌国之忧也。今由余,圣人也,寡人患之,吾将奈何?’内史廖曰:‘臣闻戎王之居,僻陋而道远,未闻中国之声,君其遗之女乐,以乱其政,而后为由余请期,以疏其谏,彼君臣有间而后可图也。’君曰:‘诺。’乃使史廖以女乐二八遗戎王,因为由余请期,戎王许诺。见其女乐而说之,设酒张饮,日以听乐,终岁不迁,牛马半死。由余归,因谏戎王,戎王弗听,由余遂去之秦,秦穆公迎而拜之上卿,问其兵势与其地形,既以得之,举兵而伐之,兼国十二,开地千里。”《吕氏春秋·不苟》:“秦缪公见戎由余,说而欲留之,由余不肯。缪公以告蹇叔,蹇叔曰:‘君以告内史廖。’内史廖对曰:‘戎人不达于五音与五味,君不若遗之。’缪公以女乐二八人与良宰遗之。戎王喜,迷惑大乱,饮酒,昼夜不休。由余骤谏而不听,因怒而归缪公也。”可见由余本无意归秦,在秦穆公“以女乐二八”迷惑戎王后,才离戎归秦助秦穆公成其霸业,是秦穆公“说而欲留之”正可与《小戎》“乱我心曲”相应,《史记》的“缪公又数使人间要由余,由余遂去降秦”又可与《小戎》诗中的“我念君子,温其在邑。方何为期,胡然余念之。”对应,故《小戎》诗很可能就是秦穆公自作或命臣属代作,寄诗戎臣由余,希望打动由余使其归秦的作品。若此推测不误,则《小戎》自然当即成文于春秋前期末段的公元前624年左右。

  整理者注〔二〕:“五备桹?:《毛诗》作「五楘梁辀」上古音「备」属并纽职部,「楘」属明纽屋部,音近可通。《释文》:「楘,本又作鞪。」「鞪」「楘」谐声可通。《说文·木部》:「桹,高木也从木,良声。」《汉书·地理志》注引《诗》作「五楘良辀」。「桹」「梁」「良」上古音近可通。「?」,从「木」,「舟」声「?」「辀」谐声可通。[5]职部、屋部相去甚远,整理者所说“上古音「备」属并纽职部,「楘」属明纽屋部,音近可通。”不知何据。按《说文·木部》:“楘,车历录束文也。从木敄声。《诗》曰:五楘梁辀。”则“敄声”的“”当为明母侯部字,而“备”、“祔”相通[6],“祔”为帮母侯部,“”、“”存在相通条件如此才成可证。对于《毛诗》此句,《毛传》言“五,五束也。楘,历录也。梁辀,辀上句衡也。一辀五束,束有历录。”《释文》:“楘音木,本又作鞪,历录也,曲辕上束也。”清代王夫之《诗经稗疏》卷一:“五楘:毛传曰:‘楘,历录也。’一辀五束,束有历录。《集传》曰:‘历录然,文章之貌。’增一‘然’字而削一‘有’字,文义遂成参差,以历录为束缚陆离之状矣。夫言束有历录,则历录自为一物而可谓之历录然哉?且古未闻以历录状文章者。或因历录、陆离声相近而附会之耳。《说文》曰:‘楘,车历录束交也。’束交者,束之互相交,如画卦交爻作乂也。《广雅》曰:‘繀(素对切)车谓之厤鹿。’厤鹿即历鹿也。许慎说着丝于筟车为繀筟车者,纺车也。纺车相维之绳,上下转相萦,则是历录者,纺车交萦之名而借以言车之楘也。辀之束有五,一当轸,一当伏兔,一当伏兔上轵(亦有轵名非轴头也),一当前辂,一当辂上曲承轼处(舆之系于辀者在此)。五束辀体,不可枘凿,恐致脆折,故皆用束。其束之或金或革,未详其制,而于束之上更以丝交萦如纺车之左右互维,务为缠固,此之谓历录,抑何文章之有耶?器服之制。若拘文臆度设使为之,必失古人之精意,非形不典雅则速败而已矣。益以知古注疏之不可意为増减、求俗学之易喻也。”所说虽不失其义,但未免过于曲折。安大简的“”及毛诗的“”,盖即对应后世的“”、“”,《集韵·遇韵》:“紨,缚,缚绳也,或从尃。”《玉篇·糸部》:“䋷,缚也。”《考工记》:“是故辀欲颀典。”郑玄注:“颀典,坚刃貌。郑司农云:‘颀读为恳,典读为殄。驷马之辕,率尺所一缚,恳典似谓此也。’”贾公彦疏:“先郑云‘四马之辕,率一尺所一缚’者,此即《诗》‘五楘梁辀’, 一也。”可见“率一尺所一缚”即对应“五楘”,“”用为“缚”,则名词义的“”自然也即“缚绳也”。对比《说文·革部》:“鞪,车轴束也。”则《说文·木部》:“楘,车历录束交(文)也。”中的“交(文)”字当为衍文,孔疏的“历录,盖文章之貌也”很可能是为了牵合《说文》而衍生之说。除整理者注所引外,宋代欧阳德隆《增修校正押韵释疑》卷五、宋代王昭禹《周礼详解》卷三十六引《小戎》也皆作“五楘良辀”,但因为《考工记》亦有“良辀”,所以很难判断这些引文是不是因《考工记》而误。安大简既然作“”从木,则整理者括注为“”似不如按《毛诗》读为“”更适合。

 

遊環image004.png(脅)敺(驅)〔三〕,image005.png(鈐)紳(靷)?(鋈)image006.png(續)〔四〕。

  整理者注〔三〕:“游环image004.png敺:《毛诗》作「游环胁驱」image004.png」,简文作「image007.png」,从「攴」,「?(业)」声。「?」之右下部为容纳「攴」旁而省形,疑此字即「胁迫」之「胁」的专字上古音「业」属疑纽叶部,「胁」属晓纽叶部,二字音近,故「业」可作「胁」之声符。「敺」,「驱」之异体。《说文·马部》:「驱,马驰也敺,古文驱从攴。」[7]image004.png”字既然从“”,则相对于整理者所说“疑此字即「胁迫」之「胁」的专字”似更值得考虑此字是“搚”字的异体,字又作“拹”,《说文·手部》:“拹,摺也。从手劦声。一曰拉也。”《玉篇·手部》:“搚,吕阖、虚业二切,摺也。拹,同上。”清代王念孙《读书杂志·管子·大匡》“胁之”条:“‘使公子彭生乗鲁侯,胁之,公薨于车。’尹注曰:‘拉其胁而杀之。’引之曰:彭生之杀鲁侯、固由断其胁骨,然‘胁之’之‘胁’非谓胁骨也。胁即拹字之假借,《说文》曰:‘拹,摺也。一曰拉也。’摺,败也;拉,摧也,摧折也。《玉篇》拹音吕阖、虚业二切,虚业切之音正与胁同,故借胁为拹。庄元年《公羊传》说此事曰:‘拹干而杀之。’何注曰:‘拹,折声也。以手拹折其干。’《释文》:‘拹,本又作搚,亦作拉。’然则‘拹之’者,以手摧折之也。若以为胸胁之胁,则当云‘折其胁’,不得云‘胁之’矣。今使折人之首而曰‘首之’,折人之足而曰‘足之’,其可通乎?

  整理者注〔四〕:“image005.png绅?image006.png:《毛诗》作「阴靷鋈续」image005.png」,从「韦」,「含」(「今」之繁文)声,即「?」字,「?」之异体?」,系衣襟的带子《礼记·内则》「衿缨綦屦」,《释文》:「衿,本又作?。」简文「?」,当指皮制之带《说文·革部》:「靷,引轴也。从革,引声。image008.png,籀文靷。」裘锡圭、李家浩:「简文『绅』和『?』当读为『靷』……王国维在《史籀篇疏证》中怀疑籀文『靷』的右旁本从『image009.png简文用为『靷』的『绅』字或从『image010.png』,可证籀文『韧』的右旁确实是『image009.png』的繁文。」(参湖北省博物馆《曾侯乙墓》第五〇六页注三四)《上博一·孔》简二「亓诃(歌)绅而荨」,「绅」读为「引」(参黄德宽、何琳仪、徐在国《新出楚简文字考》第九二页,安徽大学出版社二〇〇七年)「?」,从「金」,「夭」声,「鋈」之异体。毛传:「鋈,白金也。」「image006.png」,从「纟」,「犊」省声,「续」之异体。[8]对比《小戎》诗句中构词方式,则“?”应为“绅”的修饰词,“”本就是皮革所制的带,用于修饰“”的“?”如果按整理者的理解“当指皮制之带”则未免于义重复,且整理者也未举任何证据来支持自己的这个说法,故所说恐不确。而如果按《毛传》读为“”理解为“揜軓也”,“”、“”会被分为二物,这样理解的“”明显不能与“”对应。“阴”是先秦时期的常用字,如果真的“阴”字存在有特指车上某个器件的词义,那么为了表述清晰、避免误解,通常会另造一个音义相当的新字来指代,而古今字书未见存在这样的新字,《毛传》所言“揜軓也”本身也没有任何先秦辞例证据,甚至也不是抄自《尔雅》,所以这完全可能只是汉代造说而已,故《毛传》所说也当非是。孔疏为牵合二者,言:“‘阴,揜轨’者,谓舆下三面材,以板木横侧车前,所以阴映此轨,故云揜轨也。靷者,以皮为之,系于阴板之上,今骖马引之。”但其说清代胡承珙《毛诗后笺》已驳,《毛诗后笺》卷十一:“戴氏《考工记图》曰:‘车旁曰輢,式前曰軓,皆揜舆板也。軓以揜式前,故汉人亦呼曰揜軓。《诗》谓之阴。’‘式前揜板直曰軓,累呼之曰揜軓,如约毂革直曰軝,累呼之曰约軝。’阮氏《车制图解》曰:‘阴者,舆前式下板也。’‘軓之为物,盖在舆前轸下正中,略如伏兔,为半规形以围辀身。辀与舆之力在后轸则有任正以持之,在前轸则有軓以衔之,故左右转戾不致败折。’‘此阴板掩乎辀前空处,下垂至辀上,并軓亦揜之使不见,故阴即名揜軓,且为舆前容饰也。或直命揜軓为軓者,误矣。’程氏《通艺录》曰:‘辀侯起处正当前轸,自于前轸下与辀侯起处牙错相嵌而函之。如是则范围此辅全系乎此,故谓此处为軓,实非别有一物。轸围尺一寸,辀围较大,相函不能齐平,正当舆前,不可无以饰之,此揜軓之所由设与?’承珙案:阮程二说是也。軓在舆下,阴在轼前,阴高于軓,是名揜軓。笺云‘揜軓在轼前垂辀上’,所言只有一面。正义谓‘以板木横侧车前,所以阴映此軓’,则似车左右亦有阴板,恐非。至‘阴靷’者,谓阴下之靷。《正义》谓靷以皮为之,系于阴板之上,亦非也。《说文》:‘靷,引轴也。’(杨倞注《荀子》引《说文》:‘靷,所以引轴者也。’《诗》《传》不言‘轴’,许云‘轴’以着明之。)哀二年《左传》邮良曰:‘我两靷将絶,吾能止之。’《正义》曰:‘古之驾四马者,服马夹辕,其颈负轭,两骖在旁挽靷助之。诗所谓阴靷鋈续是也。’盖靷从舆下而出于軓前,以系于衡,其革不能如此之长,必须为环以接续之,故曰‘鋈续’。其后则系于车轴,故《说文》以靷为引轴。《广雅》:‘阴靷,伏兔也。’此语虽误,然伏兔本在轴上,正以靷系于轴,故张揖致有此误。若靷系于阴板之上,阴板非挽舆得力之处,何以引车?《诗》以‘阴靷’连言者,殆以其自下而出于挽軓之前,故曰‘阴靷’耳。”可见靷并非“系于阴板之上”,因系而牵合“”、“”自然也不成立,故孔疏甚误。不过,胡承珙虽然另寻别解,转而认为“殆以其自下而出于挽軓之前,故曰‘阴靷’”也并无所据,靷大部分都是可见的,专以“其自下而出于挽軓之前”得名“阴靷”未免不大可能,既在舆下则诗人触目得见自然更不大可能,胡承珙此说当仅是因为《毛诗》作“阴”字而已。高亨先生《诗经今注·小戎》:“阴,借为黔,黑色。[9]所说当可从,安大简的“?”与《毛诗》的“”皆可读为“”,“?绅”完全可以理解为黑色的靷。

 

image011.png(文)?(鞇)象image012.png(轂)〔五〕,加(駕)亓(其)䭼(骐)馺(驥)〔六〕。

  整理者注〔五〕:“image011.png?象image012.png:《毛诗》作「文茵畅毂」。「image011.png」,从「目」,「文」声。「?」,「革」「韦」二旁古通,「?」为「鞇」之异体。《说文·艸部》:「茵,车重席。从艸,因声。鞇,司马相如说茵从革。」「象」,阜阳汉简S一二三亦作「象」胡平生以为「象毂」可依毛传释为「长毂」,或以为「象毂」是指有文饰之车毂(参胡平生、韩自强《阜阳汉简诗经研究》第七八至七九页)。程燕认为「象」「畅」上古音皆属阳部,叠韵可通(参程燕《诗经异文辑考》第一七八页)。「image012.png」字略有残损,当是从「木」,「㝅」声,「榖」字繁体。「榖」「毂」谐声可通。[10]从革的“鞇”当本是特指皮制蓐,从艸的“茵”则为草编蓐,从竹的“筃”为竹编蓐。毛传解“文茵”为“虎皮”,《玉篇·艸部》:“茵,于仁切,茵蓐,《诗》‘文茵畅毂’,文茵,虎蓐。”而要解“文茵”为“虎皮”、“虎蓐”则《诗》中原字自当是“鞇”才有可能,《释名·释车》:‘文鞇,车中所坐者也。用虎皮为之,有文采,鞇,因也,因以下舆相连著也。”因此安大简作“?”才合于《小戎》原诗义,“文?”即天然有花纹的皮蓐,《尔雅·释地》:“东北之美者,有斥山之文皮焉。”郭璞注:“虎豹之属,皮有缛采者。”小型动物的皮不足以为车蓐,故可知“文?”当是以虎豹之皮为蓐,所以才有毛传解“文茵”为“虎皮”。笔者《安大简〈邦风·秦风·驷驖(四牡)〉解析》已指出:“安大简《驷驖》‘以象牙为饰’的‘象车’当与安大简及阜阳汉简《小戎》所言‘象毂’之车性质类似,‘象毂’应即以象牙装饰的车毂,安大简《小戎》整理者注引《阜阳汉简诗经研究》以‘象毂’如毛传解为长毂或另解为有文饰的车毂,所说当不确。《楚辞·离骚》:‘为余驾飞龙兮,杂瑶象以为车。’王逸注:‘象,象之牙也。’《韩非子·十过》:‘昔者黄帝合鬼神于泰山之上,驾象车而六蛟龙。’清代王士祯《带经堂集·渔洋诗·拟美女篇》:‘瑶象饰香毂,玉轪鸣锵锵。’清代陈维崧《乌栖曲》:‘青牛作幰象牙毂,春风夜夜城南宿。’皆是以象牙饰车之证。[11]

  整理者注〔六〕:“加亓䭼馺:《毛诗》作「驾我骐馵」。「加」「驾」谐声可通「䭼」,「骐」之异体。上古音「馺」「馵」二字远隔,难以相通疑「馺」读为「骥」。从「及」得声之字,上古音多属见纽缉部,「骥」或归见纽微部,音近可通。[12]网友cbnd指出:“安大简《秦风·小戎》篇中‘驾其骐馺’的‘馺’应该是‘?’字之误。楚简文字中,‘及’与‘殳’写法相近易混。‘?’字从马,殳声。‘殳’为侯部字,‘?’字韵部也当为侯部。这样‘?’字可以与上面的‘驱(侯部)’、‘续(屋部)’、‘毂(屋部)’字押韵。如果将其读作‘骥’,则失韵了。今本《诗经》与‘馺〈?〉’对应之字为‘馵’,古音为章母侯部字,与从‘殳’得声的‘?’字读音关系极近,‘?’可读作‘馵’。[13]所说当是。

 

我念君子〔七〕,image013.png(温)亓(其)【?五】女(如)玉〔八〕。

  整理者注〔七〕:“我念君子:《毛诗》作「言念君子」。郑笺:「言,我也。」[14]杨树达先生《高等国文法》第三章“代名词”:“贰、自称人称代名词之音系:1、‘吾’‘我’‘卬’三字旧皆属疑母。2、‘台’‘余’ ‘予’三字旧皆属喻母,古音盖当属定母。3、‘朕’旧属澄母,‘身’旧属审母,古音盖当属端定母。[15]已将第一人称代词分属三系,对应于“我”的“言”自然也是疑母系。疑母系第一人称代词中,歌部的“我”出现得最早,殷商时期已经使用。春秋初期左右出现了转入元部的“言”,《诗经》多有用例,大约同时期出现的转入阳部的“卬”则相对而言用例较少。春秋前期末段左右出现了转入鱼部的“吾”,但使用面较窄,至春秋末期左右使用上才较为流行,因此《诗经》中无第一人称代词“吾”的用例。用于泛称的“君子”一词是春秋初期出现的,此点可参看笔者在《清华简〈芮良夫毖〉解析》[16]的相关论述,故《小戎》诗也不会早于春秋初期。

  整理者注〔八〕:“image013.png亓女玉:《毛诗》作「温其如玉」。「image013.png」,从「心」,「image014.png」声,「愠」之初文。「image013.png」「温」谐声可通。[17]“如玉”的比喻,先秦文献中时间较确定者最早可见于《诗经》的《召南·野有死麕》,笔者《安大简〈邦风·召南·野有死麕〉解析》已指出“《野有死麕》篇的成文时间很可能当不早于春秋前期后段。”此外,这个比喻还见于清华简五《厚父》,笔者《清华简〈厚父〉解析》[18]也已指出:“成文于春秋后期之初的《厚父》篇,当即是宋襄公称霸时期为宋文化的前身殷商文化造势的成品。”故不难判断《小戎》篇的成文时间当不早于春秋前期后段至春秋后期初段,这正合于前文解析内容所分析的“《小戎》诗很可能即秦穆公思得戎臣由余之诗,其成文时间很可能就是春秋前期末段的公元前624年左右。

 

才(在)皮(彼)板屋〔九〕,image015.png(撓)我心曲〔一

  整理者注〔九〕:“才皮板屋:《毛诗》作「在其板屋」。「皮」,读作「彼」「彼」「其」义近,上文《何彼襛矣》「其钓维何」之「其」,简本亦作「皮」[19]《毛传》已言“西戎板屋”,则若按《诗序》伐戎说,君子能居于板屋,自然是已攻下戎邑,那么《小戎》作者何以还要驾戎车而念君子,这是毛诗说内在的不协调。而按笔者前文解析的分析,驾车的“”非常可能即是言秦穆公,在板屋的“君子”可能即是戎臣由余,则无论是时间范围,还是空间情境,皆可与《小戎》所述相合。

  整理者注〔一〇〕:“image015.png我心曲:《毛诗》作「乱我心曲」。「image016.png」字,徐在国隶定作「image015.png」,从「又」,「嚣」声,疑「挠」字之异体。上古音「嚣」属晓纽宵部,「挠」属泥纽宵部;典籍中「嚣」与「敖」,「敖」与「浇」通(参《古字通假会典》第七九七页)。《广雅·释诂》:「挠,乱也。」《左传》成公十三年:「散离我兄弟,挠乱我同盟,倾覆我国家。」《毛诗》作「乱」,盖因「image015.png」「乱」形近而误「挠」「乱」义亦相近。或以为「image016.png」当隶定作「image017.png」。楚文字中「image017.png」作「image018.png」(《郭店·尊德义》简二三)「image019.png」(《帛书·乙》四)、「image020.png」(《清华陆·郑武》简四)等形,简文「页」形疑为「image021.png」之误书。「image022.png」,象形,与《说文》「曲」字古文同。[20]对比传世本《诗经》,安大简《邦风》中同义替换的情况不在少数,故安大简的“”与《毛诗》的“”完全可以是同义替换关系,《小戎》的“挠我心曲”类似于《诗经·小雅·何人斯》的“祗搅我心”,彼“”字《毛传》言:“搅,乱也。”又《荀子·议兵》:“若以卵投石,以指挠沸。”杨倞注:“挠,搅也。”慧琳《一切经音义》卷五十七:“挠捞,上好高反。《广雅》云:‘挠,乱也。’《声类》云:‘搅也。’”故“挠”、“搅”、“乱”可以互训。《何人斯》诗用到“者”、“也”、“谁”,因此不难判断是成文于春秋前期,正与《小戎》最可能成文于春秋前期末段的公元前624年相近。“挠我心曲”可用于思友人,《文选·刘桢〈赠徐干〉》:“思子沈心曲,长叹不能言。”李善注引《小戎》言:“毛诗曰:在其板屋,乱我心曲。”即其辞例,因此并非如郑笺所言“此上四句者,妇人所用闵其君子。”而是用于秦穆公思戎臣由余也完全成立。

 

?(俴)駟孔群〔一一〕,鉤矛?(鋈)image023.png(錞)〔一二〕

  整理者注〔一一〕:“?驷孔群:《毛诗》作「俴驷孔群」《战国策·燕策二》「使齐犬马?而不言燕」,黄丕烈曰:「?,鲍本无。」吴氏《补》曰:「一本『犬马?』,姚同。字书无『?』字,恐即『贱』。」(参诸祖耿《战国策集注汇考》第一六〇五页,凤凰出版社二〇〇八年)「?」「俴」谐声可通。[21]所引《战国策·燕策二》句,缪文远先生《战国策新校注》已指出:“此句,帛书作‘使齐大戒而不信燕’,当据改。[22]是整理者所引“?”字用例实际上很可能并不存在。《毛传》:“俴驷,四介马也。”是读“”为“介”,戋、截相通[23],截犹言界,《鹖冠子·能天》:“散无方而求监焉,轶元眇而后无,杭澄幽而思谨焉,截六际而不绞。”陆佃注:“截,言以此为界。”故《毛传》是以“俴驷”即“驷介”。郑玄注则言:“俴,浅也,谓以薄金为介之札。”是训“浅”为“薄”,若按此说则当言“俴甲”而非“俴驷”,而且驾战车的马本就尚力,薄甲减少的那点儿重量相对于战车而言九牛一毛,披薄甲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另一方面,《诗经·小雅·车攻》毛传:“宗庙齐毫,尚纯也;戎事齐力,尚强也;田猎齐足,尚疾也。”可见描述战马毛色不齐,正是反衬出“戎事齐力,尚强也。”闻一多《诗经通义·小戎》:“《诗》具言马之毛色,曰骐、曰骝、曰騧、曰骊,是未披甲明矣。[24]故郑说“谓以薄金为介之札”当不可从。《释文》:“俴驷,《韩诗》云:驷马不着甲曰俴驷。”盖是与人不着甲称“”同指,清代胡承珙《毛诗后笺》卷十一:“此与《管子·参患》篇‘甲不坚密与俴者同实’、‘将徒人与俴者同实’,二‘俴’字相近,然《清人》明言‘驷介’,成二年《左传》鞍之战‘齐侯不介马而驰’本非兵家之常,此诗方言兵车之备,岂反以不介为词,可知韩义之不如毛矣。”所指出的问题确实存在,但考虑到三家诗用字往往更接近安大简,三家诗说也时有先秦诗说之遗,毛诗说则多为造作,则《韩诗》说的“驷马不着甲曰俴驷”也不宜轻视。笔者认为,《小戎》中的“驷马不着甲”恰说明此时只是在准备战事,而不是出征作战,备战时人、马自然都无需着甲,《小序》所言“备其兵甲,以讨西戎”正是尚未征讨西戎的表述,后世为牵合“妇人能闵其君子”及《诗》中的“在其板屋”,所以才将《小戎》指为出征,由此也可见思夫说实误。

  整理者注〔一二〕:“钩矛?image023.png:《毛诗》作「厹矛鋈錞」。「厹」毛传:「三隅矛也。」孔疏:「矛刃有三角,盖相传为然也。」「钩」当读如本字,「厹」为借字。「钩」即勾兵,戈戟之属,与「矛」对举成文。《急就篇》「矛诞镶盾刃刀钩」,颜注:「钩,亦镶属也,形曲如钩而内利,所以拘牵而害人也。」「image023.png」即「淳」字,「淳」「錞」谐声可通。[25]由安大简和毛诗结合来看,《小戎》诗原始形态很可能仅是作“句矛”,《诗经·大雅·公刘》:“弓矢斯张,干戈戚扬。”郑笺:“戈,句矛戟也。”战国文字“句”、“叴”字形区别明显,不易讹误,故当是秦汉隶书中讹“勹”为“九”,才由“句”转写为“”,由《毛传》释“”为“三隅矛”而非“戈”,即可明证《毛诗》只会是汉代写本而非其所宣传的古文本。整理者注言“「钩」当读如本字,「厹」为借字。「钩」即勾兵,戈戟之属,与「矛」对举成文。”明显是析“钩”、“矛”为两种兵器,而笔者前文解析内容已言,《小戎》句中车马器、兵器的构词都是偏正结构,前一个字是用来修饰后一个字的,故“钩矛”即“句矛”也即勾兵,并非是勾兵与矛“对举成文”。

 

image024.png(旆)又(有)image025.png(苑)〔一三〕,竹image026.png(柲)绲?(縢)〔一四〕

  整理者注〔一三〕:“image024.pngimage025.png:《毛诗》作「蒙伐有苑」。「尨」,郑笺:「蒙,厖也……画杂羽之文于伐,故曰『厖伐』。」阮元《校勘记》:「厖,小字本同,闽本、明监本、毛本同,相台本『厖』作『尨』……按,依《说文》则『尨』者正字,『厖』者假借字,相台本不误。」简文正作「尨」,可与相台本印证「尨」有「杂色」之义《左传》闵公二年「衣之尨服,远其躬也」,杜预注:「尨,杂色。」上古音「蒙」「尨」均属明纽东部,二字音义俱近(参《古字通假会典》第二九页)。「image024.png」,从「羽」,「巿」声,「旆」之异体《释文》:「本或作?。」上古音「image024.png」「伐」均属并纽月部,音同可通(参《古字通假会典》第六五四页)《玉篇》:「?,盾也。《诗》曰『蒙?有菀』,本亦作『伐』」又:「?,同上。」刘刚认为「尨image024.png」是「杂羽装饰之旌旆」(参刘刚《〈诗·秦风·小戎〉「蒙伐有苑」新考》,《中原文化研究》二〇一七年第五期)。「image025.png」,从「林」「田」,「image027.png」(「夗」之初文省形)声,「苑」之异体。战国文字中或从「艸」作「image028.png」(《包山》简一五一)、「image029.png」(《九店》简五六·二二)等形。《韩诗》作「宛」。[26]所说以《毛诗》的“伐”非盾而当为旗帜,前人已有所论,清代陆奎勋《陆堂诗学》卷四:“《毛传》:‘伐,中干也。’《集传》因之。据《考工》熊旗六旒以象伐,当是缀羽旗帜。”清代顾镇《虞东学诗》卷五:“伐,旧谓中干;蒙,旧谓讨羽。按:二章既言画龙于盾,而三章又言画羽于盾,何言盾之详耶?陆奎勲引《考工》熊旗六斿以象伐,谓当是缀羽旗帜,其说近之。”闻一多《诗经通义·小戎》:“《传》读‘伐’为‘?’,故训中干,干亦盾也。然上已言龙盾,此似不宜再言?,窃意‘伐’当为‘茷’,‘茷’即‘旆’也。《六月》‘白旆央央’,《正义》、《释文》俱作‘白茷’;《左传·定四年》‘綪茷旃旌’,即綪旆也。[27]“旆”为领军大旗,是每支部队的先锋标志,不是普通兵车所能有的,《左传·庄公二十八年》:“子元、斗御疆、斗梧、耿之不比为旆。斗班、之孙游、王孙喜殿。”杜预注:“子元自与三子特建旆以居前。”孔颖达疏:“军行之次,旆最在先。故宣十二年《传》称令尹南辕反旆,是旆居前而殿在后也。”《左传·宣公十二年》:“令尹南辕、反旆。”杜预注:“旆,军前大旗。”《左传·宣公十二年》:“晋人或以广队不能进,楚人惎之脱扃,少进,马还,又惎之拔旆投衡,乃出。”孔颖达疏:“军行则旆在军前,不是车皆有旆也。此盖是晋人在军之前载旆之车。”因此可知“小戎”、“元戎”当非为大、小之别,“元戎”的“元”当训“首”、“先”而非如孔疏理解为“大”,“小戎”同样可以为“元戎”,由此也可见《小戎》诗的作者若非秦公则必为能任一支部队先锋统帅的重臣,绝非普通大夫。整理者注所引刘刚《〈诗·秦风·小戎〉「蒙伐有苑」新考》以《毛诗》“伐”当如安大简读为“旆”,董露露《〈诗经·秦风·小戎〉“蒙伐有苑”解》则提出:“image025.png’是‘苑’之异体,当通作‘郁’,为‘文饰繁盛’之义。‘蒙伐有苑’可译为‘盾上的杂色文饰华美繁盛’,‘尨image024.png又(有)image025.png’可译为‘杂羽装饰的旌旆五彩缤纷’或‘旌旗上的杂色文饰非常华美’,二者于诗意和史实皆通。[28]认为安大简说与毛诗说二说皆通,但权衡之下,安大简作“”明显优于旧说解《毛诗》的“”为盾。原因很简单,传世文献并未见“中干”用为“中盾”的实际用例,所有以“中干”为“中盾”之说都只存在于《小戎》诗的后世解说之中。所以,虽然董文将“苑”通假为“郁”解决了《毛传》训“苑”为“文貌”的问题,但仍无法解决训“”为“中干”的情况。论证观点的原则很简单,有证胜无证,强证胜弱证,多证胜少证,董文无法在“中干”成证,自然就不及刘文的论证更为详备可靠。

  整理者注〔一四〕:“image026.png绲?:《毛诗》作「竹闭绲縢」。「image026.png」,从「木」,「image030.png」声,「柲」之异体image030.png」于战国文字多见,如《郭店·唐虞》简二八、《上博一·䊷》简二〇、《清华壹·楚居》简五等,均读「必」。《仪礼·既夕礼》「有柲」,郑注:「柲……《诗》云『竹柲绲縢』。古文柲作枈。」上古音「闭」「柲」同属帮纽质部,音同可通。马瑞辰:「盖戈矛柄欑竹相比辅为之,而谓之柲,弓檠以竹为之,用以辅弓弩,亦谓之柲,其义一也。」(参《毛诗传笺通释》第三八二页)「绲」,简文作「image031.png」,见于《曾乙》简四五、一二三,赵平安认为此类字形所从之「昆」是在「image032.png」「image033.png」两种写法基础上移动部件的结果(参赵平安《释曾侯乙墓竹简中的「image034.png」和「image035.png」——兼及昆、黾的形体来源》,《新出简帛与古文字古文献研究》第三三页,商务印书馆二〇〇九年)。「?」,从「糸」,「絭」(从「糸」,「灷」声,「縢」省文)声,「縢」之异体。[29]清代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卷九:“‘齐闭作柲’者,《士丧礼》郑注:‘弓檠曰柲。縢,缘也。《诗》云:竹柲绲縢。’又《既夕记》注:‘柲,弓檠,弛则缚于弓里,备损伤,以竹为之。《诗》云:竹柲绲縢。’郑注《仪礼》多用《齐诗》,两引此诗皆作“柲”字,盖据《齐诗》文。‘鲁作䪐’者,《考工记·弓人》‘譬如终绁”、‘引如终绁’,注:‘绁,弓䪐也。弓有䪐者,为发弦时备频伤。《诗》云:竹䪐绲滕。’郑注《周礼》引《诗》作‘䪐’,盖从《鲁诗》也。”虽然“盖据《齐诗》文”、“盖从《鲁诗》也”并无确据,但当是三家诗异文则是确定的,由此也可见三家诗用字往往比《毛诗》更近于安大简。值得注意的是,毛传言“闭,绁。”而郑笺无说,先秦典籍基本皆是以“”训“”,因此才有孔疏的:“言‘闭,绁’者,《说文》云:‘绁,系也。’谓置弓䪐里,以绳绁之,因名䪐为绁。《考工记·弓人》注云:‘绁,弓䪐也。角长则送矢不疾,若见绌於䪐矣。’是绁为系名也,所绁之事则绲縢是也。”然而“竹䪐”、“绲滕”是二物,这一点是非常明确的,如果按孔疏理解的“置弓䪐里,以绳绁之”则“”只当是“”名而不当是“弓䪐”名,无由出现“因名䪐为绁”的情况。郑晚于毛,所以毛传将“”训为“”而郑笺无异说,郑玄又在注《考工记》时言“绁,弓䪐”,只能表明其继承了毛传,却不能拿来佐证毛传,《考工记》原文也显然不能理解“”为“弓䪐”,是毛传“闭,绁”的训说于先秦实无可证。战国文字中“必”字有书如隶书“世”字之形的情况(如上博二《民之父母》简二的“必”字),因此疑毛传是误识古文“”字为“靾”,又因“靾”即“”的俗体,才训为“闭,绁”的,《广韵·薛韵》:“绁,系也……俗作靾。”若此说不误,则毛传作者当另外得见某个版本的先秦《诗》篇,该版本很可能非常接近《鲁诗》而与《毛诗》颇多不同。

 

虎韔䶂(豹)image036.png(膺)〔一五〕,交鬯(韔)二弓〔一六〕。

  整理者注〔一五〕:“虎韔䶂image036.png:《毛诗》作「虎韔镂膺」。「image037.png」,从「image038.png」(象囊一类物件之形),「长」声,即「韔」字《说文·韦部》:「韔,弓衣也。从韦,长声。《诗》曰:交韔二弓。」「韔」,金文作「image039.png」(九年卫鼎,《集成》〇二八三一)、「image040.png」(三年师兑簋,《集成》〇四三一八),象弓藏于韔内之形。战国文字作「image041.png」(《望山》简二.九)、「image042.png」(《曾乙》简六七)等形「简文『image038.png』旁即由金文『image043.png』旁演变而成,又省『弓』而加注声符『长』,变会意字为形声字。」(参湖北省博物馆《曾侯乙墓》第五〇二页注一四)「䶂」,从「鼠」,「勺」声,「豹」之异体。楚简中有「䶂长」(《包山》简二六八)、「虎长」(《包山》简二七三),分别指豹皮和虎皮所做之韔image036.png」,从「糸」,「䧹」声,文献作「膺」或「缨」。《左传》桓公二年「鞶,厉,游,缨」,杜预注「缨,在马膺前,如索帬。」「image036.png」「膺」谐声可通。马瑞辰云:「(虎韔)以虎皮为弓室,犹以虎皮包干戈名建皋也……镂膺,当从范处义、严粲说,谓镂饰弓室之膺。弓以后为臂,则以前为膺,故弓室之前亦为膺耳诗上言『虎韔』,下言『交韔二弓』,不应中及马带,故宜从《传》说。」(《毛诗传笺通释》第兰八一页)简文「䶂image036.png」,指以豹皮饰制之「image036.png[30]《毛诗》的“镂”字,疑为“鼩”或“豿”字的通假。安大简的“”无论是否《小戎》原诗书作“豹”,要之都是从“勺”的字,隶书中“勺”、“句”存在形近的情况,故“豹”字有条件讹为“豿”,“”字有条件讹为“鼩”,《庄子·外物》:“任公子为大钩巨缁,五十犗以为饵,蹲乎会稽,投竿东海。”《释文》:“大钩,本亦作钓。”即“勺”、“句”讹误之例。在原诗句的语境中,明显不能径读为“豿”或“鼩”,推测《毛诗》的写者即因此认为“豿”或“鼩”是“镂”字的通假,所以改写为“镂”。《周易·井卦》:“九二:井谷射鲋,瓮敝漏。”中的“漏”字,上博简《周易》书作“缕”,阜阳汉简《周易》书作“屡”,马王堆帛书《周易》书作“句”,即“娄”、“句”相通之例。清代黄位清《诗异文录·自序》言:“《正义》云:‘毛氏字与三家异者,动以百数。’盖文字有古今通转之殊,而形声之讹传钞之误,皆所不免。大抵三家从今文,多正字;毛从古文,多假借字。”所说“三家从今文,多正字;毛从古文,多假借字”实际上反映的是《毛诗》用字每每不如三家诗近真的情况,这一点安大简中也已经有很多字例可以证明了,而前文推测的“镂”来源于“勺”、“句”在隶书中的讹误,同样说明《毛诗》用字不会早于隶书时代,因此所谓“毛从古文”,极大可能只是一种伪称的古文而已,就如笔者在《安大简〈邦风·周南·汉广〉解析》中所言:“何以目前可见最早的《邦风》内容安大简,每每可与今文三家诗印证,却总是不同于号称古文的《毛诗》?据《汉书·儒林传》:‘毛公,赵人也,治《诗》,为河间献王博士,授同国贯长卿。长卿授解延年。延年为阿武令,授徐敖。敖授九江陈侠,为王莽讲学大夫。由是言《毛诗》者,本之徐敖。’是《毛诗》较为晚出,……较之这些编造出来的世系,更为可能的情况明显是,《毛诗》是一种以汉代已认识的古文为形式,将今文《诗经》重写了一遍的版本,并且在这个重写过程中,为了刻意造出古感,显示出与三家今文不同,一些文字用罕见通假字替换了常见字,这样才可以合理解释为什么安大简《邦风》更近于三家今文而每每不同于《毛诗》。[31]关于“image036.png”字,马瑞辰所从范处义、严粲的“弓室之前亦为膺”实际上是非常可疑的说法,虎皮本就已有花纹,另加“镂饰”只会破坏本身的花纹完整性,且弓室两面即使有装饰,两面的装饰也往往是对称一致的,只“镂饰”一面未免毫无意义。现在安大简作“”而非“”,这个情况会更加明显,制弓袋不用整皮,却要分别用虎皮和豹皮两块拼接,如此制作的弓袋至少笔者未曾见闻于任何典籍。故笔者认为,安大简此处与弓室并及的“豹膺”,很可能既不是毛传所说“马带”,也不是《诗补传》所说“弓室之前”,而是可以作另外三种考虑:第一种考虑即“豹膺”是指弓的缨饰,《后汉书·西南夷列传》:“赍黄金、旄牛毦。”李贤注:“顾野王曰:毦,结毛为饰,即今马及弓、槊上缨毦也。”可见弓上也可以有缨饰,只是今不详其制而已;第二种考虑即“豹膺”指以豹皮制作的射箭时专用护胸。现代射箭运动有专门穿戴护胸的情况,如《射击与射箭技术指导》:“其他用具:……可以使用护臂、护胸、汗垫、背弓带、腰带、箭筒和棉纱等。[32]弓箭手的护胸严格地讲并不是用于保护胸部的,而是为了射箭时弓弦不会被擦挂到,先秦时将领在战车上作战通常都会着甲,所以推测可能也会专门为方便射箭而在甲上加一个护胸,避免弓弦被甲叶挂碍。盖是因为此护胸并非防具,只在射箭时会用到,所以才和弓袋放在一起。第三种考虑即“豹膺”指豹皮制弓衣背带,《文选·三月三日曲水诗序》:“离身反踵之君,髽首贯胸之长,屈膝厥角,请受缨縻。”张铣注:“缨、縻,皆系也。”是“缨”可以由“冠系”引申出“系”义,故有可能韔上的背带也称为“缨”。清代周悦让《倦游庵椠记·经隐·毛诗》:“本经三句皆言弓事,不宜间以马带,此‘膺’宜即是韔带。盖韔负于背,其系带必交于膺,以金刻饰之,故曰镂膺也。《传》乃以钩膺误之耳。”其所言“《传》乃以钩膺误之耳”即指《毛传》“膺,马带也。”而由周悦让所说则可见,《毛传》之所以指为“马带”,表明其所抄的近似于鲁诗说的旧诗说很可能与《毛诗》用字不同,是作“钩膺”而非“镂膺”,这也就对应了笔者前文解析所言“勺”讹为“句”、“句”通假为“镂”的转变过程。

  整理者注〔一六〕:“交鬯二弓:《毛诗》作「交韔二弓」。「image044.png」,即「鬯」字,《毛诗》作「韔」。《诗·小雅·采绿》「言韔其弓」,《释文》:「本亦作『鬯』。」以上三句《毛诗》作「虎韔镂膺。交韔二弓,竹闭绲縢」,简文次序与之有异。诗上言「虎韔」,下言「交韔」,所述为同一事类,宜在一句之内,而不当分属前后两句.,又「竹闭绲縢」缀于「交韔二弓」之后,语意不协,故以简文表达顺序为长。[33]《诗经·郑风·大叔于田》:“抑释掤忌,抑鬯弓忌。”毛传:“鬯弓,弢弓。”孔疏:“鬯者,盛弓之器。鬯弓,谓弢弓而纳之鬯中,故云‘鬯弓,弢弓’,谓藏之也。”安大简此处用“”而非前句的“”疑也有用“”为“弢弓”也即藏弓于韔中之义而别于上文的“”字之意。整理者注所说“以上三句”都是说的与弓有关的内容,无论怎样排列三句的顺序都不会影响理解,表达上也不存在什么差异,所以并不存在整理者所言“语意不协”、“以简文表达顺序为长”的情况。

 

我【?六】念君子〔一七〕,image045.png(載)image046.png(寢)image045.png(載)興〔一八〕。

  整理者注〔一七〕:“我念君子:《毛诗》作「言念君子」。[34]前文解析内容已言,《小戎》很可能就是“缪公又数使人间要由余”的作品,所以此处的“我念君子,载寝载兴”体现的就是秦穆公的思贤之切。

  整理者注〔一八〕:“image045.pngimage046.pngimage045.png兴:《毛诗》作「载寝载兴」。「image045.png」,简文作「image047.png」,字形又见于《清华捌·摄命》简三,从「?」,「食」声,读为「载」或疑「image045.png」为「?」之异体。《广雅·释诂》:「?,词也」《说文·甩部》:「?,设饪也从丮,从食,才声。读若载。」《韩诗》「载」作「再」(参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第四四七页)。「image046.png」,参前《关雎》注。[35]所说“image045.png」为「?」之异体”当是,《说文·丮部》:“?,设饪也。从丮从食,才声。读若载。”去除声符“”则为从丮从食,丮、肀无别,皆手持物状,是“?”可书为从肀从食的“image045.png”。“”当训“乃”而非“再”,《诗经·鄘风·载驰》:“载驰载驱,归唁卫侯。”毛传:“载,辞也。”陈奂《诗毛氏传疏》:“载者,词之乃也。《小戎》曰:‘载寝载兴’,《斯干》曰:‘乃寝乃兴’,是载与乃同义。”王先谦之说出陈乔枞《韩诗遗说考》卷二:“曹植《应诏诗》:‘騑骖倦路,再寝再兴。’乔枞谨案:《文选》李善注于騑骖句引《韩诗》曰:‘两骖雁行’,于再寝句引《毛诗》曰:‘言念君子,再寝再兴。’考《毛诗》:‘载寝载兴’不作‘再’字子建用《韩诗》故文与毛异,李善引《毛诗》亦作再,乃顺子建本诗之文耳。”但这段内容据刘跃进先生《文选旧注辑存》:“‘再寝再兴’,九条本、陈八郎本、朝鲜正德本、奎章阁本并作‘载寝载兴’。‘騑’,陈八郎本作‘霏’。李善注‘《韩诗》’,奎章阁本作‘《毛诗》’,‘再寝再兴’作‘载寝载兴’。[36]且《曹子建集》卷五、《艺文类聚》卷三十九、《海录碎事》卷九、《宝真斋法书赞》卷十九引曹植《应诏诗》皆是作“载寝载兴”,可见自唐宋以来,不止李善注究竟是用《毛诗》还是《韩诗》、是作“再寝再兴”还是“载寝载兴”,甚至曹植原诗究竟是作“再寝再兴”还是“载寝载兴”都已各版本不同,因此“载”字或书作“再”完全可能只是一种讹误。此句真正存在的异文,实当是晋代陆云《陆士衡集·答兄平原诗》:“玄黄长坂,载寐载兴”句所引《诗》,此句可证陆云所见《小戎》有作“载寐载兴”而非“载寝载兴”的情况。“寝”、“寐”之讹,安大简《周南·关雎》已见,原诗“寤寐求之”句的“寐”,安大简中即书为“image046.png”。另外,前面引文提到的《诗经·小雅·斯干》“乃寝乃兴”句,日本山井鼎《七经孟子考文补遗·毛诗注疏》言古本“寝作寐”,是古本《斯干》有作“乃寐乃兴”的情况。由此即可见,不仅安大简存在“寝”、“寐”互讹的情况,即使是传世的《诗经》版本,也时有“寝”、“寐”互讹之例,只是这些《诗经》版本皆已亡佚,安大简中“寝”、“寐”互讹的情况才显得较新奇而已。

 

猒〓(厭厭)良人〔一九〕,屖〓(遲遲)惪(德)音〔二〇〕。

  整理者注〔一九〕:“猒〓良人:《毛诗》作「厌厌良人」。「猒」「厌」谐声可通。[37]清代陈乔枞《韩诗遗说考》卷三:“《韩诗》曰:‘愔愔夜饮’,薛君曰:‘愔愔,和悦之貌也。’(《文选·魏都赋》注)乔枞谨案:《毛诗》‘厌厌夜饮’,《传》云:‘安也。’《释文》引《韩诗》作‘愔愔’,与《文选》注合。又《文选》卷十八《琴赋》注引亦同。《三仓》云:‘愔愔,性和也。’《声类》云:‘愔,和静貌也。’《毛诗·秦风》:‘厌厌良人’,《列女传》引作‘愔愔良人’,此《鲁诗》与毛氏异文也。《说文》:‘恹,安也,从心厌声。《诗》曰:恹恹夜飮。’段氏注云:‘《湛露》毛传:「厌厌,安也。」《释文》及《魏都赋》注引《韩诗》作「愔愔」。按「愔」字见《左传》祈招之诗,盖「愔」即「恹」之或体,「厌」乃「愔」之叚借。’马瑞辰曰:‘《魏都赋》愔愔醧燕正本《韩诗》,厌、愔二字双声,故通用。恹恹通作愔愔,犹《载芟》诗「厌厌其苗」即「䅧䅧」之通借也。《广韵》:「䅧䅧,苗美也。」义本《毛传》,《集韵》:「䅧䅧,苗齐等也。」本《郑笺》,段玉裁谓「愔」即「恹」之或体则非也。’”是《韩诗》、《鲁诗》似皆有作“愔愔”而非“厌厌”的情况。《左传》所引祈招之诗,《孔子家语·正论》引亦作“愔愔”,陈乔枞提到的《三苍》出自《一切经音义》所引。这里面唯一的问题就是,《左传》、《三苍》、《鲁诗》、《韩诗》皆许慎所得见,但《说文解字》中未见“”字,故笔者颇疑此“”字很可能是西汉末期、东汉初期才出现的俗字,推测即“㦔”字的简形“?”字之讹,这种简形可类比于“?”与“悁”,《说文·心部》:“悁,忿也。从心肙声。一曰忧也。?,籀文。”是“?”为“悁”的籀文,因此《鲁诗》、《韩诗》最初比较可能是“㦔”而非“”。

  整理者注〔二〇〕:“屖〓惪音:《毛诗》作「秩秩德音」。「屖」,读为「迟」。令狐君嗣子壶「屖屖康盄(淑)」,郭沫若云:「屖屖,犹迟迟,舒徐宽绰之意。」(《两周金文辞大系考释》第二四〇页,上海书店出版社一九九九年)上古音「秩」属定纽质部,「屖」属定纽脂部,二字音近可通。「惪」,「德」之本字。[38]据《说文·尸部》:“屖,屖迟也,从尸辛声。”如果“「屖」,读为「迟」”,那么“屖迟”是什么呢?且整理者前面言“「屖」,读为「迟」”,后面又说“上古音「秩」属定纽质部,「屖」属定纽脂部,二字音近可通。”究竟是要读“”为“迟”还是读“”为“秩”,未免难懂。“”是辛声字则当为心母,《龙龛手镜·尸部》:“屖,音西。”《类篇·尸部》:“屖,先齐切。”也可证“”是心母字,整理者言“「屖」属定纽”盖是认定“「屖」,读为「迟」”而忽视了“”并非“”字才导致的误读。

 

◎駟(四)牡孔屖(夷)〔二一〕,六image048.png(轡)才(在)手。

  整理者注〔二一〕:“驷牡孔屖:《毛诗》作「四牡孔阜」「四牡」,《诗经》多见「屖」,参前《驷骥》注。[39]孔屖”当读为“孔阜”,笔者《安大简〈邦风·秦风·驷驖(四牡)〉解析》已指出:“篇中‘屖’当如《毛诗》读为‘阜’而不当整理者注所言‘李家浩认为简文「屖」当读为「夷」’,此点比较安大简《小戎》和《诗经·小雅》的《车攻》、《吉日》篇即可见。安大简《小戎》“四牡孔屖,六辔在手’句当以屖、手押幽部韵,安大简书中《韵读对读表》部分整理者未标出,《小雅·车攻》:‘田车既好,四牡孔阜。东有甫草,驾言行狩。’以好、阜、草、狩押幽部韵,《小雅·吉日》:‘吉日维戊,既伯既祷。田车既好,四牡孔阜,升彼大阜,从其群丑。’以戊、祷、好、阜、丑押幽部韵,皆说明固定句式‘四牡孔阜’的‘阜’为幽部字,夷、游相通[40],犂、留相通[41],翳、搜相通[42],皆说明脂部与幽部相通的情况是存在的,之、幽相通是殷商旧音之遗,之、脂密近,故脂、幽相通当是受之、幽相通影响所至。以此缘故,安大简中‘孔阜’的‘阜’虽然书为‘屖’,但仍当读为‘阜’。[43]实际上相对于在韵句中否定用韵情况而仅据通假的可能性读“”为“夷”,以便如整理者的观点读为脂部字与“秩”字相通,似不如认为“”通假为幽部的“茂”而将前句读为“茂茂德音”,《诗经·小雅·南山有台》就有“德音是茂”句。

 

䭼()騮是image049.png(中)〔二二〕,image050.png(騧)image051.png(驪)是參(驂)〔二三〕。

  整理者注〔二二〕:“䭼骝是image049.png:《毛诗》作「骐駠是中」。《说文·马部》「骝」字,段注改作「駠」,并注「今依《五经文字》《玉篇》《广韵》正」。[44]安大简作“”当说明段注所改并无确据,“”、“”异体,即便是诸书引《毛诗》,作“骝”而非“駠”的情况也不乏其例,如宋代陈埴《木钟集·诗》、宋代陆佃《埤雅·释马》、元代马端临《文献通考·兵考》即皆引《毛诗》此句而书作“骝”。

  整理者注〔二三〕:“image050.pngimage051.png是参:《毛诗》作「騧骊是骖」。「image050.png」,从「马」,「禾」声上古音「禾」属匣纽歌部,「騧」属见纽歌部,二字音近。「image051.png」,从「马」「image052.png(丽)」声。「丽」古文字作「image053.png」(童丽君?)或「image054.png」形(陈丽子戈,《集成》一一八二),《说文》古文作「image055.png」,篆文作「image056.png」,皆为省形。「参」「骖」谐声可通。[45]禾、咼相通,《古字通假会典》有例[46]。毛传:“黄马黑喙曰騧。”《诗经·鲁颂·駉》:“有骊有黄”,毛传:“纯黑曰骊。”可见《小戎》“”、“”与《駉》篇“”、“”在叙述所用马匹的配色时存在相似性。《小戎》前文的“骐馵”、“骐骝”中,“”“”同指,毛传:“左足白曰馵。”郑笺:“赤身黑鬛曰骝。”是与“”相配的是黑鬛左足白的赤马,而《駉》篇:“有骍有骐”,毛传:“赤黄曰骍”,但《诗经·鲁颂·閟宫》:“享以骍牺”,毛传:“骍,赤。”《礼记·郊特牲》:“牲用骍,尚赤也。”《说文·马部》:“?,马赤色也。”是“”当是赤马,故《駉》篇中也是赤马配“”,《小戎》“”、“”与《駉》篇“”、“”在叙述所用马匹的配色时也存在相似性。笔者《先秦文献分期分域研究之二 实词篇(一)》已指出《駉》篇约成文于春秋前期末段,正与前文解析内容分析《小戎》篇成文时间很可能就是春秋前期末段的公元前624年左右相当,所以这样的配色很可能是当时的一种较常规配色。

 

image057.png(盾)是image058.png(合)〔二四〕,?(鋈)㠯(以)結(觼)納(軜)〔二五〕。【?七】

  整理者注〔二四〕:“image057.pngimage058.png:《毛诗》作「龙盾之合」。「尨」,参上注〔一三〕。《考工记·玉人》「上公用龙」,郑玄引郑司农云:「龙,当为尨。尨,谓杂色。」马瑞辰云:「龙、庞、蒙三字古声近通用。」(《毛诗传笺通释》第三七七页)「image057.png」,从「户」,从「?(胄)」,「盾」之异体。楚简中作「image059.png」(《清华陆·太伯》甲简五)「image060.png」(《清华陆·太伯》乙简五)等形「尨盾」,画杂羽之文于盾image058.png」,从「攴」,「会(合)」声,「合」「image058.png」谐声可通。[47]网友斯行之指出:“简47‘盾’之异体整理者分析为从‘户’、从‘由+革(胄)’。按此字当分析为从‘盾’、从‘革’,‘革’旁上部当是‘盾’字(参看整理者所举清华简字形)之讹,所谓‘由’形应该是‘盾’的一部分。[48]所说“image057.png”字当分析为从盾从革而非从户从?甚是,“户”即盾字“?”形之源,表盾形的“由”即盾字“?”形之源,故从户从由即“盾”字,下部的“革”则表蒙革之盾义。整理者注认为“「尨盾」,画杂羽之文于盾”,盖沿袭郑笺,但先秦未闻有如此纹饰的盾,盾上的纹饰往往是猛兽、龙凤等,“画杂羽”显然是无法彰显武勇的,高亨《诗经今注》:“蒙,读为厖(páng旁),庞大。”虽然因为版本用字的原因指的是“蒙伐”,无从得知《毛诗》“伐”安大简作“”、《毛诗》“龙盾”安大简作“尨盾”,但思路已是“蒙”、“厖”当训为“大”。笔者认为,安大简《小戎》此处的的“尨盾”也当读为“厖盾”,字又或作庞,训为大,《国语·周语上》:“财用蕃殖于是乎始,敦厖纯固于是乎成。”韦昭注:“厖,大也。”《方言》卷二:“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大貌谓之朦,或谓之厖。”《小戎》为秦诗,正与《方言》所言“秦晋之间……或谓之厖。”相符,故“尨旆”即先秦文献中的“大旆”,《左传·僖公二十八年》:“晋中军风于泽,亡大旆之左旃。”《仪礼·觐礼》:“天子乘龙,载大旆,象日月。”“尨盾”也即大盾,《说文·木部》:“橹,大盾也。”《吕氏春秋·贵直》:“赵简子攻卫附郭,自将兵。及战,且远立,又居于犀蔽屏橹之下,鼓之而士不起,简子投桴而叹曰:‘鸣呼!士之速弊一若此乎?’行人烛过免胄横戈而进曰:‘亦有君不能耳,士何弊之有?’简子艴然作色曰:‘寡人之无使,而身自将是众也,子亲谓寡人之无能,有说则可,无说则死。’对曰:‘昔吾先君献公即位五年,兼国十九,用此士也。惠公即位二年,淫色暴慢,身好玉女,秦人袭我,逊去绛七十,用此士也。文公即位二年,底之以勇,故三年而士尽果敢;城濮之战,五败荆人;围卫取曹,拔石社;定天子之位,成尊名于天下;用此士也。亦有君不能耳,士何弊之有?’简子乃去犀蔽屏橹而立于矢石之所及,一鼓而士毕乘之。简子曰:‘与吾得革车千乘也,不如闻行人烛过之一言。’”所言“犀蔽屏橹”即相当于《小戎》的“尨盾”。

  整理者注〔二五〕:“?㠯结纳:《毛诗》作「鋈以觼軜」《说文·角部》:「觼,环之有舌者。从角,敻声。image061.png,觼或从金、矞。」上古音「觼」「结」皆属见纽质部,音同可通。袁梅认为:「《大戴礼》卢注引《诗》『鋈以觖軜』……『觼』『觖』『?』三字通用也。」(参袁梅《诗经异文汇考辨证》第二〇五至二〇六页)《说文·车部》:「軜,骖马内辔系轼前者从车,内声。《诗》曰:『?以觼軜。』」「纳」「軜」谐声可通。[49]卢辩《大戴礼记注》引《小戎》此句是在《盛德》篇“故六官以为辔,司会均入以为軜”句的注文,与《毛诗》一样也是作“鋈以觼軜”,《诗经异文汇考辨证》所说的“《大戴礼》卢注引《诗》『鋈以觖軜』”不知何据。明代杨慎《转注古音略·十五合》引《小戎》“軜”作“纳”,不确定是否别有所本还是仅为误书。清代周悦让《倦游庵椠记·经隐·毛诗》:“上经‘龙盾之合,鋈以觼軜’亦然,说文:‘觼,环之有舌者,一作?。’(盖即屈膝,见《汉书·王莽传》)盾两畔各有环,合其环而以舌串之,则两盾合而为一。车轼前复著环,与盾外畔之环合而串之,则盾舆轼合而为一。軜,内也,即纳也,谓以觼纳合两盾舆轼,非谓骖内辔也。载车者为大盾,蒙伐为手所执,故曰中盾也。”解“”为“纳”,正合于安大简,据此说推论,则“”当也以安大简“”为本字,“結納”一词后世习见,不过已远非《小戎》的词义,盖《小戎》中白金所制用以合盾的“结纳”即《说文》所说“环之有舌者”,“”、“”则可能皆为后世所造的新字。

 

我念君子,image013.png(温)亓(其)才(在)邑〔二六〕

  整理者注「二六〕:“image013.png亓才邑:《毛诗》作「温其在邑」。[50]对于“在邑”,毛传:“在敌邑也。”对比上文“在其板屋”可知,“在敌邑”只能理解为住在敌邑,而不能理解为征伐敌邑,否则如何会是“在其板屋”。既然是住在敌邑,自然此“君子”并非秦人,所以才如前文解析所言,“君子”很可能就是戎臣由余。

 

方可(何)爲亓(期)〔二七〕,古(胡)肰(然)余念之〔二八〕

  整理者注〔二七〕:“方可为亓:《毛诗》作「方何为期」。[51]虚词“方”约出现于春秋初期后段,《诗经》的《商颂》及《尚书》的《吕刑》、《梓材》等篇皆有用例,因此可知《小戎》篇的成文时间当不早于春秋初期后段。先秦文献中,“期”字的用例未见有早于春秋前期者,故由此可知《小戎》篇的成文时间不早于春秋前期。

  整理者注〔二八〕:“古肰余念之:《毛诗》作「胡然我念之」。「古」「胡」谐声可通。《尔雅·释诂》:「余,我也。」[52]笔者《先秦文献分期分域研究之一 虚词篇》[53]曾分析虚词“胡”约出现于春秋末期,虚词“何”、“然”约出现于春秋前期,在《先秦文献分期分域研究之二 实词篇(一)》[54]又将虚词“何”、“胡”的出现时间修正为春秋初期后段,据此则《小戎》诗中使用“”、“胡然”表明其成文时间当不早于春秋前期。



[1]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2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2] 中国先秦史网站:http://www.xianqin.tk/2020/08/24/1059/,2020年8月24日。

[3]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3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4] 中国先秦史网站:http://www.xianqin.tk/2017/10/28/405,2017年10月28日。

[5]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3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6] 参《古字通假会典》第367页“祔与备”条,济南:齐鲁书社,1989年7月。

[7]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3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8]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3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9] 《诗经今注》第166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10月。

[10]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3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11] 中国先秦史网站:http://www.xianqin.tk/2020/08/24/1059/,2020年8月24日。

[12]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4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13] 简帛论坛:http://www.bsm.org.cn/forum/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2409&pid=28080,2019年9月24日。

[14]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4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15] 《高等国文法》第58页,上海:商务印书馆,1920年6月。

[16] 中国先秦史网站:http://www.xianqin.tk/2013/02/24/254,2013年2月24日。

[17]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4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18] 中国先秦史网站:http://www.xianqin.tk/2015/04/28/262,2015年4月28日。

[19]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4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20]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4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21]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4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22] 《战国策新校注》第1084页,成都:巴蜀书社,1987年9月。

[23] 参《古字通假会典》第196页“戋与截”条,济南:齐鲁书社,1989年7月。

[24] 《闻一多全集04 诗经编下》第281页,武汉:湖北人民出版社,1993年12月。

[25]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4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26]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4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27] 《闻一多全集04 诗经编下》第281页,武汉:湖北人民出版社,1993年12月。

[28] 《经学文献研究集刊》2020年第一期。

[29]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5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30]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5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31] 中国先秦史网站:http://www.xianqin.tk/2019/11/10/844/,2019年11月10日。

[32] 《射击与射箭技术指导》第87页,吉林文史出版社,2006年6月。

[33]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5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34]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5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35]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5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36] 《文选旧注辑存》第3819页,南京:凤凰出版社,2017年10月。

[37]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5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38]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5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39]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6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40] 《古字通假会典》第532页“夷与游”条,济南:齐鲁书社,1989年7月。

[41] 《古字通假会典》第539页“犂与留”条,济南:齐鲁书社,1989年7月。

[42] 《古字通假会典》第487页“翳与搜”条,济南:齐鲁书社,1989年7月。

[43] 中国先秦史网站:http://www.xianqin.tk/2020/08/24/1059/,2020年8月24日。

[44]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6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45]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6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46] 《古字通假会典》第668页“和与咼”条,济南:齐鲁书社,1989年7月。

[47]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6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48] 简帛论坛:http://www.bsm.org.cn/forum/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2409&pid=28070,2019年9月24日。

[49]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6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50]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6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51]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6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52]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第106页,上海:中西书局;2019年8月。

[53] 中国先秦史网站:http://www.xianqin.tk/2011/01/01/247,2011年1月1日。

[54] 中国先秦史网站:http://www.xianqin.tk/2016/07/03/345,2016年7月3日。



1 对 “子居:安大简《邦风·秦风·小戎》解析”的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