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大简《邦风·周南·麟之趾》解析

子居

 

  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简本《麟之趾》存诗二章,章三句,与《毛诗》第二、三章同,第一章缺失。[1]后两章与今本《诗经》差别不大,当可按今本补首章。《麟之趾》毛传:“《麟之趾》,《关雎》之应也。《关雎》之化行,则天下无犯非礼,[……]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周南·汉广》解析

子居

 

  《汉广》篇毛传言:“德广所及也。文王之道被于南国,美化行乎江汉之域,无思犯礼,求而不可得也。”而陈乔枞《鲁诗遗说考》卷一则引《列女传》江妃二女与郑交甫事并言:“《列仙传》所载与《文选》注(张平子《南都赋》、左太冲《蜀都赋》、[……]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周南·芣苡》解析

子居

 

  《芣苡》篇毛传称:“后妃之美也。和平则妇人乐有子矣。”而《列女传·贞顺》则言:“蔡人之妻者,宋人之女也。既嫁于蔡,而夫有恶疾。其母将改嫁之,女曰:‘夫不幸,乃妾之不幸也,奈何去之?适人之道,壹与之醮,终身不改。不幸遇恶疾,不[……]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周南·兔罝》解析

子居

 

  《兔罝》篇,毛传言:“后妃之化也。《关雎》之化行,则莫不好德,贤人众多也。”而《左传·成公十二年》载郤至言:“世之治也,诸侯间于天子之事,则相朝也,于是乎有享宴之礼,享以训共俭,宴以示慈惠,共俭以行礼,而慈惠以布政,政以礼成[……]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周南·桃夭》解析

子居

 

  《桃夭》一诗,毛传称:“后妃之所致也。不妒忌,则男女以正,婚姻以时,国无鳏民也。”所谓“后妃之所致也。不妒忌”盖承《樛木》和《螽斯》而言,“不妒忌”于诗中无所体现,当并无所据,但《桃夭》与《樛木》、《螽斯》为一[……]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周南·螽斯》解析

子居

 

  安大简《邦风》的《螽斯》篇,在笔者看来最有意义的部分反倒不是篇中的内容,而是篇名本身。此篇安大简作“众斯”,上博简《孔子诗论》中有诗篇名“中氏”,李零先生最先提出当读为“螽斯[1],这就证明了一个简单的事实,中、众、冬是可[……]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周南·樛木》解析

子居

 

  前两天友人来问及为什么笔者在《安大简〈邦风·周南·关雎〉解析》中说“安大简《邦风》显然不是从《论语》所说《诗三百》中拆分出来的,只会是当时仍单编流行的《邦风》而非《诗经》[1],大致聊了几句,意识到学界的洗脑灌输达到了怎样的[……]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周南·卷耳》解析

子居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中的《卷耳》篇,和今传本有较大句序差别,据《卷耳》篇整理者说明:“简本《卷耳》四章,章四句,与《毛诗》同。唯简本第二章为《毛诗》第三章,简本第三章为《毛诗》第二章。[1]“行”、“觞”皆在阳部,因[……]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周南·葛覃》解析


子居

 

  关于安大简《邦风》,据《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整理者在说明部分的介绍:“完简长四十八.五厘米、宽〇.六厘米,三道编绳,每简二十七至三十八字不等。简背有划痕,简首尾留白,简面下端有编号,自「一」始,最后一个编号为「百十七」。……某风(第六十一至[……]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周南·关雎》解析

子居

 

  蒙友人厚谊,在《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刚出版不久即获赠该书电子版,甚是感谢。据安大简整理者的介绍:“《周南》现存十八支简简背有划痕,简首尾留白,简面下端有编号,为「一」至「十七」、「二十」,其中「十七」残「七」字缺第十八、十九号简。残缺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