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大简《邦风·秦风·黄鸟》解析

子居

 

  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简本《黄鸟》三章,章十二句,与《毛诗》同。简本第一章为《毛诗》第二章,第二章为《毛诗》第三章,第三章为《毛诗》第一章。[1]自《左传》以降,古今论《黄鸟》诗者,基本皆只是争论三良从死是应该责难秦穆公还是秦康公,三良究竟是被迫从[……]

继续阅读

先秦文献分期分域研究 虚词篇(补一)“乎”

子居

 

  笔者曾在《安大简〈邦风·召南·驺虞〉解析》中提到:“之所以“简文无「乎」”,当是因为安大简《邦风》整体非常可能是抄自单用语气词“乎”尚未出现的某个《邦风》版本。笔者在《先秦文献分期分域研究之一 虚词篇》[1]曾分析语气词“乎”约出现于春秋[……]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秦风·终南》解析

子居

 

  关于《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所收《蒹葭》篇,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简本《终南》二章,章六句,与《毛诗》同。[1]此诗毛传言:“戒襄公也。能取周地,始为诸侯,受显服,大夫美之,故作是诗以戒劝之。”所说明显不确,受天子赐不在宗庙朝堂,却远行至终南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