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简十《四告·满告》解析

子居

.

  关于《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拾》所收《四告》第三篇《满告》,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第三篇是周穆王满为太子时的告辞。满有感于当时的情势,强调了摒弃非彝、野德的重要性。[1]《四告》四篇皆为拟作,故不宜说是“周穆王满为太子时的”,由篇中用词分析,《四告·满告》的成文时[……]

继续阅读

清华简十《四告·禽父之告》解析

子居

.

  关于《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拾》所收《四告》第二篇《禽父之告》,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第二篇是伯禽父受封,赴鲁前夕,告丕显帝宾任、明典、司义的告辞。[1]笔者则认为,《四告·旦告》是记述周公旦将盟誓前告司慎咎繇之辞,相对于此,《四告·禽父之告》则当是记述伯禽将[……]

继续阅读

清华简十《四告·旦告》解析

子居

.

清华简第十辑所收《四告》篇,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本篇凡五十简,简长约四十五·七厘米,宽约〇·六厘米,三道编简背有连续编号。根据内容,简文可分为四组:第一—一四简为一组,第一六—二四简为一组,第二六—三七简为一组,第三八—五〇简为一组。第三四、三五简残缺[……]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秦风·晨风》解析

子居

.

  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简本《晨风》今存首章两句。《毛诗》三章,章六句。[1]毛传以《晨风》为“刺康公也。忘穆公之业,始弃其贤臣焉。”而《文选·王融〈永明九年策秀才文五首〉》:“访游禽于绝涧,作霸秦基;歌鸡鸣于阙下,称仁汉牍。”李善注:“[……]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秦风·渭阳》解析


子居

.

  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简本《渭阳》残缺,根据编联关系,可知该诗二章,章四句,与《毛诗》同。[1]关于此诗,历代论诗的主要争议点只在该诗是太子罃送晋文公时所作还是即位后所作,《毛传》言:“康公念母也。康公之母,晋献公之女也。文公遭丽姬之难,未反而秦姬卒,穆公纳[……]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秦风·黄鸟》解析

子居

 

  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简本《黄鸟》三章,章十二句,与《毛诗》同。简本第一章为《毛诗》第二章,第二章为《毛诗》第三章,第三章为《毛诗》第一章。[1]自《左传》以降,古今论《黄鸟》诗者,基本皆只是争论三良从死是应该责难秦穆公还是秦康公,三良究竟是被迫从[……]

继续阅读

先秦文献分期分域研究 虚词篇(补一)“乎”

子居

 

  笔者曾在《安大简〈邦风·召南·驺虞〉解析》中提到:“之所以“简文无「乎」”,当是因为安大简《邦风》整体非常可能是抄自单用语气词“乎”尚未出现的某个《邦风》版本。笔者在《先秦文献分期分域研究之一 虚词篇》[1]曾分析语气词“乎”约出现于春秋[……]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秦风·终南》解析

子居

 

  关于《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所收《蒹葭》篇,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简本《终南》二章,章六句,与《毛诗》同。[1]此诗毛传言:“戒襄公也。能取周地,始为诸侯,受显服,大夫美之,故作是诗以戒劝之。”所说明显不确,受天子赐不在宗庙朝堂,却远行至终南山[……]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秦风·蒹葭》解析

子居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所收《蒹葭》篇,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简本《蒹葭》三章。第一章八句,与《毛诗》同。第二章七句,与《毛诗》相较,缺失最后一句。第三章,与《毛诗》相较,前五句缺失,仅残存后三句(第六句仅存「道」字,第七句存「从之」二字)。简本[……]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秦风·小戎》解析

子居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所收《小戎》篇,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简本《小戎》三章,章十句,与《毛诗》同简本第二章为《毛诗》第三章,第三章为《毛诗》第二章。[1]对于此诗,毛传言:“美襄公也。备其兵甲,以讨西戎。西戎方强,而征伐不休,国人则矜其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