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大简《邦风·侯风·汾沮洳》解析

子居

.

安大简所收《侯风》诸诗,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矦》简编号从第七十一号至第八十三号。完简两支,第七十一号简缺,余十支稍有残断。内容为《毛诗·魏风》中的《汾沮洳》《陟岵》《园有桃》《伐檀》《硕鼠》《十亩之间》六篇。但与《毛诗·魏风》的篇序不太一致,其中《陟岵》置于[……]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秦风·权舆》解析

子居

.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所收《权舆》篇,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简本《权舆》第一章五句,与《毛诗》同,第二章存二句(少一字,当在下支简)。《毛诗》二章,章五句。[1]关于此诗,《毛传》言:“刺康公也。忘先君之旧臣,与贤者有始而无终也。”孔疏:“作《权舆》诗[……]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秦风·无衣》解析

子居

.

  关于安大简《秦风·无衣》篇,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简本《无衣》今仅存残句。《毛诗》三章,章五句。[1]由残存文字来看,安大简本《无衣》第三章是《毛诗》的第二章,是其各章顺序又与《毛诗》不同。另外,整理者在《秦风》总体说明部分言:“《秦》简编号从第[……]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秦风·无衣》解析

子居

.

  关于安大简《秦风·无衣》篇,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简本《无衣》今仅存残句。《毛诗》三章,章五句。[1]由残存文字来看,安大简本《无衣》第三章是《毛诗》的第二章,是其各章顺序又与《毛诗》不同。另外,整理者在《秦风》总体说明部分言:“《秦》简编号从第[……]

继续阅读

清华简十《司岁》解析

子居

.

  《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拾》所收《司岁》篇,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本篇凡十五简,简长约四十五厘米,宽约〇·六厘米,三道编。简尾有编号,无篇题。据简文「六辰司岁」、「两辰司岁」,拟篇名为《司岁》。本篇接抄于《四时》篇后,与其合为一卷竹书(可参看《四时》篇说明)。[……]

继续阅读

清华简十《四告·召虎之告》解析

子居

.

  《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拾》所收《四告》第四篇《召虎之告》,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第四篇是召伯虎围绕望鸱来集这一异象,对北方尸的告辞。[1]由下文解析内容可见,《四告·召虎之告》最可能成文于春秋后期的齐地,更由篇中以召虎为主要人物来看,《四告·召虎[……]

继续阅读

清华简十《四告·满告》解析

子居

.

  关于《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拾》所收《四告》第三篇《满告》,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第三篇是周穆王满为太子时的告辞。满有感于当时的情势,强调了摒弃非彝、野德的重要性。[1]《四告》四篇皆为拟作,故不宜说是“周穆王满为太子时的”,由篇中用词分析,《四告·满告》的成文时[……]

继续阅读

清华简十《四告·禽父之告》解析

子居

.

  关于《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拾》所收《四告》第二篇《禽父之告》,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第二篇是伯禽父受封,赴鲁前夕,告丕显帝宾任、明典、司义的告辞。[1]笔者则认为,《四告·旦告》是记述周公旦将盟誓前告司慎咎繇之辞,相对于此,《四告·禽父之告》则当是记述伯禽将[……]

继续阅读

清华简十《四告·旦告》解析

子居

.

清华简第十辑所收《四告》篇,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本篇凡五十简,简长约四十五·七厘米,宽约〇·六厘米,三道编简背有连续编号。根据内容,简文可分为四组:第一—一四简为一组,第一六—二四简为一组,第二六—三七简为一组,第三八—五〇简为一组。第三四、三五简残缺[……]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秦风·晨风》解析

子居

.

  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简本《晨风》今存首章两句。《毛诗》三章,章六句。[1]毛传以《晨风》为“刺康公也。忘穆公之业,始弃其贤臣焉。”而《文选·王融〈永明九年策秀才文五首〉》:“访游禽于绝涧,作霸秦基;歌鸡鸣于阙下,称仁汉牍。”李善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