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简十《四告·满告》解析

子居

.

  关于《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拾》所收《四告》第三篇《满告》,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第三篇是周穆王满为太子时的告辞。满有感于当时的情势,强调了摒弃非彝、野德的重要性。[1]《四告》四篇皆为拟作,故不宜说是“周穆王满为太子时的”,由篇中用词分析,《四告·满告》的成文时[……]

继续阅读

清华简十《四告·禽父之告》解析

子居

.

  关于《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拾》所收《四告》第二篇《禽父之告》,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第二篇是伯禽父受封,赴鲁前夕,告丕显帝宾任、明典、司义的告辞。[1]笔者则认为,《四告·旦告》是记述周公旦将盟誓前告司慎咎繇之辞,相对于此,《四告·禽父之告》则当是记述伯禽将[……]

继续阅读

清华简十《四告·旦告》解析

子居

.

清华简第十辑所收《四告》篇,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本篇凡五十简,简长约四十五·七厘米,宽约〇·六厘米,三道编简背有连续编号。根据内容,简文可分为四组:第一—一四简为一组,第一六—二四简为一组,第二六—三七简为一组,第三八—五〇简为一组。第三四、三五简残缺[……]

继续阅读

 

清华简十《四时》解析

子居

.

  关于清华简第十辑所收《四时》篇,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本篇凡四十三简,简长约四十五厘米,宽约〇·六厘米,三道编。简尾有编号,无篇题,篇题《四时》系据简文内容所拟。本篇与《司岁》连续编号,从形制上看,为一卷竹书。……从内容上看,本篇属于天文术数类文献。全篇详细[……]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召南·行露》解析

子居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所收《行露》篇,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简本《行露》首章完整,第二章残缺最后一句,第三章缺失《毛诗》三章,第一章三句,第二、三章章六句。[1]由今存安大简内容来看,与传世本差异不是很大。对于《行露》[……]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召南·甘棠》解析

子居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所收《甘棠》篇,整理者在说明部分言:“简本《甘裳》首章残,第二章仅存最后一句,第三章完整。《毛诗》三章,章三句。”关于《甘棠》,《韩诗外传》卷一云:“昔者,周道之盛,邵伯在朝,有司请营邵以居。邵伯[……]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周南·芣苡》解析

子居

 

  《芣苡》篇毛传称:“后妃之美也。和平则妇人乐有子矣。”而《列女传·贞顺》则言:“蔡人之妻者,宋人之女也。既嫁于蔡,而夫有恶疾。其母将改嫁之,女曰:‘夫不幸,乃妾之不幸也,奈何去之?适人之道,壹与之醮,终身不改。不幸遇恶疾,不[……]

继续阅读

  

安大简《邦风·周南·樛木》解析

子居

 

  前两天友人来问及为什么笔者在《安大简〈邦风·周南·关雎〉解析》中说“安大简《邦风》显然不是从《论语》所说《诗三百》中拆分出来的,只会是当时仍单编流行的《邦风》而非《诗经》[1],大致聊了几句,意识到学界的洗脑灌输达到了怎样的[……]

继续阅读

   

   

先秦文献分期分域研究之二 实词篇(一)

——《书》系、《雅》、《颂》部分

子居

 

本文将继续笔者在《先秦文献分期分域研究之一 虚词篇》[1]中所进行的分期分域探索。

鉴于上篇并没有完全明确时间范围,这里说明一下,本文中的春[……]

继续阅读


北大简《雨书》解析


子居

 

北大简《雨书》一篇,收于《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1]中,编撰人陈苏镇先生于《北大汉简中的雨书[2]一文曾有相关介绍与讨论,其中提到“《雨》篇是用二十八宿纪日的,每月自朔日起,依二十八宿顺序排列,每日一宿。朔日无论有雨无雨,皆记其日及宿。他日有雨则记,无雨不[……]

继续阅读